绿丸子 作品

第四百六十一章突然失踪

    乔蕊低下头仔细的研读着手中的合同,整个合同的条款罗列十分清晰,大概内容也就是地皮转让给景氏之后,无论出现任何问题都与殷氏再无关系。

    不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地皮转让条款,但是这一次却不知为何让乔蕊心中一阵不安。

    她扭头看向一旁的陈新,双眸中流露出询问的意味。

    陈新摇摇头,示意合同并没有任何问题,两个人又略微合计了一下,这才拿起旁边的签字钢笔,在合同的末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站在两人身后的助手,立刻将两份合同拿至到了冯增年的跟前,他操起手中的黑色签字笔,龙飞凤舞的签上了大名。

    接着便将其中一份合同推到乔蕊那边,“一式两份,你我各自保留一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乔蕊脸上挂着标准的公式化微笑,点了点头。

    冯增年和几个助手将乔蕊和陈新送到了停车场旁,又略微寒暄了几句,几个人站在那里目送着陈新和乔蕊离开。

    待到车子开离,冯增年将手中的合同交给了旁边的一个助手,“把这个交给总裁,并且转告他,这里没有问题了。”

    乔蕊坐在陈新的旁边,眼睛却时不时跳动着。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今天右眼已经跳了一整天了,难道要出什么事情了吗?

    家中小天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窗,瞅了瞅外面的天气,冬季里难得见到的灿烂日头,此时正挂在天际,阳光散落到身上,带来一丝温暖的气息。

    他走到房间中,将衣柜打开,从中拿出一件粉红色的上衣,又取出黑色的运动裤,换好后,坐在梳妆镜前,对着镜中的自己描了描眉毛。

    等到一切都收拾好,他来到了福福的房间,将福福从天蓝色的婴儿床上抱了起来,刚刚喝过奶,福福的面颊很是红润,两只大眼睛满带笑意的瞅着面前的男人。

    “我们今天去外面转转吧。”

    似乎是自言自语,但福福却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像听懂了一般,小手抓住他的大手,左右的摇晃了一下。

    小天点了点头,手中紧紧的抱住福福,向大门的方向走去。

    面包和面团不知为何,对小天似乎很有敌意,看着抱着小孩的他,毛发全部立了起来,叫声也变得尖锐了起来。

    随着小天的慢慢靠近,两只猫咪一点点后退,但双眸中都透露出明显的敌意。

    他很自然的绕过猫咪们,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大衣,将大门拉开后,踏了出去。

    尽管阳光很明媚,但冬季的气温仍旧很低,不时一两阵微风拂面,带来刺痛的冰冷感。

    小天用大衣包裹住怀中的小孩子,微微叹了口气,似乎这种天气并不适合带小孩子出门,虽然他已经给福福裹了厚厚的衣服,心底还是隐隐害怕会因为自己的一个失误,而让福福患病。

    蕊姐姐和景总对于自己已经很是照顾了,尤其是在他给他们添了这么多麻烦之后也没有嫌弃他,这样的恩情,让他更是想要努力做好那些分内的工作。

    这样想着,小天从怀中掏出了钱包,大概数了数里面的钞票,不多但是给福福再买一件外套应该是够了。

    随手招了一辆计程车,小天将福福放到了后车座位上,自己也钻进了计程车内。

    “师父,去海信广场。”

    海信广场位于s市的中心城区,是全市最大的高级百货店,其内几乎囊括了世界上最著名的奢侈品牌。

    他对于品牌什么的都没什么概念,但是电视上偶尔出现的广告他还是知晓的。为福福买的话,最起码也不可以差的太多。

    计程车很快就在海信广场门口停了下来,后现代的建筑风格,看起来显得无比高大上,门口的露天停车场上,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不同牌子的豪车。

    小天咽了一下唾沫,好像这种地方与自己的气质格格不入,但是不管怎么样,既来之则安之。

    心一横,他紧紧抱住怀中的小孩子便踏了进去。

    小天站在四楼的儿童专区内,心底却仿佛在滴着血一般,童装明明就比大人的衣服要节省布料,怎么一件小半袖就一两千块钱。

    照这样算,一件外套那不得上万啊……

    心中很是踌躇,他也只好抱着孩子,在整个区域内四处搜寻着,想要找到一家价位稍微适中的店铺。

    当然最后,他仍旧是将钱包中几乎所有的钞票全部花掉了,这才换回了一件薄羽绒外套回来。

    当下,就把外套给福福穿了起来,深蓝的颜色将福福白皙的面颊衬得更加水嫩。

    从海信广场出来后,小天怀抱着福福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身后总是时不时传来阵阵脚步声。

    然而,每当他回头,却总是看不到一个人影。

    心底一阵不安划过,他没有这么惨吧?难道遇到绑匪了?

    福福此时已经趴在他的怀中睡着了,他将福福抱得又紧了几分,脚步的速度也越发快了起来。

    正巧瞅见前面有一个胡同,连想都没想,小天便一拐钻进了胡同中…

    景氏总裁办公室中,景仲言坐在大班椅中,电脑屏幕上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男人。

    作为s市最庞大的集团企业,景氏的业务遍布海外,而他也不得不定期进行视频通话,与海外的负责人洽谈业务。

    桌子上的就在此时突然震动了起来,景仲言蹙了蹙眉头,在看清屏幕上跳动的人名后,却突然怔住了,接着便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窗边,一把将电话接通了。

    “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