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丸子 作品

第一百八十一章好一个威胁

    薛莹搁下手里的咖啡杯,杯子触及杯垫,发出瓷器专有的磕碰声。她闭了闭对面的位置,示意乔蕊坐。

    乔蕊心惊胆战的坐下,屁股只敢坐在沙发三分之一的地方,不敢放肆。

    “乔蕊,你说,阿姨对你怎么样?”

    乔蕊一愣,看着薛莹那看不出情绪的温和脸,顿时说不出话来。

    薛莹对自己,一向温柔和煦,就算心里对她多不满,有时候甚至脸上的表情都快绷不住,她也从没说过她一句不是,比起总裁大刀阔斧的愤怒和厌恶,总裁夫人,算得上是很给她面子了。

    乔蕊埋着头,声音低低的:“很好。”

    “看着我。”对面的中年贵妇,突然加重了音色。

    乔蕊赶紧抬头,看着她,头皮都快炸开了。

    薛莹理了理坐姿,动作漫不经心:“既然你也说很好,那阿姨就跟你开门见山的说了。”她顿了一下,这才继续:“刚开始,仲言跟我说,他有个喜欢的女孩子,我是不太想管的,你和仲言在一起,我一直没意见,你应该知道,阿姨对你们的感情,是支持的。”

    乔蕊没做声,想到了一开始,那时候,薛莹让向韵污蔑她偷手表,随即又说,那是做给总裁看的,她不适当的为难为难她,在总裁那儿不好交代,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虽然整个办公室都知道她是被冤枉的,但是向韵最后也没跟她道歉。

    那之后,乔蕊就因为一部分的恐惧,一部分的想抱大腿,答应跟景仲言假婚了。

    现在突然提当时的事,明明才几月,好像,已经过了很久。

    她抿了抿唇,没做声的看着薛莹。

    薛莹却叹了口气:“你和仲言怎么样,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本来不想管,你们背着我们,去结婚,这件事,阿姨不怪你,阿姨知道仲言是什么脾气,他要做的事,别人拦不住,他从小就是这样,要做的,永远能做到,不管别人是支持还是阻止。”

    乔蕊还是没听懂,薛莹到底想说什么?

    “可是阿姨知道你是好孩子,乔蕊,阿姨跟你明说了,这件事,本来也不该瞒着你,仲言,是有未婚妻的。”

    话音落下,薛莹满意的看到乔蕊瞬间僵硬的脸庞。

    她吐了口气,心想这件事,仲言果然没跟她说话,她心里有了点底,脸上的表情,更加和煦了:“这桩亲事,是仲言爷爷还在的时候,就给定下的,虽然目前知道的人不多,我们也没可以宣传过,但是我们景家跟对方家里,都是早已默认的,乔蕊,仲言的未婚妻,要回来了。”

    乔蕊只觉得耳朵嗡嗡的,有点没听清。

    她木着脸,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微微握着,眼睛,忍不住的向下垂,到最后,脑袋重重的耷拉下,刘海,盖住了她的视线。

    薛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阿姨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阿姨不反对你跟仲言在一起,但是,绝对不是以你们现在的身份,成功的男人,有几个女人,都不是稀奇的事,我相信,你和仲言是真心的,但是,有些家族的事,你不懂,作为他的妻子,你配不上他,不要怪阿姨说这种话,乔蕊,你明白的对吗,你是好孩子,你有自己的判断力,是不是?”

    乔蕊觉得头很痛,痛得有些难受,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瞧着薛莹。

    眼底,有些东西,在喧腾,却被她压抑住了。

    “总裁夫人,您今天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薛莹起了身,走到对面的沙发,坐在乔蕊身边,轻柔的手掌,盖在了乔蕊手背上:“阿姨想你懂,什么叫取舍,和他离婚,离婚后,你们依然可以在一起,阿姨给你房子,给你车,给你钱,给你你需要的一切,你们可以组建你们的家庭,属于你们两个人的,但是,明面上,他会有一个需要完成责任的女人,你,懂了吗?”

    懂了,怎么能不懂,说的这么明白,有什么不懂。

    离婚,当情妇。

    五个字就能说完的事,没必要,真的没必要说这么长。

    乔蕊深深的吸了口气,觉得不止头疼,连胸腔也开始疼了。

    她抽回自己的手,双手,搅合在一起,紧紧捏着。

    薛莹看着她难看的脸色,又拍了拍她的肩膀:“阿姨很喜欢你乔蕊,你很乖,也很懂事,你这样的女孩,就是男人最喜欢的,但是你不能仗着他喜欢你,就产生不该有的念头,阿姨今天跟你开门见山的说这些,是给一个选择,你懂什么叫选择,对吧。”

    乔蕊突然一震,抬头,眼神变了变:“选择?”

    薛莹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发,细细的呢喃:“你要是放弃选择,那就只有走最难走的那条路了,你不想的,相信我,那条路,真的难走,难得超乎你的想象。”

    这不是选择,这是威胁。

    薛莹,在威胁她。

    乔蕊豁然起身,身子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看着眼前慈眉善目的中年贵妇,心脏跳得很快。

    薛莹却并不在意,端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口,似乎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起身,没再跟乔蕊说一句话,转身,以高贵的姿态,除了景氏大门。

    这个小小的谈话,总共没有花费二十分钟,极快的就结束了。

    乔蕊站在原地,脚却像扎了根似的,一直站着。

    薛莹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周围是来来往往的人流,前台妹妹过来收了咖啡杯,看到乔蕊古古怪怪的,询问了一声:“乔组长,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