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丸子 作品

第一百三十五章搜救

    乔蕊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再睁眼的时候,入目的,就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她眨了眨眼,勉强想坐起身,却发现头昏昏沉沉的。

    回忆一下,她想起了事情经过,顿时,脸色变白,她又看看四周,这是一间很普通的房间,这房子似乎刚被装修过,空气里还有甲醛独有的味道。

    很难闻的味道。

    她揉揉眉心,下了床,想去开门。

    却发现门从外面被锁上了,她咬了咬牙,重重拍门:“唐骏,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绑架是犯法的?开门,开门!”

    房间外面的客厅里,优雅的男人靠坐在沙发上,听着里面女人气恼的声音,眼睑微抬,瞧了身边的下属一眼:“唐骏?男人的名字?”

    那下属立刻回禀:“我们抓着女儿时,她正跟一个男人在街上拉拉扯扯,后来看到我们把这女人带走,那男人吓得跑了,我们怕节外生枝,没有追,赶紧回来了。”

    “嗯。”男人淡淡的吟了一声,半晌,脸上露出嘲讽的轻嗤:“果然是个淫娃荡妇。”

    下属没做声,低低的守在旁边。

    房间里,乔蕊叫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开门,她声音有些哑了,看到房间有水,却不敢随意去喝,怕这水有问题。

    咽了口唾沫,她坐在门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哀求似的道:“唐骏,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我不要怕,你只要现在放了我,我不会高发你,我会帮你,我妈这么喜欢你,她要是知道你有病,一定也很伤心,生病就要治,你要是一直这么下去,会变成疯子的。”

    门外的孟琛淡淡的听着,眉毛微微挑了一下,嘴角一勾;“好像有故事。”

    他抬脚,故意在茶几上踢了一下。

    乔蕊听到外面有声音,立刻打起精神:“唐骏你在外面对不对?你快开门啊。你放心,只要你放我出去,我们一起去医院,你的病只要好了,我会劝赵央的,等你痊愈了,如果赵央愿意,你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是不是,但这前提,是你不能走错路,你知不知道一旦走错了,往后就回不了头了。”

    “回不了头吗?”孟琛斜倚着沙发,嘴角讽刺的勾着,面上全是凉意。

    有多少人,从一出生就回不了头,那他们又该怎么办?

    起身,他往前走了两步,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最后却没进去,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他交代一声:“把她看好,人丢了,你们知道后果。”

    下属们立刻点头称是。

    乔蕊喊了好久,外面除了刚才的一丁点磕碰声,再没其他。

    她口干舌燥,人也累了,她不知道唐骏还在不在,也不知道他会拿自己怎么办,但她记得,她在被抓住之前,打了电话给景仲言,景仲言会救她的,他一定会。

    明明自己现在身处何处都不知道,但她就是莫名的有信心,就是觉得,不管再危险,那个男人都会来救她。

    就像她以前说的,这世上,没有他做不到的事。

    孟琛离开那栋房子没多久,便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他微笑着接起:“琛哥,你总算接我电话了,我们需要谈谈,那个女人就算是我哥的情妇,你也不能伤害她,我们把她赶走好不好,让她永远不要出现了好不好。”

    “永远不出现?”按了车钥匙,不远处,一辆白色的宝马亮了一下,孟琛走过去,嘴里还在提醒:“珊珊,永远不出现的,只有死人。”

    电话那头顿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方宝珊才咬着牙出声:“你要是真的伤害了她,我哥不会放过你,法律不会放过你,你如果真的乱来了,瑾姐还能嫁给我哥吗?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瑾姐着想……”

    “知道了。”驱动车子,孟琛漫不经心的打断电话那头的唠叨:“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大人的事,不要搀和了。”说完,掐断电话。

    慕海市,景仲言家。

    公寓里,视频上的镜头晃过一次又一次,一整夜了,殷临一通命令,这件失踪时间不过半小时的案件,被连夜调查。

    调查出的接过,果然不负这么大的排场,是绑架。

    如今这街头视频里,还反复重复着女子被绑架的画面,摄像头镜头不好,加上凶徒脸上带了面具,根本无法辨认身份,再加上他们的车停在了街尾拐角的位置,那个位置是摄像头盲点,照不出车牌。

    殷临倒在沙发上,看到桌上的苹果,伸手拿了一颗,放在手里玩:“你什么时候结婚的?”他问旁边的男人。

    景仲言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那短暂又急促的片段,头也没抬:“几个月前。”

    殷临眼神动了一下:“那她被绑架了,不用通知你家人?或者,她家人?”

    “不用。”男人声音沉稳,薄唇紧紧抿着:“她不会想让父母担心。”

    “你倒是挺关心她的。”殷临有些复杂的看着他,看了一会儿,又移开视线,啃了一口苹果:“放心吧,已经去调查了,街道附近有一些商家,他们门口都设了防盗摄像头,可能会照到点什么,只要找到了车牌,就容易多了。一晚上没睡,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他话落,却看桌前的男人依旧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知道自己的话多半他是不会听了。

    这么多年,他也遇到不少绑架案,虽然家人多半都寝食难安,但熬夜过后,终究会露出疲惫的姿态,也就只有景仲言,不知道是不是熬夜惯了,脸上竟然一丁点憔悴都没有,只是眼神黑暗,眼底仿佛酝酿着什么风暴。

    这男人,三年不见,好像没什么变。

    不过他也奇怪,如果没变的话,他这种性格竟然会想起娶老婆,真是稀奇。

    正在这时,玄关门口传来敲门声。

    景仲言浑身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