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北陌 作品

第二百零二章被囚禁的公主

    男人果然说到做到,在乐嘉容跟着他回到意大利之后,他果断的从中国撤离,信守承诺的不再去骚扰陆季雲。(w?)可是不去骚扰陆季雲并不代表他就希望看到陆季雲清闲的样子。他虽然人不能亲至,但并不影响他的远程操控。

    只是现在看来,季霖铃的心现在有明显的浮动,并不如之前那么听话了。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单手支着下巴,半眯着眼睛,看似好像已经睡着了。

    “老大,需不需要我去一趟中国,把那个女人给做了。”说话的男人脸上有一道可怖的疤痕,像条蜈蚣一样,生动的趴在他的脸上,硬生生的破坏了他英俊的面容。

    但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刀疤可是他英勇的象征,是他好战的证明。刀疤男是最早跟着男人的,对男人佩服的是五体投地,为了他可以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经过大脑,你现在去给我找一个得心应手的手下出来。”男人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刀疤男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可是没过多久,他又忍不住说道:“可是少爷不也对中国很熟悉么,让少爷过去不就行了。”

    似乎嫌这个姿势不太舒服,男人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轻飘飘的看了刀疤男一眼,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你现在可以给我闭嘴了,别再给我添堵了!”

    刀疤男讪讪的闭上了嘴巴,他明显的感觉到,从中国回来之后,他的老大好像变得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了。但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出来。

    哎,没文化真可怕,他现在要是回学校再回炉重造,不知道晚不晚。

    刀疤男本身并不是一个善谈的人,可是在男人面前,他不知怎么的,说话的欲望显得十分的强烈。没安静两分钟,他又忍不住开口道:“老大,你带回来的那个小妞真的是小姐?”

    “你觉得的呢?”

    “嗯,长得是挺漂亮的,可是我并没有觉得她和你长得很像啊。老大,你会不会看错了啊。”

    “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男人有幽深的目光直直的看着他,直看的刀疤男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他粗犷的笑了两声,以此掩饰他快要溢出心的尴尬。

    “哪能啊,老大,你可千万别想多了,我眼拙,你怎么可能和我一样呢。”

    男人看也不看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出去!”

    刀疤男知道今天的话太多了,已经惹得男人不快了,他讪讪的笑了两声,不敢在多待下去,生怕下一刻男人把他的头给扭下来。他很听话的退了下去,刚推开门,就看见乐嘉容走了过来。

    虽然他现在还是十分的怀疑她的身份,但是男人说她是小姐,那他就认她是小姐。他恭敬的打了声招呼,“小姐。”

    乐嘉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说,“别叫我小姐!”

    你以为我想叫啊。男人心里不忿的想,可是看着乐嘉容那犹如冰山的脸,他忍不住多嘴了一句,“小姐好像不喜欢这里。”

    “我为什么要喜欢一个土匪窝!”然后,她懒得看刀疤男的脸色,扬长而去。

    乐嘉容走到男人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淡的问,“你把我关在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我失散已久的女儿,当然是想共享天伦之乐了。”

    乐嘉容恶心的都快要吐了,她冷哼一声,开门见山的说,“就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共享天伦之乐。话说,你不需要去亲子鉴定一下么,万一我真的不是你的女儿,怎么办呢?”

    “是不是都无所谓,反正我挺喜欢你的。”男人很无所谓的耸耸肩。

    乐嘉容冷笑,“还真的是任性呢。你家财万贯,不怕到最后被外人窃取了去。”

    “宝贝,我知道你这是在故意的激怒我。我说过你是我的女儿,那么你就是我的女儿。你要是呆的无聊了,我让牧禾带你出去转转,怎么样?”

    乐嘉容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忽然脑袋灵光一闪,到嘴边的拒绝硬生生的被她咽了下去,她淡漠的说,“好。我在房间里等他。”说完,也不管男人答不答应,直接就走。

    男人看着乐嘉容高挑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幽光。他轻轻的笑了一声,然后懒散的说了一句,“带少爷过来。”

    不过两分钟,牧禾已经站在了男人的面前。男人幽幽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慵懒的对他招招手,牧禾走向前,很自觉的坐在他的腿上,纤长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低下头给了男人一个绵长的吻。

    “宝贝,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乖巧了。”

    牧禾的眼里闪过一丝屈辱的光芒,他气喘吁吁地把他窝在男人的颈窝,闭上眼睛,不想看那一张熟悉的陌生的脸。

    “宝贝,抬起头来。”

    牧禾听话的抬起头,男人的手肆无忌惮的扯开他的衬衫,在他的身上到处的煽风点火。牧禾已经被开发的身体十分的敏感,不过三两下,他的身体就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忍不住的向男人又靠近了一点点,想要汲取他更多的味道。

    可是男人始终没有给他太多,他媚眼如丝的看着*的男人,有些不满的嘤咛了两声。男人捏着他的下巴,轻笑道:“宝贝,你可真的是越来越敏感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男人并没有想给他的意思。漆黑的眼睛没有半点情动的样子,他*的抚摸着手心里柔软的躯体,但心里却在想着陆季雲。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