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姣姣 作品

492满月宴,三爷千里送人头(3更)

    小孩子出生后,都是一天一个样儿,严家许久没有新生命降生,老太太对这次的满月宴非常重视,广发喜帖。(w?)

    甚至早早定下了南江最奢华的顶级酒楼承办喜宴。

    之前严望川与乔艾芸结婚办酒,一切从简,只邀了至交的亲友,大部分都是南江人,老太太一直想大办一次,所以此次的请柬,直接发到了京城。

    段家与京家都收到了邀约。

    “我去,京寒川,你们家什么时候与严家有交情了?”段林白本想和他炫耀,能去看望傅沉的小舅子,结果人家直接把请柬甩他脸上了。

    “你丫简直深藏不漏啊。”

    “我们家林女士是严家老客户,才得了这么张请柬,你哪里来的这东西!”

    林女士自然是段林白母亲。

    “我父亲为了讨好我妈,找严家定制过花旦头面。”都是唱戏时候戴在头发上的装饰物。

    “你爸还真是豪气。”

    段林白不是票友,但也清楚,这唱戏的头上佩戴的饰物繁多,要是真的拿珠玉宝石订做,肯定价值不菲。

    “你又不是不知,外界传闻他是个典型的宠妻灭子之人,会在乎这点钱?”

    京寒川笑着调侃。

    其实他父母就是典型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的,就他一个儿子,怎么可能到达什么宠妻灭子的程度。

    “那你要去南江吗?”段林白知道他不爱远行。

    “去啊,近来正好无事,去看一下傅沉家的小舅子多可爱,我还得给他好好准备一份满月礼物。”

    段林白咋舌。

    *

    严家邀请的人筛选得非常严苛,能够受邀,都能说出去炫耀一番。

    外界称呼严望川严先生,有媒体笑称他儿子是小严先生,所以大家私下就这么叫开了。

    小严先生这场满月酒,严老太太像是要用尽倾城之力般,场面之盛大也是罕见,几乎成了开年后的第一场盛事,也让大家第一次对严家的实力有所认知。

    严老太太年纪大了,她这辈子怕是等不及看孙子成家立业,此时还有心里操持这样的宴会,肯定用尽了全部心力。

    而想去凑热闹,趁此建立人脉的人也不在少数。

    贺家就是其中之一。

    在经历了认亲宴被当众打脸,贺奚被辱,贺诗情形象崩溃等一系列丑闻后,贺氏集团股票大跌,差点就倒闭了。

    不过这种大企业,通常都与许多企业合作紧密,一家倒,万人受难,最后还是托人找关系,从银行贷款,又买了一些不动产,才勉强维持运转。

    段林白曾问过傅斯年,何必乘胜追击,直接踩死他们。

    傅斯年只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为了不相干的人,这么耗费心神。”

    “你不觉得膈应?”

    “他们如果不挣扎,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多惨,垂死挣扎,终有一死,看着他们蹦跶,不是挺好玩的?”

    段林白当时后背就凉透了。

    尼玛!

    还好玩?

    傅家是狐狸窝吧,专出肚子里装坏水儿的,不过偶尔基因变异,也蹦出了一个傻白甜傅聿修。

    其实傅斯年不动手,也有其他顾虑,贺家本就雪上加霜,这种时候落井下石,难免被人诟病。

    况且怎么说都和余漫兮有割舍不断的血缘,放之任之即可,免得有人臆测,说他所谓,是余漫兮授意,怕是要将她塑造成一个能手刃父母的无情之人,毕竟……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

    贺家得知这次满月酒将会宴请哪些人,自然动了歪心思。

    这让贺诗情有些焦躁,旁人不知,她却一清二楚,自己落得这般天地,都是宋风晚所为,两人已经交恶,怎么有脸去严家。

    就在她担惊受怕的时候,瞧着父亲贺茂贞气急败坏的回到了家里。

    他原本体型臃肿,经过这次巨变,受了足有二十多斤,体态不复以前,整个人也变得颓丧,经常和邹莉争执,严重的时候,还动了手。

    “妈的,这群势利眼!混蛋!”贺茂贞将车钥匙摔在地上,随手脱了衣服一扔。

    “怎么了?”贺诗情最近闭门不出,就是过年,贺家也无人到访,门庭冷落。

    “这群混蛋,之前跟着我后面混吃混喝,现在我找他们弄个请柬,跟我说什么弄不到?严家广发邀请函,会一张弄不到?”

    “其中不少人收到了,妈的,跟我装蒜!无非是看我现在落魄,瞧不上我了呗。”

    “还特么和我扯什么,邀请函和人对号,直接说我不配好了!”

    ……

    贺茂贞低吼叫嚣着,贺诗情倒是松了口气。

    “衣服别扔到地上。”邹莉弯腰将他脱下的衣服捡起来。

    “你特么也对老子颐指气使?这是我家,我想干嘛就干嘛!”此时的贺家早就不复从前风光,没有一个佣人,凡事都要亲力亲为。

    邹莉忍着没作声。

    想起之前认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