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番外

    喜欢一个人,原来真是一瞬间的事。?女?sheng?小说?网 w?

    很多年之后,殷霆衍再回想,自己是怎么从讨厌变得喜欢上官凌的。

    时光久远,细节都记不住了,他能记得却是那天晚上,女人眸色潋滟的,在亭子里敬了他酒。

    “陛下,我在待嫁时,听人说,倘若男子是对此,总会在时间上仓促写,等次数多了就好了!”

    那种尴尬又窘迫的心情,也就少年时第一次梦遗,他惶恐的把被单丢成一团,不让任何人碰,可以相比。

    殷霆衍从没遇过这种女人,可以那么镇定就把床笫之间的话,搬到台面上说。

    他可以说她轻佻。

    但她那随性落落大方的态度,又像是丝毫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一样。

    她可以说着让人面红耳赤的话,却又让他觉得,是他污浊了!

    她并不清纯圣洁,但那明艳爽利的作风,却比一般的女子更让他喜欢。

    殷霆衍曾经在年少时,无数次幻想过,将来他喜欢的人,会是怎样的模样。

    他想尽了温柔贤淑、举案齐眉,却没想到,他会碰上这样一个无赖。

    她可以理直气壮的做着霸道的事,也可以娇柔妩媚的缠在他身边,脑子里更有无数新奇的想法,可以创造出无数神奇的东西……

    遇上她,简直打乱了殷霆衍对人生的一切规划,他却觉得,有她陪伴的人生,比他预想中的人生要好上千倍万倍。

    她可以把所有的阴谋诡计,都变成无赖手段,开诚布公的放在他面前。

    和她在一起,殷霆衍从来不需要去猜。

    她待他,是娘子之于相公的。

    而他,除了一个皇后之位,并给不了她什么,他能做的,也只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

    “陛下,皇后娘娘,她不是人,是跟我一样从现代社会穿越来的妖怪!”

    “她创造的这些也根本不是她的原创,都是剽窃我们那个社会已经有的东西!”

    “苗蛊世家?呵,她只是说来骗你的!如果苗蛊世家的人会这么多东西,为什么他们现在还只是呆在西南的偏僻之处?”

    ……

    服下了情蛊,扎西明珠嫁给了殷仲谦。

    拯救大夏的恩人,嫁给了自己喜爱的殷皇叔,给天下和宁族一个交待。

    扎西王子被放回去的时候,还不明白,扎西明珠之前非殷霆衍不嫁,现在怎么又喜欢上一个无权无势的老男人?

    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有了前车之鉴,大夏已经加重了边城的防御,宁族再不可能兵临城下,更不可能帮助得了扎西明珠。

    情蛊的作用,持续了一年半。

    一年之后,扎西明珠清醒过来,她和殷仲谦已经有了一个两月的女娃。

    自诩为天之骄子,扎西明珠看着既定事实的一切,立马崩溃。

    她差点把女娃摔死,也差点用簪子把殷仲谦刺死。

    嫁进宫里,已经成了扎西明珠的执念。

    她把整个府邸闹得鸡犬不宁,终于,殷仲谦长跪在凤栖宫前,求殷霆衍和上官凌再给他一杯牵情。

    情蛊的作用,主要是针对男人,能让扎西明珠对殷仲谦迷情一年半,已经超过了夏灵的预料。

    再来一次,不存在的。

    殷仲谦心如死灰的回去。

    到了这种时候,听闻了皇后上官凌在这一年里的‘丰功伟绩’。

    知道皇后上官凌,如何帮助殷霆衍改变了度量衡,如何帮助殷霆衍兴修水利,如何创造了许多实用的‘工具‘造福天下。

    扎西明珠不傻,当然知道,上官凌原来就是她的‘穿越前辈’。

    在穿越这种事情上,女主只能有一个,扎西明珠以为自己是女主,但现在,对比上官凌,她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个炮灰。

    但她又如何心甘?

    扎西明珠以死相逼,让殷仲谦找来了殷霆衍。

    她带着鱼死网破的想法,把上官凌的身份戳穿,想让殷霆衍和上官凌之间的感情出现裂缝。

    但扎西明珠没想到,那玄色龙袍的帝王,听了这些话一点不惊讶。

    他的神色淡漠如神邸,看着她,扎西明珠觉得,她在他眼里,哪怕说了这些,也好像连一粒砂砾都不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