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立兀合死

    任伟看着下头,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元军怎么才这么点人?”

    “射击!”

    他对着飞天军士卒们大声喊道。

    汇聚而来的元军不过区区数百,可却是有人押着百姓,实在是无耻至极。这硬生生让得飞天军没法进行大范围的轰炸。

    一杆杆神龙铳往下发射出子弹。

    刚刚汇聚过来的元军接连倒在血泊中,又连忙往后退去。

    他们中间有人带着轰天雷,但以人力,想要将轰天雷抛到数十米的高空,且准准抛在热气球的吊篮里,显然并不可能。

    起码,对于这些寻常士卒来说是不可能的。他们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力道。

    虽然有人以弓箭对着热气球进行抛射,但弓箭威力却是不大。而且,弓箭手们往往被飞天军士卒们“特殊关照”。

    还未落地,汇聚的数百元军就已是折损近半。剩下的人匆忙跑开了去,不敢再接近。

    用弓箭、刀枪对付神龙铳,简直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数百热气球得以相继缓缓落到地面上。

    这些热气球便好似是巨大的蘑菇似的,在府衙的整个广场上扎根。还有的热气球甚至是落在屋顶上。

    火焰并没有完全熄灭,热气球的球囊还是鼓鼓囊囊,只是没有余力带着吊篮飞起来而已。

    飞龙军士卒将近两千之众,有人匆匆跑出吊篮。不过那么数分钟的时间,周遭还未跑远的元军就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有被挟持的百姓重归自由,却是不敢逃跑,跪在地上。

    飞龙军士卒们此时却也无暇去管他们。

    任伟放眼扫过四周,再没见到有元军从周围的建筑中跑出来。这让他心头反倒是泛起些微不安的感觉。

    府衙乃是重地,可现在,元军对这里的防守实在太薄弱了。这不正常。

    而这个时候,在府衙正门对里头发起冲击的赵大、赵虎也得以冲破元军防线,跑到府衙里面来。

    见得广场上的数百朵巨大的热气球蘑菇,他们先是微愣,然后赵大咋咋呼呼道:“老任,你这可不厚道啊!”

    他和赵虎跑向任伟,脸上都是带着不满。

    任伟正在想事,听到这声咋呼,见到是赵大、赵虎,愣道:“怎么了?”

    赵大大咧咧拍着他的肩膀,“咱哥两就要杀到府衙里来了,你带着你的兵从上头落下来,你说你是不是不厚道?”

    “咦?”

    说完这话,这憨货才总算是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元军呢?”

    地面上不过区区两百余具尸体,稀稀拉拉,这实在不像是有元军重兵把守的样子。

    任伟果真哭笑不得,“你们两还以为我是来抢你们军功的吧?”

    赵大、赵虎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笑着。

    任伟又道:“这府衙里不对劲,我们怕是落入元军的圈套中了。这里是个饵。”

    “那元军的主将也应该不在府衙里了?”赵大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

    直到现在,从府衙里头都还没有元军冲杀出来,太不正常。这几乎可以肯定认任伟的推断是正确的。

    而此时,在永福县城内北城区某处颇为豪华的大宅中。

    宅外门匾上并非是刻着“某府”字样,而是刻着“绿柳苑”三个字。本是稍有意境的名字,可金光闪闪,看起来又很是俗气。

    有数名元军斥候驰马到府外,翻身下马,匆匆向着府内跑去。

    元军主将立兀合此时就在这座府邸里。

    他原本镇守兴化军境内,搜刮不少民脂民膏。这座永福县城内的宅院,实是他暗中购买下的私宅。

    至于作用,自然无非是用以拉拢永福县的元朝官员们,金屋藏娇等,可谓是藏污纳垢之处。

    永福县官场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座宅子是立将军的私宅。甚至有人能以被邀请进入到这座宅院中为荣。

    立兀合在福建军中,地位仅次于高兴以及之前还未哗变的黄华等数人之下,能被邀请到他这宅子里,就说明在福建官场已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了。

    府邸里头亭台水榭无数,回廊深远,较之府衙都要胜过无数。

    一尾尾金色鲤鱼在水池中悠哉悠哉的摇曳着尾巴。

    立兀合喜欢这些金灿灿的东西。

    &

    nbsp;  有不少清高的官员往往私下里说他俗,但立兀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府内正堂。

    立兀合搂着这几夜都陪着他的那极为娇媚的女子,正在饮酒。

    其余军中将领都已被派出去,此时倒是没有人陪他在这里寻欢作乐。

    美人给立兀合斟酒,嘴对嘴的喂。立兀合上下其手,时不时放声大笑,直惹得美人连连娇呼。

    那一声声动人心魄的娇呼声,愣是让得屋外守着的几个年轻士卒都是面红耳赤。

    “将军!”

    几个斥候跑到堂外跪倒,“大宋飞龙军和飞天军都已杀到府衙内!”

    “哦?”

    立兀合将手从美人的衣袍中收回来,却没有将她放开,道:“飞龙军也来了?”

    为首的斥候什长点头,“是。飞龙军从城外直杀到城内,我军未能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