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洞房花烛

    听到赵洞庭的脚步声,颖儿素手将衣摆捏得更紧,红盖头都微微摇晃。

    当赵洞庭微弱的鼻息近在咫尺时,她的素手指节都已是因为太过用力而捏得有些发白。

    赵洞庭见她这紧张模样,心里忽地有些想笑,但没笑。他两世为人,头次成亲,难免也有些紧张。

    床上镶龙刺凤的软被上放着红枣、桂圆等干果,还有柄镶嵌满珠宝的玉如意。

    这玉如意是洞房花烛时挑红盖头的,寻常人家用的则多是杆秤。

    赵洞庭默默看着垂首端坐的颖儿半晌,拿起玉如意,轻轻挑向颖儿的红盖头。

    红盖头缓缓掀起,露出颖儿精致殷红的小嘴,沾着唇红。

    再往上,琼鼻悬胆,鼻翼轻轻抖动着,精致可爱。

    颖儿论气质,不如韵锦、张茹她们那么出众,但论五官,却也绝对是倾国倾城的佳人。

    最后见到那双柔情似水的秋水眸子,赵洞庭的心里在这刻也不禁是微微发颤。

    他恍然发觉,自己对颖儿的感情好似有些模糊起来。

    自己和颖儿朝夕相处,对她真的只有亲情么?

    或许是自己心中住着婵儿,是以始终不愿承认对颖儿的淡淡情丝吧?

    在这瞬间,赵洞庭恍惚。

    颖儿眼帘微垂,长而浓密的睫毛却是微微翘起,看着发怔的赵洞庭,眼中却是有些复杂神色,“皇上……”

    女儿愁肠千载的心思,都在这声带着微颤的轻呼中浮现。

    刚说完,她眼中忽有泪水弥漫出眼眶。

    赵洞庭回过神,只以为她是高兴,轻声笑道:“颖儿,这大好的日子,哭什么?”

    然后很是自然地抬手抹去颖儿眼角的泪水。

    然而,颖儿却是越哭越凶,眼泪愈发地止不住。她眼中露出挣扎之色。

    赵洞庭察觉到不对,蹙眉问道:“怎么了?莫非是朕哪里做得不好?”

    颖儿娇躯微颤,却是哭得更凶,“皇上,您和太后娘娘为什么要对颖儿这般好……”

    她仿佛做出抉择,猛地跪倒到地上,泣道:“颖儿有罪,请皇上降罪。”

    赵洞庭满脸不解,手伸出去,又僵住,“怎么这样说?”

    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妙感觉。

    颖儿咬着嘴唇,良久,“颖儿、颖儿的家人……其实没有在外流连。颖儿是……添香阁之人。”

    说出这话的瞬间,她满脸愧色,仿佛瞬间全身失去力气,跌坐在地,泪流满面。

    她实在不忍再欺骗赵洞庭下去。这些年来,她的内心因为这事受尽折磨。

    赵洞庭看着眼前红裙艳丽,娇艳不可方物的颖儿,愣在当场。

    添香阁……

    他虽然没听说过什么添香阁,但也听出来颖儿的意思。原来她竟然是个探子么?

    怎么会这样?

    颖儿在宫中数年,对自己无微不至,怎会是探子?

    这刻,赵洞庭心里,有着一股极致悲愤的情绪蹿起。这种感觉,便好似被极为亲近的人背叛。

    他蹿起身,瞪着颖儿。

    但是,看着泪流满脸的颖儿,他却又实在不忍待她怎样。

    虽然她是个探子,但从赵洞庭穿越过来以后,对他始终是百般呵护。

    赵洞庭的脑中浮现以往颖儿服侍自己时的模样,微微闭上眼睛。

    半晌,他声音低沉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朕?继续瞒下去不好吗?”

    “我……”

    颖儿抬头,泪眼朦胧看着赵洞庭,却是说不出话来。

    这些年,她对赵洞庭无微不至的关怀,就是想弥补心中对赵洞庭的愧疚。她不知道有多少次想对赵洞庭坦白自己的身份,在赵洞庭和她嬉戏玩闹的时候,在赵洞庭对她嘘寒问暖的时候,在赵洞庭拽着她的手跳篝火舞的时候。可她都忍住了,因为她的亲人都还在添香阁手中。

    但现在,她终于再也忍不住。

    她没有想过,赵洞庭和太后娘娘竟会册封自己为妃,且明媒正娶,这样的荣宠,她承担不起。

    她做出了抉择,宁愿承受惨痛的代价,也不愿再欺骗皇上下去。

    她不负爹娘,就得负赵洞庭。而不负赵洞庭,就得负爹娘。

    这瞬间,颖儿心中满是悲恸。她忽地站起来,拔腿向着房中的柱子撞去。

    赵洞庭来不及拦,也没有拦。

    他还在出神,刚刚颖儿说的话,让他措手不及

    ,到现在都还心神恍惚。

    如果她不将这事说出来,两人不是仍然能够好好相处的么?

    一声闷响,颖儿软倒在柱旁。

    赵洞庭瞧过去,眼神复杂万分。他现在是皇上,身边怎能留有颖儿这样的人存在?

    他的每个决策,每个细节,若是被传出去,都可能影响整个大宋的局势。

    过去好阵子,赵洞庭才冷着脸,走到屋外,对着院外冷声喊道:“宣太医进来!”

    院外的侍卫本尖着耳朵在听院内的动静,此时听到这话,不禁懵了。

    皇上的洞房花烛夜怎的还要宣太医了?

    他们都满脸古怪起来。

    但紧接着,还是很快向着太医署跑去。

    不到十分钟,安太医领着几个太医匆匆赶来。到赵洞庭的屋外求见。

    赵洞庭让他们进来,几个太医瞧见晕倒在地上,额头还有淤青、血迹的惠妃娘娘,都是发懵。

    赵洞庭冷声斥道:“还愣着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