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边人 作品

第799章 校内排名战(六)

    橘枳回到观众席上,校长和千晓那不算是漫长的讲话已经结束了,此时在台上的人是从象棋协会过来的国家大师级棋手,他致辞之后,华大的校内排名战正式开始。

    比赛是在教学楼中进行的,而开幕式在综合楼,看完开幕式,观众们就在志愿者的引导下往大礼堂方向移动,在那边可以看到选手们的对局状况。

    “不想去大礼堂?有其他地方可以看比赛,你要去吗?”

    注意到坐在观众席上似乎没事可干的橘枳,走到他边上的千晓如此说。

    目光移到千晓脸上,橘枳问:“哪里?”

    千晓说:“控制室!”

    没有立即做出回答的橘枳略作思考,随后点头同意,“好。”

    对于象棋这东西,他还是有些兴趣的,只是这种游戏在某些层面上会显得有些无聊,尤其是当看破之后。

    等橘枳都已经跟着千晓走了,言月跑过来找他,边上还跟着雪菜。

    “他人呢?”

    在综合楼四处张望未曾看到橘枳的身影,雪菜不太善意地看着言月,她有些怀疑这个叫言月的女生是不是故意带她来错误的地方,谁让她们是情敌呢?

    “我也不知道!”

    本以为在这里可以找到橘枳,不曾想未能如愿以偿,言月也不太能摸着头脑。

    “他到哪去了……哦!多半是去了大礼堂!我去那边看看!”

    眼见言月拔腿就走,雪菜当然是追上去,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多半是找不到橘枳的。

    “等等我,我跟你一块去!”

    说着,她三两步追上去,还不忘记补充一句,说:“欸,言月是吧,要是在那里找不到他人呢?”

    没想过这个问题,言月不由皱眉,“到时候再说!”

    ……

    并肩往前走,不忍沉默的千晓对橘枳问:“怎么,你对象棋有兴趣?”

    这个问题多少有些莫名其妙,眉头挑动的橘枳回答:“嗯。”

    两个人在一块真是说不了几句好话,千晓再开口时话音中就有了些戏谑的味道,“是会下呢,还是单纯感兴趣呢?”

    抿着嘴,橘枳不去接她的话茬,见没了橘枳的反应,千晓也就不再自讨没趣。

    很快,到了控制室,在这里负责监控的同学跟橘枳和千晓打招呼。

    “会长,副会长,你们来了!”

    “嗯。”

    千晓走进来,几乎是下意识将在这里的记者忽略了,这些人是在这里取材的,不用管他们。

    “这里可以调取所有教室的监控,你想看哪个教室的比赛都可以。”

    点头表示了解,橘枳径直走过去,原本在那边的同学很自然地给他让开位置。

    视线在屏幕上扫过,橘枳想要去寻找那些更有意思的对局,没过多久,他的目光就和那些记录对局的记者一样,被一场对局吸引住了!

    “这是古谱下法吧!”

    “确实是古谱下法,真没想到华大还有研究这种下法的学生!”

    “开局的三步虎还是非常出色的!”

    ……

    这些记者们显然是长期从事象棋比赛记录工作的,在象棋方面显得非常熟稔,他们交流的话语就让千晓听不明白。

    视线从屏幕上认真对弈的两人身上移开,千晓对橘枳问:“他们两个很厉害吗?那个古谱下法是什么意思?”

    视线还盯着棋局,橘枳平静地回答千晓,“古谱下法是指以前流行的下法。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这话吗?”

    发觉话题莫名跑偏了,千晓也没有马上纠正他,“知道!”

    橘枳:“那你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前面一句是什么吗?”

    “嗯……”

    更懵了,千晓摇头,“不知道,没去了解过!”

    橘枳说:“自出洞来无敌手,得饶人处且饶人。这里说的古谱下法就是《自出洞来无敌手》中的下法,三步虎开局,车坐肋线。”

    “这样?”

    即便是已经解释了,千晓还是很茫然,脑子里没有大概的意思,见此,橘枳也懒得再跟她解释,对牛弹琴可没什么意思!

    因为进行的是一般的慢棋赛,所以两边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思考,在布局完成之后,局面的变化速度就慢了下来。

    红棋一方用的是《自出洞来无敌手》中的自字信手炮,而黑方就是现在比较正统的下法,当头炮、屏风马,两边拉开阵势后,横车、跳马的红棋攻势显得更加凶猛。

    看着红棋的车直压象腰后,一名记者有些遗憾似的叹了口气,“他太急躁了,急功近利啊!”

    另一记者没看出苗头,有些疑惑地问:“这一手应该算是中规中矩吧,有问题吗?”

    “黑棋已经三子归边,极力要威胁红棋的左边,红棋却在这时候把车拉到前面去,还没有起到太明显的威胁效果,这不是急功近利是什么?”

    “我看未必!现在还不好说……”

    就在记者这样说时,黑棋像是畏惧了,将自己的士拉起来,躲避红车的锋芒。

    非常淡定的红棋这时将自己边兵往前挺了一步,非常有莫名其妙的味道。

    下完这一步,下红棋的男生抬手将边上的计时器按停,也启动了对手的计时器,视线却未曾移动,始终专注于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