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果果 作品

第1065章 略施小计,瓮中之鳖

    m. .*9.*2.*文.*学.*首.*发.*m.*9.*2.*w.*x.*bsp;   徐醫生這廂還在檢查。

    慕洛琛快速洗漱完畢,趕來了這邊。

    看到容子澈昏了過去,他問:“打暈了”

    “沒,用的麻醉針。”葉簡汐回答。

    慕洛琛下頜微微點了下:“徐醫生,定時給他注射鎮定劑,回到a市之前,我不想有任何亂子。”

    徐醫生想說,用多了鎮定劑,於身體不好。但回過頭,和慕洛琛對上目光,便明白這是他的決定,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就沒把這話說出口。

    葉簡汐聽到慕洛琛的話,卻是眼皮子一跳,胸口的氣血止不住的翻騰了起來。

    裴娜皺眉,心裡生出不好的預感,可還是開口問:“要回a市了那如意的事情怎麼辦”

    問話時,她目光一轉也不轉的望著慕洛琛。

    慕洛琛神色未變,走到簡易的單架前,從容子澈的口袋裡,翻出那串珊瑚珠串,轉身呈現到裴娜跟前:“千餘山山谷裡有一群狼,這串珊瑚珠串,是在那裡現的。我想,你應該比我跟子澈,更熟悉這串珠串。”

    裴娜在看到那串珊瑚珠串,整個人臉色都變了。

    她顫抖著手,拿過那串珊瑚珠串。

    在看清楚珠串的尾部,刻著的“溫”字,身體的力氣,在瞬間被抽的乾乾淨淨。

    無力的抵在帳篷支柱上,手大力的抓著珠串,低聲喃喃:“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這串珊瑚珠串,是她為了保如意和簡汐平安,才去向佛寺求的。最後,竟然成了印證如意死亡訊息的憑證

    這讓她怎麼接受

    裴娜抓著珠串的手,用力越來越大,珠串承受不住力氣被扯斷,紅色的珊瑚珠子頓時四散開來。cad1;

    其中那顆刻著“溫”字的珠子,骨碌滾到葉簡汐腳邊。

    葉簡汐看著腳邊那顆珠子,靜立了許久,緩緩地蹲下身,將那珠子撿起來。

    眼睛定定的望著那個“溫”字。

    溫熱的液體衝出眼眶,酸澀的難以忍受。

    慕洛琛看著無聲落淚的兩人,眸色微沉。並非他狠心,而是如意已經死了,他們所有人都應該早點接受事實。只有這樣,才能重整旗鼓,早點為如意討回公道。

    另一邊。

    唐南楓躲在帳篷裡,看到唐南澤進來,問:“三哥,慕洛琛他們找出來什麼了嗎”

    她聽到慕洛琛和容子澈回來的訊息,就被安排躲在帳篷裡了。

    心急火燎的等了這麼久,她幾乎按耐不住要衝出去,親自問問了。

    唐南澤走到唐南楓的帳篷裡,開始把她的衣服往行李箱裡裝。

    唐南楓起身拉住他,“哥,你為什麼沉默你說話啊是不是四哥他是不是四哥他”

    唐南澤心頭正是氣惱的時候,聽到她提起唐南適,猛地把所有的行李掀翻:“是他們已經找到了遺物,所以才提前回來,我們不用再白忙活,找南適的遺物了現在容子澈恨我們唐家的人入骨,你都知道了,能離開這裡,回帝都了嗎”

    唐南澤被他突如其來,提高的聲音嚇到。

    怔怔的望著他,說不出話來。cad2;

    唐南澤吼完話,心頭湧起懊惱。

    他並不想對南楓火,這段時間,南楓受到的責備已經夠多了,他再說除了增添她的愧疚心,還能有什麼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