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果果 作品

第1122章 我老婆说什么,事情就怎么办

    似是平淡询问的口吻,可是没有任何温度的,真的像是冬日里的寒风,让人在极致的冰冷中,不敢动弹半分。

    裳于梦回过头,便看到一男子大步的越过门,行走间带着风,如同穿着铠甲的黑骑士,浑身充斥着令人折服的冰冷气质,向自己走过来。

    他从出场到现在,明明只说了一句话,可押住叶简汐的四名保镖,就没一个人敢再行动。

    而裳于梦本人也不知怎的,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就没有说任何话。

    待他走过去一段距离,她才意识到自己无意识中,竟屏住了呼吸。

    裳于梦猛地呼了一口气,眼睛一错不错的直盯着慕洛琛,心道气场好强的男人!

    慕洛琛却是没有看她,掠过她之后,大步的朝着叶简汐走过去。

    叶简汐在看到慕洛琛出来的时候,慌乱的心稳定了下来。

    他终于赶过来了!

    慕洛琛走到四名保镖跟前,那四名保镖虽然没敢放开叶简汐,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位是我太太,请立刻放开她。”

    慕洛琛身上的冷意尽显,迫的人不敢跟他对视。

    保镖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不放?”慕洛琛尾音微扬,又黑又冷的眸子里,泛着杀意!“我倒是想知道,哪家的人可以目无法纪,肆意抓人了!”

    保镖的心头一颤,一起看向裳于梦。

    慕洛琛回过头,像是这时候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裳于梦踩着红色的高跟鞋,哒哒的走到离慕洛琛的身后,柔腻的声音,妩媚中不失凌厉:“慕先生,目无法纪的人不是我们,是你太太吧?在医院这样的公众场合,携带凶器,企图杀死我妹妹。杀人未遂,不用我说,想必慕先生也应该知道是多重的罪名了。现在,我们把你太太送去警察局,有什么不对吗?”

    “我没有杀人!阿琛,是裳于悦拿刀子想刺我,我跟她争执中,她故意引我去刺她的!”

    叶简汐大声的反驳。

    裳于梦闻言,嗤笑了声:“现在阿悦在急救室里抢救,事情是怎样的可不是凭你一张嘴,可以颠倒黑白的。”

    “我不是凭我一张嘴,我们可以调监控录像!”

    叶简汐咬着唇瓣,抓住最后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裳于梦吊着眼角,高傲的盯着叶简汐看了好一会儿,不屑的说:“既然叶小姐坚持要调取监控,那好啊,调取监控吧,我也想看看,真实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她话说完,指使那些保安就去监控室调取录像。

    保安推搡了几下,其中一个较为年轻的男子走了出来,对上裳于梦娇媚的脸,他脸红了下,埋着头往门口走。

    可他没能走出门口,便被门外守候的周文达一行人拦下了。

    裳于梦见状,不怀好意的笑出声:“叶小姐,你看,不是我不想让人去调取监控,是你先生不允许。看来,不止我不相信你说的话,连你先生也不相信。”

    叶简汐自是不信裳于梦挑拨的话,可她不明白,为什么洛琛不让人去调取监控。

    她抬头仰望着慕洛琛。

    慕洛琛俯首看了她一眼,伸手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无声的给予她安慰。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裳于梦:“裳于小姐,那么放心的找人去调取监控,怕是已经把关键证据销毁的干干净净了吧?”

    裳于梦嘴角的笑容一滞。

    慕洛琛像是没注意到她的脸色变化,依然用毫无起伏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说:“虽然没了关键证据,但事发突然,你们掩埋证据必定没有做的干净利落,真的想要查,未必不能查到线索。等找到了,我不止会还给简汐清白,你们裳于家的所作所为,我亦会通过媒体宣告于所有人。尤其是,今日裳于小姐在医院里咄咄逼人的姿态,更要好好的给那些贵公子欣赏一番,让他们看看,明面上个个贤良淑德的裳于家的小姐,私底下是怎样的人!”

    裳于梦倒吸了一口冷气。

    难怪阿悦让她先下手为强,这个慕洛琛果然不好对付。

    的确,因为事情发生的突然,她只让手底下的人紧急把录像带走了。且不说现在带出去的录像带有没有销毁,就是医院这边,仓促之下都有可能留下线索。

    比如医院里的那些监控录像,不可能所有都销毁,不然外界的人都能看出来事情一样之处!而这些留下来的录像里,说不定都拍到了当时的情况。

    若是慕洛琛的人根据录像带里的线索,查出来蛛丝马迹。

    只要有一点可疑的地方,那就很难给叶简汐定罪!

    若是闹到最后,不止没把叶简汐送进去,还让慕洛琛把裳于家的名声搞臭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裳于梦的心跳有些紊乱,微微的放缓了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一些,尽快相处应付的招数!

    “文达!”慕洛琛雷厉风行的下达命令,语气沉而冷,且透着威胁的:“现在立刻找警察局的人,把整个医院里的录像带都调取出来,凡是可疑的人,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进行审问!没出结果之前,不许把裳于家的任何人和外界接触!”

    裳于梦看了眼周文达带的人,在心里迅速的估量着,自己手底下的人跟慕家的人打起来,强行闯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少,应该……有一半的可能?她刚才瞥到门外,好像就站了一个男人?

    刚想到这,门外忽的灌涌而入十几个人,将原本就不宽敞的保安室,挤得没有落脚的地方。

    裳于梦一惊,脸色吓得惨白。

    这怎么可能打得过?

    哪怕一成的可能性都没有!

    耳边快速的回荡过慕洛琛刚才威胁的话,裳于梦顿时慌了:“慕洛琛,你有什么权利限制我们的自由?你这时犯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