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深入虎穴

    回到营地,容子澈亲自去找了唐南杨,把那个男人说的话,都跟唐南杨说了一遍。

    唐南杨道:“办法倒是挺好,但那个男人值得相信吗?他如果是使诈,那你的生命安全……”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救如意,我愿意试试。”

    容子澈下定了决心,不放过这个机会。

    唐南杨其实也赞成这个法子,因为只要里应外合,他们可以停止搜索,以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损失,剿灭所有的暴乱分子。

    但他不赞成容子澈去,容家就这么一个独孙,万一出了意外,那对容家的打击得有多大?

    并非他在意容家的家世,而是这是部队的规矩。

    以往每次挑敢死队,也都是挑那些家里有兄弟姐妹的,而不会挑独生子女。

    这是对手底下士兵,对那些士兵的家人,最基本的保护。

    可现在容子澈都同意了,他尊重容子澈的决定。

    唐南杨思忖了一会儿,点头同意:“那你万事小心,等下我会挑一些身手好的士兵,跟你一起混入。”

    “谢谢你,唐中将。”

    容子澈诚恳的说。

    唐南杨拍了拍容子澈的肩膀,“你去准备下吧,我也去挑人。”

    容子澈转身离开。

    唐南杨等他离开后,准备离开,却在走了没几步后,被唐南适拦住了去路。

    “二哥,容子澈跟你说了什么?”

    唐南杨把容子澈的计划说了出来,称赞道:“容家这个小子,是个血性的汉子,只可惜他没进不对,不然一准能立不少军功。”

    唐南杨还在感慨,唐南适忽然出声,道:“二哥,让我代替他去。”

    “我们家……”唐南杨听到他的话,舌头打了结,顿了两秒,脸色沉了下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代替容子澈进去。”

    唐南适一字一句的把话重复了一遍。

    唐南杨沉喝:“你胡闹!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有多危险?我就是自己去,也不能让你去。”

    “我知道有多危险,可是二哥,我必须去!我……”

    唐南适想解释。

    唐南杨却不想听,“你不就是为了那姓温的女人吗?为了一个女人,你连命都不要了!你对的起爸妈吗?唐南适,我告诉你我不同意,现在这里所有人都听我的,我倒要看看,没我的命令,你怎么去!”他扭头看向身边的林副官,“把南适给我绑起来,明天他要是跑了,我给你们一人一颗枪子!”

    话音落,林副官上前抓唐南适。

    唐南适摆脱了林副官,抓住唐南杨的肩膀,急切道:“如意会落在这群暴乱分子手里,是因为南枫!如意救不回来,南枫和我,还有我们家就是害死她的凶手!二哥,你自己说过,男子汉大丈夫,行事但求无愧于心!我只想把如意救回来!这样,我才能不亏欠她一辈子!”

    唐南杨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可脚步怎么也迈不开。

    唐南适盯着唐南杨的脸,说:“二哥,我知道你担心我,可容子澈是容家的独子,他死了,容家就没指望了。这件事……当我求你,我这辈子只这一次求你,让我代替他过去。”

    一字一句的话,随着呼啸的冷风,涌入唐南杨的耳中。

    他眼里挣扎了片刻,没有说一句话,便大步的走开。

    唐南适站在原地,呼出的气体凝结为冰霜。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代替容子澈去。

    他不能让容子澈出事,也不能让温如意出事。

    否则,他这一生,都无法安宁。

    林副官站在一旁,等了唐南适一会儿,最终也没有出手把唐南适绑起来。

    因为,他跟着唐南杨那么多年,了解唐南杨。

    刚才唐南适说出那番话,唐南杨已经犹豫了。

    *******

    这个晚上格外的难熬,所有人都在山里待了将近四天五夜。

    吃不好,睡不好,连喝的水都无法保证,很多人都露出疲色。

    唐南适躺在睡袋里,脸色越发的苍白。

    呼哧……

    呼哧……呼哧……

    呼吸一声比一声绵长,有几次,他都想拿出来氧气袋,可最后还是忍下。

    骨节分明的手紧紧地攥着睡袋,关节处泛着白色。

    时间像是凝滞的沼泽里的淤泥,明明感觉已经过去了很久,可看时间,不过过去了几分钟。

    艰难的挨到了早上四点钟,唐南适从睡袋里爬了出来。

    天色依旧漆黑一片,视野里只剩下大片的雪和黑漆漆的山崖,头顶的天幕如同一张野兽的血盆大口,等着吞噬一切。

    唐南适脸色苍白的将行李,简单的收拾了下,背在身上。

    唐安无声的拦住了他。

    唐南适面无表情的拿开唐安的手,将背包背在身上。

    “让开。”

    清冷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

    唐安没有退缩半步,“先生,你要走,就先杀了我吧。我的使命是保护你的安全,你出了意外,老爷子也不会让我活着。”

    “我已经留了信息,家里人不会责怪你。”

    唐南适说罢,继续向前走。

    唐安伸手,又拦住了他的去路。

    唐南适眉宇间,隐隐的浮现怒气,“唐安,我再说最后一遍,让开!”

    “是我让唐安拦着你的,南适,你有什么火,就朝着我发吧。”

    身后蓦地响起唐南杨的声音,唐南适回过头,看向发声的方向。

    唐南杨迎着火光里,一步步的走到他跟前。

    神色严肃的盯着唐南适的面容,半晌,抬手整理了下唐南适的衣服,道:“南适,你真的决定要代替容子澈去?现在反悔,还有机会。”

    “我从来没想过反悔。”

    唐南适道。

    唐南杨微不可查的叹息了一声,脸上掩不住的不舍,“我答应你过去,不过,你要唐安陪着你,发生了意外,你也有个照应。”

    唐南适有些意外。

    唐南杨似是察觉到了他的心思,手握成拳头,在他的肩头打了一下:“臭小子,家里人要是知道,我把你送到那种地方,非宰了我不成!我这次为了你,可是我把这条命都拼上了,你可要给我长长脸,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回来!”

    话到最后,唐南杨心头泛起酸涩。

    唐南适露出一抹笑意,单手抱住唐南杨,道:“二哥,谢谢你。”

    说完,他放手。

    唐南杨没再跟他煽情,将已经挑好的人,都给了唐南适。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