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狭路相逢

    容淑芬的泪簌簌地落下来。

    她就杜房明一个儿子。

    这将近四年的时间,她吃也吃不好,谁也睡不好,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全都是房明在监狱里受苦受难的场景。每天,每夜,她都整天数着日子,想着办法,想要帮他从那个苦难之地捞出来。

    现在房明终于有救了……

    她真的好高兴!

    容淑芬力道不知不觉加大,掐的顾明珠的皮肤有几处都破了皮。

    顾明珠不着痕迹的挣脱:“容姨,我帮你把儿子捞出来,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只要你一件事,不对任何人说这件事是我做的就可以。”

    “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要是把这件事说出半个字,就罚我肠穿肚烂,不得好死!”

    容淑芬举着手指头发誓。

    现在别说只这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一千个她都会答应!

    顾明珠听她应允了下来,扭头看向车窗外沉沉的夜幕,轻描淡写的说:“容姨,现在天色晚了,你先回去吧。两天之后,我会把房明送回你身边。”

    “谢谢你,明珠。你真是我的菩萨……”

    容淑芬连连道谢,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顾明珠关上车门,让司机开车。

    车子走的远了,还能看到容淑芬站在原地,望着她车子的方向。

    顾明珠眉头微微的皱起来,拿纸巾擦拭去身上沾染的容淑芬的泪水,然后将纸巾丢掉。

    帮助容淑芬,把杜房明捞出来,不是她对容淑芬有好感。

    相反的她厌恶容淑芬,这个女人趋炎附势,蛮不讲理……一身的坏毛病。

    可这次,她为了报复容子澈,不得不帮这个女人。

    因为只有放出杜房明,才会让容家更乱。

    现在容老爷子倒下去了,容家群龙无首,这个时候杜房明出来,他就是容家唯一可以继承家业的人,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有容淑芬这种贪得无厌的妈,都会逼着他走到那个位子上。

    容家乱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容子澈便是想走也走不了。

    至于杜房明应不应该放出来,她已经事先查看过杜房明的卷宗,他那件事原本就可以不用判那么重,容子澈和慕洛琛的干预,才会判最高的年限。

    现在她让事情回归正途,也无可厚非。

    温如意或许会因为这件事受伤,可这和她有多大关系呢?

    在他们三人之间,容子澈都不曾顾及她的感受,她又何必为了他所爱的女人,一再的缩手缩脚?

    温如意要怪,就怪容子澈吧,当初容子澈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招惹她……

    顾明珠嘴角扯起一抹带着凉意的笑,心底却冷若冰霜。

    *********

    婚礼的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时间飞快的流逝,很快到了婚礼举行的前一天。

    这天早上,天气很好。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叶简汐特地向罗医生请假了三天,搬回家住。

    医院那地方虽然不说晦气,但都是生病的地方,对结婚的新人来说还是不怎么好的兆头。如意跟容子澈总往医院里跑,叶简汐觉得不妥。而且慕家算温如意的娘家,她结婚的前一晚,要到慕家来住的,连带着裴娜也一起来。

    所以叶简汐无论如何都要回家住几天,等婚礼结束后,再搬回去住。

    叶简汐搬回家住,除了天佑和天宝,最高兴的当属言邑了,他都好几天没见叶简汐了,每次去医院找叶简汐,都被天佑、天宝两个小家伙防着,导致他根本跟叶简汐说不上几句话。

    现在叶简汐搬回家了,哪怕有两个小家伙在,他也能趁着他们上课,多跟叶简汐待在一起。

    当然……

    如果没有慕洛琛在旁边,就更好了!

    言邑围着叶简汐像个小蜜蜂似的转悠。

    慕洛琛望着言邑的眸光越发的深邃,自从上次,他拿到了言邑留下的那封信后,言邑接连好几天都没有其他的动静。

    他想直接把言邑抓起来,问清楚他的女儿在哪里。

    但又担心打草惊蛇。

    所以一直忍耐着,没动言邑。

    不过,再怎么忍耐,也是有极限的。等婚礼结束后,无论言邑还有没有其他的动作,他都准备对言邑下手。

    **********

    一家聚在一起用过午餐后,温如意和裴娜刚好带着东西过来。

    叶简汐让家里的佣人,把她们的东西放到卧房,三人坐在客厅里说话。

    说了大概半个小时。

    裴娜提醒温如意去店里拿婚纱。

    叶简汐刚好有些乏了,让她们出去拿婚纱,自己到上楼去休息了。

    婚纱店是之前叶简汐订购过婚纱的那家店,离慕家并不远,温如意和裴娜乘车离开慕家,没多久就到了婚纱店。

    店长看到温如意,笑得格外的热情。

    将两人迎到二楼,吩咐两名店员去拿婚纱。

    奢华婚纱完全展现在眼前,裴娜瞪圆了眼睛,咽了好几口口水,既羡慕又赞叹的说:“这么漂亮的婚纱,容子澈一定下了血本了。我听说他都辞职了,该不是把自己余生的积蓄都拿出来买这件婚纱了吧?”

    温如意摸了摸婚纱,眼里带着亮晶晶的笑,“差不多吧,等我跟他结婚了,顾及要把这件婚纱卖了,才能继续生活了。”

    裴娜听出她是玩笑,轻哼了声表达自己的不相信,然后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婚纱的裙摆,这件婚纱裙摆多达二十三层,每一层的尾部都巧妙地镶嵌了碎钻,这款婚纱和之前迪X尼播放的《灰姑娘》电影里那款礼服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这一款更加仙气,更加繁琐。

    容子澈第一次跟如意订婚的时候,就让设计师开始做了,半个月之前才做好。这次如意跟容子澈决定结婚,容子澈才把婚纱拿出来,让设计师贴合温如意的身材,进行小幅度修改。

    裴娜看着这款婚纱,几乎能想象,温如意穿上会有多漂亮了!

    摸了好一会儿,裴娜依依不舍的放开,有些酸气的说:“如意,你跟简汐都穿过漂亮的婚纱了,我们三姐妹里,就我一个人没穿过。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穿上!可能……我这辈子都穿不上了……”

    想到杨乐,裴娜心里更加的难受。

    那个臭小子,她好歹白白养了他将近一年的时间,他一声不吭的走了也就算了,这么久过去了,连电话都不给她打一个,或许真的是男人有钱就变坏,他早就跟年轻鲜嫩的女孩子恋爱了,哪里有时间去想她这个老太婆?

    裴娜拳头攥的咯咯吱吱,像是要打人一样。

    温如意看了她一眼,说:“腰部,我把我的婚纱给你穿?”

    裴娜闻言,立刻把杨乐甩出脑后,兴奋的抓住温如意的胳膊,“真的给我穿吗?如意,你可别骗我!”

    温如意笑着点头,手指却戳在裴娜的胸口,“我是真的很想给你穿,可你确定你这里能套进这身婚纱里?不然你先试试,能套的进去,在我结婚之前,都给你穿。”

    裴娜满了半拍,忽然尖叫出声,环住自己的E-cup,脸色爆红:“色女!不许碰我!”

    温如意笑得前仰后合。

    裴娜王后倒退了好几步,决定离她远远的!

    店员等两人嬉闹完了,走上前笑着问:“温小姐,要不要再试试?如果有不合适得地方,我们的设计师,可以连夜修改。”

    温如意摇头,说:“不……”

    “用!当然用!我要在容子澈之前看看我们家如意,穿上婚纱是多美!”裴娜却推着她,往试衣间里走。

    温如意被硬塞到试衣间里,无奈只好再试一下。

    容子澈在婚纱上下足了血本,华丽至极,穿上去自然也麻烦的多。

    温如意弄了一会儿没弄好,只能把店员叫进去。

    裴娜估摸着需要一段时间,就要了杯摩卡,端着在店里看其他的婚纱。

    看了一会儿,转到一间橱柜前面。

    视线落在里面一件婚纱上面,裴娜眼睛一亮,伸手想要摸摸那件衣服,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说:“不好意思,裴小姐,这件礼服已经被人预定了。”

    裴娜手一缩,“谁订的这件衣服?那么有眼光?”

    竟然跟她选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

    店员点点头,抱歉的说:“对不起,裴小姐,顾客的姓名,我无法透露。”

    裴娜理解:“哦,我知道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