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果果 作品

第809章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温如意嘴角微微的弯起,露出一抹嘲讽的笑,这就是他所谓的找了她一整天。

    他一直有派人跟着她,想找她什么时候不能找呢?

    整整一白天的时间,他又去了哪里?

    还有,她遇袭的时后,刚好容子澈的人被引开,这样的保护不如不保护。

    温如意忍不住越想越多,不想再跟容子澈说话,转身就走,脚踝那里传来钻心的疼,可她一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想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

    “你的脚受伤了?刚才他是不是想扶住你?”

    容子澈注意到她的脚踝不灵便问道。

    温如意没有回答。

    容子澈却已经认定是这样,心知自己误会了如意,想要说对不起,可这三个字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

    因为看到唐南适抱住她的那一刻,他不可控制的吃醋了。

    男人的直觉告诉他,唐南适对如意有意思。

    他不想让别的男人靠近如意,尤其是唐南适底细不清楚的情况下。

    跟着温如意走到电梯口。

    容子澈说,“如意,我知道你恼我,气我,可无论你怎么跟我置气,以后还是离唐南适远一些吧,你不了解,但凡是男人,主动对女人示好的,说明他对那个女人有意思。”

    温如意闻言,忍不住冷笑道,“我是不了解男人,尤其不了解你。容子澈,你让我远离唐南适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自己?你跟顾明珠在一起,你身上沾染着她的味道,你亲眼看着她挑衅我,你没有任何解释。现在孩子都出来了,你让我跟别人保持距离?容子澈,欺负人也不带你这样。”

    你是不是觉得,我温如意被人糟蹋过,所以再糟蹋糟蹋也无所谓?”

    电梯刚好到达,温如意把最后一句话咽回去,抬步进入电梯。

    电梯门关上的前一秒,容子澈一同踏入电梯。

    狭小的空间里,他定定的望着温如意,认真的说,“如意,我今天仔细想了一天,我决定把话说开。”

    容子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前跟顾明珠在一起,是为了拿回录像带,那卷录像带在她母亲那里,我让人调查了,但没查出在哪里。所以我从顾明珠入的手,你也知道,我之前跟她解除婚约的事情,有些对不起她,所以她说要报复回来。我没跟你说,是因为跟她的约定,她让我和她在一起三个月,任由她使唤,但我保证,我绝对没有碰过她。三个月结束,她会把录像带给我,并且保证她母亲不会再骚扰你。”

    “如意,我真的没碰过她,所以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我可以对天发誓,不是我的,否则就让我天打雷劈!我对你只有这些隐瞒,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也别再理会那个姓唐的,如意……”

    “容子澈,你瞒着我的,你确定只有这件事吗?”

    温如意哽着喉咙问。

    “是,只有这件事。”

    容子澈毫不犹豫的说。

    温如意听着他口口声声说的话,却只觉得悲凉,若他是为了录像带的事情,答应了顾明珠,陪着她三个月,她可以忍。

    可他隐瞒的真的就只录像带一件事吗?

    不……

    那天他晚归,身上沾染着和顾明珠同款的香水,还有脖颈上的吻痕。

    这件事他从来没说过。

    或许,不是她发现了顾明珠怀孕的事情,他连顾明珠的事情都不打算跟他解释。

    温如意敛下眼底的失望,神色冰冷。

    电梯门缓缓地打开,温如意拖着红肿的脚踝走到门口说:“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改天再说,我今天太累了。”

    容子澈闻言愣了下。

    “如意,你不信我?”

    容子澈看着她的目光,满是受伤。

    温如意走到门口,打开了公寓的门,挤身进去,抬眸定定的望着容子澈,声音颤抖的说:“子澈,你真的可以让我相信吗?”

    淡淡地一句话,几乎融化在空气里。

    容子澈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想要跟着温如意进去。

    但没等他上前,就见温如意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看着紧闭的铁门,容子澈的心近乎荒芜。

    无论他做了多少事,她始终不肯相信他,仅仅顾明珠的事情,都能将她的信任尽毁,那么……

    她若是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会更加毫不犹豫的离开他吧。

    他绝不能让如意,知道那天的事情。

    容子澈用力的攥住自己的手,朝着门里的人说,“如意,我这辈子,想一起走下去的人,只有你一个人。你想冷静,我可以给你时间,无论多久都成。可如意,我不会让你离开的我,绝对不会……”

    话说完,容子澈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许久后,转身离开。

    房间外,脚步声渐行渐远。

    温如意贴在门上的身体,缓缓地滑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她望着黑漆漆的房间,只觉得自己像一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身体是冷的,脑子是空的,心脏是木头做的……

    天花板顶在恍惚中压下来,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好难受……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

    走到电梯内,容子澈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对电话那边的人说,“多派人跟着如意,另外查一下今晚跟着她的人被引开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那个唐南适的底细。”

    今晚的事情一定不像如意说的那么简单。

    他会彻底查清楚。

    至于唐南适……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始终查不到他半点资料。

    无论是谁,他都不会把如意让给这个男人。

    ****

    叶简汐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慕洛琛的手机在震动。

    她原想等着电话自动挂断的。

    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