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流产迹象

    不过越是这样,越说明了,现在裴锦德已经无计可施。

    慕洛琛面无表情的开车,到了医院,陈一峰打电话过来,说那个人吞了氰化物,已经在去警察局的路上就死了。

    慕洛琛说了声知道了,便挂断电话。

    没去医务室处理伤口,他风尘仆仆的赶到到急救室前,脸色难掩的焦急。

    苏母本来想问他,刚才电话那边发生什么事了,那么嘈杂,现在看到他额头上的伤口,顿时明白了一些,但还是开口问:“洛琛,你这伤口是怎么了?”

    “裴锦德找了点小麻烦,现在已经解决了,没事了。”慕洛琛淡淡地说道。

    苏母脸上挂满了惊怕和担心,这个裴锦德真是疯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对人动手。

    “西顾怎么样?”

    慕洛琛没等苏母问话,开口问。

    苏母叹了声气,说:“刚从急救室里抢救回来,医生说,现在情况还不能确定,要等两天观察期过后,才能确诊。”

    慕洛琛拧了眉头。

    “洛琛,你看西顾这样,能不能让瑾年回来看看,我想孩子见到她会好一些。”苏母用商量的语气问。

    “苏姨,不是我不想让瑾年回来,你也看到了,现在裴锦德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瑾年又相信他,若是这个时候,他利用瑾年的信任,把她骗出去,对她做什么事情,我只怕到时候,很难保她周全。”

    慕洛琛顿了两秒说:“而且……现在瑾年的身体也不好,和西顾在一起,我怕她会担心,使得身体更差。”

    苏母眼里含了泪光,哽咽着说:“你说的对,是我一时糊涂了。”

    慕洛琛抬手,拍了拍苏母的肩膀,安慰道:“苏姨,你不用担心,我会找到最好的专家,给西顾看病,不会让她有事的。”

    苏母点了点头说:“谢谢你,阿琛,没有你,我和你苏叔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慕洛琛表情淡淡地,没有说话。

    苏母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了哭声,请他进病房看西顾。

    慕洛琛走到病床前,看着三个月大的西顾,鼻子里插着输氧管。

    这么小的孩子,却患上了肺炎,真是受罪。

    慕洛琛抬手,轻轻的摸了摸西顾的脸颊。

    苏母觉得气氛太过沉闷,勉强笑着活跃气氛:“西顾长得越来越像你了,等她大了,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慕洛琛闻言,视线落在西顾的脸上,仔细的打量着她的五官。

    三个月大的孩子,刚刚长开了一些,虽然不是那么清晰的分辨出来,但依稀能看出些端倪。

    现在的西顾,真的是越来越像知寒了……

    哪怕不做亲子鉴定,他也确信,这个孩子就是知寒的。

    慕洛琛收回了手,对苏母说:“苏姨,等过几天,我会忙起来,到时候知寒会从法国回来,我会让他代替我,照顾你们。”

    “哎。”

    苏母颔首,没任何意见。

    *

    与此同时,裴家。

    “嘭——!”

    伴随着瓷器爆炸的声音,裴锦德满目阴沉的站在书桌前,手攥成拳头的,抵在书桌上,满是皱纹的皮肤上青筋暴起:“连这点小事,你们都做不好,我要你们有什么用?!一群废物!废物!”

    桌子砸的嘭嘭的响,站在他前面的裴淮晟大气不敢出一声。

    裴锦德破口大骂了好一会儿,死死地盯着裴淮晟,说:“沈家那边,还没松口吗?”

    “松、松口了,沈清华说,他愿意把名下的不动产全部卖了,资助裴家,只不过要等上几日。”

    “等?等什么等?!现在的慕氏集团,每天吃掉我们裴家多少资产,你难道不知道?再等几天,我们就完了!”

    裴老爷子面目越发的狰狞。

    裴淮晟的腰往下弯,“我这就去催催沈清华。”

    说着,他转身准备走。

    但在他离开之前,裴老爷子叫住了他,“不用你去催促沈清华,把映雪给我叫过来!”

    “……是。”

    裴淮晟逃是的离开。

    十分钟后——

    裴淮晟推搡着裴映雪,走到了书房跟前。

    等把裴映雪,推进去后,裴淮晟立刻退出了房间,顺带关上了门。

    裴映雪转身想跑,都没地方跑。

    “过来。”

    裴老爷子沉喝了一声。

    裴映雪缓缓地走上前,身体越发的颤抖。

    从门口到书桌前,不过三十步的距离,她磨蹭了五分钟都没到。

    裴老爷子脸色越发的沉凝,“映雪,立刻给我过来,别挑战我的耐性!”

    裴映雪眼里的泪水,滚了一圈后,涌出了眼眶。

    拼命压住想要逃跑的冲动,她走到裴老爷子跟前,“爷爷——”

    裴老爷子一把抓住她的手,阴沉着声音说:“我让你去催促沈清华,你到底做没有做?”

    “我、我催了……他说,很、很快就会给家里钱……”

    裴映雪磕磕绊绊的把话说完,裴老爷子嘭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很快?到底是多快?他到现在都没给家里一笔钱,映雪,是不是他根本不在乎这个孩子,不想给钱,只是在拖延时间?!”

    “不是……”

    “不是他的问题,那就是你的问题!你没对这事情上心,对不对?!”

    裴老爷子打断她的话,手指捏着她的骨头,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

    裴映雪泪水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不停地涌出来,“爷爷……”

    “别叫我爷爷!”裴老爷子怒吼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遥控器,他按了下开关,书房里的立体放映机,放出了一段视频。

    裴映雪看着那段视频,眼睛瞪大到了极点。

    视频里放映的是,她母亲被打的情景。

    凄厉的声音,从音箱里传出来,刺激着耳膜,裴映雪尖叫了一声,想要冲上前。

    可她还没走,就被裴老爷子抓住手腕,压制在了书桌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