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果果 作品

第229章 第三次英雄救美

    第229章  第三次英雄救美

    凌南晟听到她的提醒,回身一个漂亮的回旋踢,一脚正中那个劫匪的后背。

    另外两个劫匪想要上前,而就在这时,警哨响起,不远处警察快速的跑过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连忙往巷子深处跑。

    被打趴下的那个劫匪,爬起来没敢多停留,也立刻往另一头。

    凌南晟想要追上去,叶简汐抓住他的胳膊,“算了,别去追了,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

    凌南晟顿住脚步说,“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你还追出来?”

    叶简汐想到自己刚才脑子发热,一鼓作气追到这里,后怕的同时也有些讪讪的。

    凌南晟的目光落在她粉红的两颊和嫣红的唇上,喉结动了一下,说:“警察来了。”

    叶简汐抬眸看去,白人警察已经到了,用法语对着他们说什么。

    凌南晟回答了几句,然后那个警察往巷子里追了过去。

    “你也懂法语?”

    “什么叫也?”凌南晟挑眉,“难道慕洛琛也懂法语?”

    叶简汐抿了唇角,没回答他的问题。

    凌南晟同样也不想知道,关于慕洛琛的事情,所以转移了话题说,“在法国碰到这些人,不要去追,等他们离开后,在附近翻找一下垃圾桶,会把你的证件找回来的。他们只要钱,不要别的,你刚才贸贸然的追过去,只会惹恼了他们,一旦被他们抓到,你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叶简汐垂眸说道,想到自己的钱包被抢走了,心底越发的沮丧,真是人倒霉了,连喝口水都能塞牙缝。

    凌南晟抬步往外走,高大的身影格外的挺拔,桃花眼里带着笑意,说:“你没想那么多,才给了我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叶简汐女士,你说你欠了我多少人情了?”

    叶简汐心里不高兴,面上也没有露出几分笑意,冷淡的说,“我会还你的。”

    “我看今天就还我一次吧,陪着我埃菲尔铁塔一日游如何?”凌南晟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态度,继续笑嘻嘻的说。

    叶简汐微蹙眉,她不想去,埃菲尔铁塔在她心里有些不同,她曾经想过和慕洛琛一起上去的,作为她人生的第一次。

    可她想跟慕洛琛去,慕洛琛在哪里呢?从昨天晚上出去,直到现在,除了那一通电话外,慕洛琛再没有给她过任何消息。

    叶简汐眼前闪过慕洛琛抱着苏凉暖的画面,心头一刺。

    “怎么?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这点事情都不行吗?”凌南晟嘴角的笑容往下一压,“该不是慕洛琛不允许吧?我看他也没那么在乎你呀,你出来了,他都没陪着,我记得没错的话,现在还在你们蜜月期吧?他这个时候都能把你丢下?”

    叶简汐被踩到了痛脚,说,“管你什么事?你还去不去参观了?不去的话,我就走了。”

    说着,她转身要走。

    凌南晟连忙拦在了她前面,“去,怎么不去?有叶大美人陪着,我当然要去。”

    对上那双满含笑意的眸子,叶简汐的怒气怎么也发作不出来。

    两人往埃菲尔铁塔的方向走,叶简汐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怎么会来巴黎?”

    之前在瑞典碰到他,已经是蹊跷了,现在又在巴黎碰到他。

    未免也太巧合了。

    叶简汐心底起了一丝的戒备。

    “你这是什么眼神?不是真的以为,我在偷偷地跟着你吧?叶简汐,我说你自恋也要有个度吧?我之前去瑞典是见客户,来巴黎是来谈生意的,我家在巴黎开设的有一家分公司,我作为代表过来,哪里跟你和慕洛琛似的,来这里度蜜月,真当我那么闲,整天在你身后屁颠颠的跟着?”

    凌南晟夸张的说着,看着她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白痴一样。

    叶简汐有些尴尬,觉得自己多想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自己的错,要不是他之前在瑞典做那些奇怪的事情,说那些奇怪的话,她又怎么会误会?

    “好,我承认是我误会你了,凌先生,麻烦你以后端正自己的行为举止,别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叶简汐脸色微红,肃了面容说道。

    凌南晟摸着下巴,说:“叶小姐,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叶简汐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他这还只在拐着弯的说,她在自作多情呢。

    叶简汐气红了脸,伸手就要打他。

    可凌南晟身手很快,在她打过来的刹那,握住了她的手,然后手上稍微用力,便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叶简汐脚下一个不稳,向前跌了过去,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有刹那脑子迟钝的没有任何反应。

    “小简汐,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如果你真的厌烦了慕洛琛,我可以考虑一下,在你离婚后,勉强接纳你。”

    凌南晟俯首,接近她的面容,嘴角带着魅惑的笑容,如是说道。

    叶简汐听到他说的话,脑子轰得一下炸了,猛地推开了凌南晟,“凌南晟,你放尊重点!”

    凌南晟站稳了身体,桃花眼闪了闪说:“我跟你开玩笑,你不是当真了吧?”

    叶简汐看着她那张嬉皮笑脸的脸庞,想一拳头揍过去,可想着自己根本碰不到他,还是把这股冲动忍了下去,转而警告他说:“以后不许再开这种玩笑了,否则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凌南晟敛了笑意,说:“你还真是无趣,连玩笑都开不得。”

    “我就是这么死板,你不喜欢可以离开。”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