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果果 作品

第1527章如意卷:落入圈套

    回到杜家,容淑芬亲自查询了杜筱染给自己的那张瑞士银行卡,果然里面有三亿的流动资金,害怕杜筱染反悔,她立刻让自己的亲信,飞去瑞士,办理转账的手续。而她自己则按照商量好的,偷偷地溜去了北戴河,将自家老太太接出来。

    回a市的路上,容老太太激动的把容老爷子和容子澈骂了无数遍,差点心脏病发作。容淑芬赶忙劝自己老太太,说:“妈,你可别一激动之下,坏了我的好事,咱们这次得冷静着来,真的把事情办成了,那以后容家就是咱们做主了,管他子澈还是温如意,还不是任由你拿捏?”

    容老太太拍着胸口顺气,说:“你说得对,不能让那个不孝孙和贱女人,在容家为非作歹,这一次一定要把他们都解决了!”

    一路劝着容老太太,两人抵达了公寓。

    容淑芬让老太太先歇着,等明天元气恢复了,再去容子澈那边把月儿骗出来。

    容老太太吃过、喝过,躺下休息了。

    她随即离开。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她们密谋的时候,早已经有人,将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了容子澈。

    得知容淑芬把容老太太接回来了,容子澈拧了眉头,“姑姑在搞什么幺蛾子?”

    自言自语了一句,他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开口道:“不管他们做什么,都严密监控着,还有,月儿那边别少了人。”

    但即便周密安排了,容子澈也不放心,又给老d打电话,让他帮自己盯紧了月儿,千万别让杜筱染的人带走她。

    老d答应了下来。

    ……

    眨眼的时间,到了第二天傍晚。容老太太吃饱喝足,容淑芬坐车赶了过来,搀扶着她上了车,直奔容子澈的公寓。到了公寓门口,容淑芬跟门口的警卫说,“我是子澈的姑姑,过来看他的,你通报一声,他就知道了。”

    警卫抬眸看了眼容淑芬,通过对讲机,询问了容子澈,打开了门禁说:“进去吧。”

    容淑芬有些意外,还以为进去要费一番功夫呢。

    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进去了。

    心里半是惊喜半是疑惑地上了楼,容淑芬敲了敲门。门应声打开,露出了身姿昂藏的容子澈,他冷淡的望着她们,问:“奶奶,你不是在北戴河养老吗?怎么跟姑姑过来我这边了?”

    “我是你奶奶,为什么不能来?”

    容老太太横眉竖眼,阴阳怪气的说。u5tn

    容淑芬暗暗地掐了一把她,提醒别跟容子澈闹僵,容老太太顿了顿,硬生生的改了语气,声音稍微软和了些说,“我跟你姑姑不是想你了吗?想过来看看你。我知道……以前我们做了很多错事,可现在你爷爷也走了,咱们容家就你一个顶梁柱了,难道你这辈子,都不认我这个奶奶了?”

    忍着心头的恶心,容子澈说:“认,当然认了,奶奶是我最亲的人,怎么能不认?”

    “那还不请我门进去?”

    容淑芬笑意满满的插话。

    容子澈看了她一眼,做了个请的姿势。

    “妈,进去吧。”容淑芬搀扶着容老太太走了进去。

    两人坐在沙发上,佣人上前倒茶,容淑芬贼眉鼠眼的打量了一圈,问:“月儿和如意呢?她们没在家吗?”

    “如意在楼上教月儿做功课,要等会儿才下来。”容子澈奇怪的盯着她,“姑姑,你不是不喜欢如意吗?怎么忽然问起她来了?”

    对上他富有穿透力的眸子,容淑芬不由得有些心虚,其实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对容子澈的害怕已经深入到了骨髓里,若不是这次杜筱染开的价格高,她根本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等这次事情结束后,不管能不能成功扳倒容子澈,她都已经决定,带着儿子移民去加拿大。反正保底有三个亿的资金,哪怕这辈子挥霍无度,也是花不完的,容子澈再生气,手也伸不到加拿大去!

    “姑姑,我在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

    容子澈嘴角噙着笑意,意味深长的开口道。

    容淑芬干笑了两声,说:“不好意思,刚才有些出神。阿澈,我之前不是不喜欢如意,是……是……爱子心切,你以前没当过父母,不明白母亲护犊的心理,现在你有了月儿,想必能明白一些了我的心思了吧?”

    容子澈修长的双手交叠,点头:“明白。”

    “你明白了就好。”容淑芬面露怅然,“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了,我已经后悔对如意做的那些事情了。之前做的已经没办法挽回,从今往后,我只希望咱们一家和和美美的过日子,你说,怎么样?”

    容子澈闻言,没有说话。

    容淑芬的心渐渐的开始七上八下的,若是子澈不肯同意和好,那她们想把月儿带出去,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样一来……

    她的三亿,不是也打了水漂吗?

    更别说,容家那几十个亿的不动产和现金了!

    而就在容淑芬焦躁的时刻,容子澈蓦然一笑,道:“姑姑,你说的对,一家人和气才能生财,我想爷爷在天之灵,肯定也希望,我们能尽释前嫌。”

    容淑芬喜上眉梢,忍不住拍了手,“阿澈,你果然明事理!”

    容老太太没功夫听他们这些客套的话,在一旁听他们打完了一圈太极,赶忙把话题扯到了正题上:“子澈,你还是把月儿叫下来吧。我都好久没看到我这个重孙女了。”

    容子澈侧首,吩咐佣人道:“上去告诉如意一声,让她带月儿下来。”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