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枪里的温柔 作品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问计宋老

    夏若飞走进刘老爷子的病房,随手将那袋中药交给护士,让她将中药加热并且装到碗里——护士所有的操作都是在这个房间里,在夏若飞的眼皮底下进行的,所以自然也不用担心药物的安全问题。

    将中药袋交给护士后,夏若飞就笑呵呵地打招呼道:“老爷子,今天感觉怎么样?”

    刘老爷子脸上挂着一丝微笑,说道:“托你的福啊!这两天感觉都还不错。”

    “那就好!”夏若飞在刘老爷子的床边坐下,一边抓起他的手开始把脉,一边说道,“您老人家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配合治疗,不要胡思乱想。我一定会尽全力为您制定治疗方案的。”

    刘老爷子点头说道:“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

    夏若飞笑了笑,没有再说话,而是双目微闭专心地为刘老爷子做检查。

    半晌,他睁开了眼睛,说道:“目前来看这个药方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的,在药材无法凑齐的情况下,就暂时先用这个药方吧!”

    这时,护士已经将中药加热好端了过来。

    夏若飞接过药碗,然后示意屋里的医护人员都先离开,他端着药碗笑着说道:“老爷子,先把药喝了吧!”

    “小夏,你这药虽然效果还不错,但……我还想好得更快一点儿。”刘老爷子望着夏若飞说道,“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夏若飞面色不变,笑了笑说道:“病去如抽丝,这个道理您应该懂的,您的这个病相当凶险,在治疗方面我们也必须非常的小心,这是急不得的。”

    没等刘老爷子开口,夏若飞马上又说道:“来,您老先把药喝了,别的事儿待会儿再说!”

    刘老爷子深深地看了夏若飞一眼,说道:“好吧!”

    他也没要夏若飞帮忙,接过药碗之后大口大口地很快就把药喝光了。

    虽然碗底还有一点儿残留,不过在刘老爷子的嘴唇和药汤接触的时候,实际上这中药中蕴含的灵心花花瓣成分就已经开始渗入老爷子体内了,所以残留下来的一点点中药也没有什么作用的。

    夏若飞直接把药碗放到了一旁。

    这时,刘老爷子说道:“小夏,这次的事情完全是我们刘家自己的问题,却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让你专门从三山飞了过来,而且为了这个新药方,还消耗了许多珍贵的药材,我这心里一直都过意不去。”

    说到这,刘老爷子稍微停顿了一下——他似乎身体还比较虚弱,一口气说太多话就会觉得很乏力。

    刘老爷子把气喘匀之后,继续说道:“特别是这些天你从来都没有提报酬的事情,我这心里就更过意不去了。本来昨天就想把你叫过来谈谈这个问题的,不过你昨天忙着熬药,群峰他也就没有提。今天,我还是想和你谈谈诊疗费用的问题。”

    夏若飞早就通过刘群峰知道了这件事情,而且这本来就是他预料之中的事儿,所以也没有觉得十分的意外。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您说,我洗耳恭听。”

    刘老爷子点了点头,说道:“你为了给我治病,消耗的那些药材实在是太珍贵了,所以其实上次的诊费就已经偏低了。这次我的病情还更加的麻烦,所以我也不知道该付出多少报酬才行。昨天我想了很久,想出了三个方案,你可以任选其一。”

    说完,刘老爷子就娓娓地把他的三个方案都说了出来。

    夏若飞坐在床边听得很认真,而且全程也没有插话,直到刘老爷子全部说完之后,他才笑了笑说道:“不得不说……您提出的方案都太诱人了,不管哪一个,都让我怦然心动啊!”

    刘老爷子眼中带着一丝希冀,问道:“这么说……你愿意从其中选择一个方案,作为你的诊疗费用?”

    夏若飞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淡淡地说道:“老爷子,我的情况您也比较了解,应该说现阶段的我,对于金钱的追求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我从来都不是金钱的奴隶,始终认为钱只要够用就行了。现在我的钱显然早就足够我随意花销了,所以……”

    “洒脱!”刘老爷子竖起了大拇指说道,“面对几十亿美金的诱惑,能说出这番话,我佩服你!”

    夏若飞说道:“老爷子,我还是那句话。在我没有十足把握将您治好之前,谈诊疗费什么的还是太早了。另外……您的三个方案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选,所以……还是希望您给我一点儿时间考虑,同时我也利用这时间进一步完善治疗的方案,看看能否尽快解除您的病痛。”

    刘老爷子闻言,心中暗暗一喜。

    刘老爷子知道,夏若飞既然这么说,那就说明治疗的事情其实他还有更好的方案,另外,也说明夏若飞很有可能会接受这样的诊疗费用方案,只不过他还需要权衡一下才能做出选择。

    “当然!”刘老爷子说道,“这毕竟不是小事儿,你可以慢慢考虑。不过……我还是希望我的治疗进度能再加快一些,可千万别因为诊疗费没谈拢而停滞下来。”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怎么可能呢?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想办法,每天晚上都在推演各种治疗方案,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战胜您体内的病魔。”

    刘老爷子知道夏若飞这话半真半假,不能不信但也不能全信,只是现在大家都不是傻乎乎地把话挑明,因此他也含笑点头说道:“这些我都知道,辛苦你了,小夏!”

    “您客气了,这是我分内的工作,不是吗?”夏若飞微笑道,“您老喝完药先休息一下,我中午再过来给您检查!”

    “好的!”刘老爷子说道。

    夏若飞刚离开刘老爷子的房间,就看到刘群峰坐立不安地在不远处的走廊上等候着。

    “夏先生!”刘群峰一见到夏若飞,立刻就快步迎了上来,脸上带着一丝忐忑问道,“老爷子和您谈得怎么样了?”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刘老的确是提出了三个关于诊疗费的支付方案供我选择。”

    刘群峰紧张地望着夏若飞,问道:“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