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 作品

第二百七十七章谁都别想抢走

    以往人迹罕至的御幻庄园内,今日宾客满堂,这是戴雨潇的提议,将婚礼现场设在这里,她喜欢这里自然干净的氛围,比起那些金碧辉煌的酒店宴会大厅,要惬意的多了。

    “宝贝,奇怪了,你的伴娘罗箫音怎么关键时刻睡懒觉了,到现在还没到?”一身白色西装的慕冷睿,时不时的看下时间,浓眉紧蹙。

    按照时间来看,伴娘起码到提前一两个小时到场,陪着新娘化妆之类的,而今天的伴娘,还有半个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却还是不见人影。

    “算了,不用管她了,没有伴娘婚礼也一样要进行的……”戴雨潇淡淡的说,心底暗暗打鼓,却没有表现出来。

    “是不是你不小心通知错了时间?或者通知错了地点?我还是打电话催一下的好……”慕冷睿转向余管家,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他的手机交给余管家保管。

    余管家心领神会的递过手机来,端端正正坐在凳子上的戴雨潇连忙站起身来阻拦:“不用了,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一生才一次的婚礼,怎么能草率行事呢,伴娘一定要在场才行!”慕冷睿不知她的劝阻,接过手机,搜寻者罗箫音的电话号码。

    绝对不能让慕冷睿打电话给罗箫音,不然的话,很快就要败露了!小女人这样想着,心里暗暗着急。

    戴雨潇直直的跨出一大步,她想去抢夺男人手中的手机,却忘记了她穿着行动不便的婚纱,足尖踩在了前面的及地裙裾上,整个身体直直的向前扑倒。

    “啊!”她也没想到会跌倒,紧张的喊叫,双手本能的护住小腹,今天刚满三个月,可别一时慌张出了状况。

    她的身体,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托住,抬起头,看到男人冷魅的眼神,带着嗔怪。

    “今天是新娘子,矜持点好不好?这么快给我行大礼,为时过早了……”慕冷睿一本正经的,明明是戏谑的言辞,却装的郑重其事的样子。

    “讨厌……冷睿,你看看我的婚纱,是不是不太合身?”戴雨潇直起身来,秀眉轻瞥。

    慕冷睿看小女人站稳身形,退后两步,左看右看:“没有啊,很好的,凹凸有致,哪里不合身了?”

    男人说的是实情,这可是一千万定做的婚纱,尺寸精确到一分一毫,怎么可能会出现不合身的情况,将小女人的身材勾勒的分毫毕现,楚楚动人。

    “你少安慰我了,你看,就是这里,这里!多余了这么多布料!”小女人嘴巴嘟得高高的,委屈的使劲揪扯住腰间,拼尽力气揪扯出那么一点点布料来。

    “宝贝,你别吹毛求疵了好不好,如果那点布料是多余出来的,恐怕这剪裁师要吐血身亡三百回了……”慕冷睿戏谑的说,任凭谁都能看得出,那是小女人故意挑剔,他何等聪明,又怎么会看不出。

    “不嘛,不嘛,就是多出来的,就是多出来的!”戴雨潇跺着脚,发着脾气,身体有意摇来摇去,扭动着腰际,一脸委屈。

    “好了,好了。就还有二十多分钟了,设计师就在这里候着呢,不然我让他们重新改下尺寸?”慕冷睿拗不过她,只能讨好的安慰着。

    戴雨潇的目的可不是想改婚纱,这婚纱合身的很,根本没必要改,这点她心理很清楚,至于为什么挑刺,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罢了。

    “算了,算了,懒得计较……”她撇撇嘴,坐回凳子上,理了理头纱。

    “冷睿,你看我的头纱后面是不是有点歪了?”小女人对着镜子,不满的皱着眉头,小手将婚纱扯了又扯。

    “没有啊,很好啊……”慕冷睿将婚纱看了又看,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

    “冷睿,你看我背后的系带是不是开了,怎么这么松呢?”

    “冷睿,你看我头上的钻饰,是不是角度不好?一点闪光的感觉都没有呢……”

    …………………………

    小女人找了这种问题,制造了各种麻烦,就是不能让慕冷睿闲下来,一刻都不让他停歇,慕冷睿还十分认真的配合着她,不厌其烦,表现的相当有耐心。

    直到小女人将所有的借口找了一个遍,自己口干舌燥的,才乖乖的闭了嘴,琢磨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她基本等同于得逞了。

    慕冷睿的额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都是被小女人的各种指使弄的紧张兮兮的。

    看小女人安静了,他松了一口气,自嘲着:“我这个新郎可真不好当,做的尽是伴娘的活计,哎呀,怎么忘记给罗箫音打电话了?我的天,还有十分钟了,她还没到场!”

    戴雨潇心里咯噔一下,想方设法的转移注意力,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了,可是毕竟还只有十分钟,罗箫音恐怕长俩翅膀也飞不过沧海了。

    于是她也装作心急火燎的样子:“对啊,对啊,这个罗箫音,怎么还不到场呢,真是急死人了……她可是我的伴娘啊,这么不称职!”

    “不行,我必须打电话给她!”慕冷睿再次拿起手机,拨打罗箫音的电话,戴雨潇在一旁惴惴不安的听着,心里七上八下的。

    如果这个罗箫音就在附近的话,过来搅局,她可吃不消,上苍保佑,上苍保佑……小女人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罗箫音,你怎么搞的,今天婚礼你可是伴娘,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你死哪里去了!”慕冷睿一点顾不得慕家大少爷的矜持,大声嚷嚷着。

    罗箫音在电话那端愣了一会,迅速爆发了:“你们干嘛吃的,好好的非得延迟婚期,延迟了还告诉我错的,雨潇跟我说明天婚礼,你俩脑子都进水啦!”

    慕冷睿擎着电话好半天,转向小女人,按下免提:“你跟罗箫音说明天婚礼?嗯?你真的这么笨,连婚期都通知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