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09章 我倒是想,但我没这个胆呀

    傅容霆上车,见凌青看向后座,他也看过去,在看到那件衣服的时候,眉头皱了皱:“慕媛的衣服,可能是刚才留下的。”

    凌青收回视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傅容霆被她看得一头雾水,“你看我做什么?”

    “慕媛的衣服为什么会在你车上?”

    “她刚才坐了我的车。”

    “她为什么会坐你的车?”

    傅容霆瞬间就感觉到了气氛不对,他不确定凌青现在是什么心思,决定说实话:“在前面那条街上碰到她,她说要来医院,顺路就搭了她一程。”

    凌青看着他,不说话。

    傅容霆补充说了句:“她坐后座上,没有坐前排。”

    凌青似笑非笑地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我没有紧张。”

    凌青收回目光,“开车吧,我困了。”

    傅容霆启动车子离开。

    回到了住处,凌青发现自己的困意瞬间没了。她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想着尚洁跟她说的话,又联想到傅容霆车上的那件衣服,心不由得沉了沉。

    看来真的让尚洁说对了。

    翌日,凌青走进病房,手里提了一个袋子。

    尚洁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袋子,不由得疑惑:“你去逛街了?”

    凌青笑得意味深长:“你猜?”

    “我脑袋要生锈了,猜不中。”说着,她从凌青手里接了过来,把衣服拿出来一看,脑海里顿时万马奔腾。

    厉靳航能坐起来了,也看到了尚洁手里的衣服,眸子一眯:“这不是慕媛的衣服?”

    尚洁连忙给了个夸奖的眼神,“眼神不错。”

    厉靳洋没有心思理她,追着凌青问:“慕媛的衣服怎么在你这里?”

    凌青不紧不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不是在我这里,是在七哥的车里。”

    尚洁感觉自己脑海里的万马奔腾变成了万马咆哮。

    厉靳航难得沉默。

    凌青喝了一杯水,把袋子放到一边,“待会儿她要是过来,你把这个袋子交给她。”

    尚洁连忙问:“要不要说点什么?”

    “你看着发挥。”

    “保证完成任务!”

    凌青失笑,看了下时间,说:“七哥说过两个小时再过来接我,我昨晚没睡好,借你的床睡一下?”

    “只要你不嫌弃,我没意见。”

    凌青走过去,脱了鞋就躺了上去。

    这间病房很大,尚洁跟厉靳航之间还有一个帘子,尚洁想了想,把帘子拉上,隔开了厉靳航的视线,自己则坐到了厉靳航的面前。

    “要吃苹果吗?”

    “谁要吃那酸掉牙的东西。”

    尚洁白他一眼,“要怪就怪你没有一副好牙齿,怨不得别人。”

    正说着,有人敲门走进来,是慕媛。

    若不是尚洁定力好,她手里的刀子已经抵在慕媛的脖子上了。

    慕媛走进来,尚洁跟厉靳航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怪异起来,偏偏慕媛不知道,对厉靳航嘘寒问暖起来。

    “你今天好点了吗?我给朋友煮了生鱼汤,能促进伤口愈合。”

    她一边说一边把自己带来的保温盒拿出来,就放在桌上。

    “等等,”尚洁忽然走过去,从桌子下面把刚才凌青带来的袋子拿了出来,然后对慕媛说:“好了,你可以放了。”

    慕媛没注意看,只知道里面是一件衣服。

    她笑着说:“抱歉,我刚才不知道这下面有一件衣服,幸好你及时发现,要是鱼汤滴在上面就该弄脏了。”

    尚洁说:“没关系,反正这个是你的衣服。”

    慕媛脸色一僵,“这……可能是误会吧?”

    尚洁闻言惊讶地说:“不是吧?难道是我记错了?这就奇怪了,我记忆里明明挺好的。”

    她一边说一边把衣服拿出来,前后查看了一番,又说:“可能是我记错了吧,这种款式我看满大街都是。”

    慕媛脸上的笑意已经快挂不住了。

    她的衣服都是高定,这个款式怎么可能满大街都有?

    她说:“能给我看看吗?”

    尚洁递过去,“当然可以。”

    慕媛看了一会儿,说:“这还真是我的衣服,上面有我特制的香水味,不会有错。这件衣服我可能落在容霆的车里了,是他拿过来的吗?”

    尚洁不说话,看向厉靳航。

    后者眉心宁城一个“川”字,“你看我做什么?我刚才睡着了,不知道是谁拿过来的。”

    尚洁说:“那就奇怪了,难道还真是七爷送过来的?”

    厉靳航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她演戏。

    慕媛把衣服收起来,继续给厉靳航装汤,“除了容霆,应该不会有其他人。容霆还是跟上学的时候一样细心,也难怪上学的时候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他。”

    尚洁心道,又来了。

    她脸上挂着笑,“你也喜欢他吧,也是,我们七爷这么优秀的人,怎么有女人能拒绝得了他的魅力。”

    慕媛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容霆上高中的时候可是出了名校霸,阿航就知道,当时没几个人敢近他的身,更别说追求他的女孩了。”

    厉靳航忽然说:“当时能近他身的女人只有你吧?你可别跟我说你当时没有追过他,现在后悔了,想再追一次。”

    尚洁闻言差点没有给厉靳航竖起大拇指。

    慕媛的脸色又是一僵,随即嗔他:“我倒是想,但我没这个胆呀。”

    厉靳航煞有其事地说:“幸亏你没这个胆。”

    慕媛问:“什么意思?”

    厉靳航不说话了,打了个呵欠,躺回床上,“汤你就先放着吧,我睡一会儿醒来再吃。”

    慕媛刚装好的汤就端在手上,放也不是,继续端着也不是。

    尚洁怕闹得太难看,接了过来放到一边,“他就是这样想一出是一出,你别往心里去。”

    慕媛莞尔,“既然阿航要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嗯。”

    慕媛一走,尚洁就问厉靳航:“你为什么不吃他的东西?”

    厉靳航没动。

    尚洁又说:“别装了,演技不过关,你就不尴尬吗?”

    厉靳航还是没动,尚洁凑过去一看,得,还真的睡着了。

    尚洁绕到帘子后面,想看看凌青在做什么,手刚伸过去,就听到凌青的手机响了起来,紧接着,是凌青的声音。

    “什么时候的事?我这就回来,我马上回来。”

    凌青掀开帘子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尚洁问:“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