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之女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九十四章 训练

    等到吃饱喝足之后,叶婉兮的困意也就上来了。

    司马长离抱起来叶婉兮放在了床上,看着叶婉兮的样子,双手下意识的就摸了摸叶婉兮的肚子。

    都说父亲对于孩子有一种天生的亲切,司马长离现在也是这种行为。

    可是司马长离在双手还没有刚刚的放在叶婉兮的肚子上,就被叶婉兮打掉。

    “最好老实一点,赶紧睡觉。”

    怀了孕的人脾气都格外的大,司马长离悻悻的回来了自己的手,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隔天早晨两个人清醒的时候,是被外面整齐的操练声音惊醒的。

    叶婉兮睁开眼睛,困意还没有完全消失,看了一眼身边的司马长离,“这就是你带他们来的目的吗?”

    这才只是第一天,这些人就已经开始了操练。

    叶婉兮简直没有办法想象,如果以后这些人每天早晨都是这个时辰起来的话,叶婉兮的日子要怎么熬。

    “他们每天训练都成了一种习惯,是不是吵到你了?”

    司马长离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叶婉兮就耍赖一样的推了推司马长离,“你能不能给他们换一个场地?”

    这个地方实在太打扰叶婉兮的休息时间了。

    司马长离赶紧应和着点头,随便套了一件外衣就出了房间门。

    看着他们正在外面操练,司马长离赶紧摆了摆手,“今天是有人组织的吗?”

    “主子,这不是咱们一直以来都会训练吗?这还需要有人组织吗?”

    整个十三门的人,唯一一点的好处就是自觉。

    像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其他人担心,他们自己就有足够的能力,让自己从一大早就爬起来了。

    司马长离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房间里。

    “咱们等到下一次就不用在山庄里面练了。”司马长离看了一眼外面的山,“你们从山上开始一直练到下山,这样就足够了。”

    按照这个程度,他们练上一月有余,身体就已经很好了。

    可是院子里面的几个人似乎都不知道司马长离真正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一些麻烦的摆了摆手,“咱们在这里练得好好的,干嘛非要出去呢?”

    段青山却看出来了司马长离的心思,站在旁边反驳了一句,“咱们夫人现在是有身子的人,每日都会觉得困倦,自然是需要好好的休息的。”

    这句话出来,站在旁边的人才知道了怎么回事。

    赶紧点了点头,已经收起来了刚才要训练的架势。

    “那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去山上训练,绝对让咱们的小主子平平安安的。”

    司马长离心满意足的摆了摆手,指了指旁边的段青山,“有什么事情都直接找他,有什么需要也是一样。”

    “主子……”

    段青山有些为难的喊了一声,可是司马长离却像没有听见一样,直接离开了这些人。

    这不就摆明了把段青山放在了让这些人差遣的份儿上吗?

    也许伺候别的人,段青山觉得得心应手,这群大老爷们,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

    段青山哭丧着一张脸,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这些人。

    “咱们能不能自力更生?”

    男人们互相看了看,彼此都摇了摇头,“咱们家主子刚才可是已经说了,这些事情都是交给你处理的,我们就等着了。”

    大家都是相识了很久的人,开起玩笑来更是没有一个度。

    段青山有些心疼的拍了拍自己的心脏,“我劝你们让我活的时间稍微的长久一点。”

    大家善意的笑声太过于爽朗,段青山赶紧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

    等到司马长离回到房间里面的时候,就看到叶婉兮一见坐在梳妆台前准备梳妆。

    “怎么不休息了?”

    叶婉兮从镜子里面看着司马长离回来,“都已经这个时辰了,还有什么好休息的?你不去陪着他们一起训练吗?”

    “他们的训练从来都不需要我。”

    虽然说出来这句话好像有点不可以相信的样子,但是对于司马长离来说,十三门的什么事情,现在都已经全靠大家自觉。

    只有一些大事情需要司马长离做一些决断的时候,才会通知司马长离。

    “你就不担心有一天你身体素质突然间不好了?”

    叶婉兮在刚刚说完这句话,就意识到司马长离可能听不懂自己的专业术语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就不担心,以后你的武功都退步了?”

    司马长离弯腰凑近了叶婉兮,“你可以完全的放轻松,按照昨天我把你抱回来的程度来看,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我的身上的。”

    司马长离的武功已经到达了武圣的级别,司马长离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持这种状态。

    看着叶婉兮的发髻被挽好,司马长离才一点一点的为叶婉兮插上了步摇。

    叶婉兮正在描眉,看到司马长离的动作,脑海中突然间出现了一句诗。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虽然两个人已经不是新婚,但是像这样司马长离为自己装扮的样子,还是第一次。

    看着叶婉兮在脸上带着幸福,司马长离又打量了一眼镜子里面自己的手法才停了下来。

    “这样看起来我还真是一个无师自通的天才。”

    叶婉兮没有忍住开口打击了一下司马长离,“只是在这个方面吗?”

    也许是因为司马长离在之前后宫里面待的时间长了,对于女人的这些东西都格外的得心应手。

    虽然叶婉兮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和司马长离起过争执,但是看到司马长离把这种温柔都放在自己的身上,叶婉兮有的时候也会开始怀疑是不是这种温柔也出现在别人的身上过?

    司马长离扶着叶婉兮站了起来,“厨房里面已经准备好了早膳,你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去帮你安排一下。”

    “今天不吃了。”

    可能是因为昨天夜晚的点心吃的有些腻,叶婉兮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胃口。

    司马长离轻声的笑了笑,“这次可不是因为我了吧?”

    这次的司马长离可是问了叶婉兮要不要吃东西,是叶婉兮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自己。

    “我知道不是因为你。”

    叶婉兮有些烦躁的白了司马长离一眼,“明明是让我来安心养胎的,结果你一点都不知道心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