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酒中醉 作品

第八十七册:皑皑血衣侯

    人怕鬼三分,

    鬼怕人七分,

    万里深海终有底,

    人心五寸摸不着。

    南荒。

    天际刚露出了一抹的鱼肚白,一袭皑皑的血衣,便就悄然无声的跃上了屋顶。血衣染白发,也就在他的几个起落间,便来到了一处民房前。

    民房很小,却是被打理的干净整洁,屋前无纸屑,梁上无落灰。一阵的炊烟缭缭,在鼻尖萦绕,随着呼吸,吸进了一股米饭的清香。

    门前,雪衣白发人并未敲门,便就直接推门而入。

    屋内,一张木桌,四条长凳,一碗白粥,两碟小菜。

    “来了。”

    一声简单的问候,灰白发丝高盘的老妇人,一笑,眼角边尽显褶皱。她拉开了一条长凳,便坐了下去。

    “是啊,我来了。”

    血衣白发下的容颜,很是冰冷,是女儿的面孔,身着却是男儿的衣装。她点了点头,便坐在了木桌前。

    白粥还有些烫手,她不语,手那木筷,就埋头吃了起来。吃相,倒是有些狼吞虎咽了。

    一碗白粥的下肚,老妇人起身又盛了一碗。

    “你啊,还是如以前一般,还是那么能吃。”

    老妇人揣手,笑吟吟的说着。

    “吃饱了,不念家。林婶,要忙了啊。”

    白发女子一边吃着,一边说着,桌上的两叠小菜已是见了底,第二碗的白粥吃完。她放下了碗筷,这座小屋,她很久都没来过了,人还是那个人,饭菜还是那个味道,一直都没有变过。

    “血矛现,南荒要变天了啊。你父亲当初统领血矛,所行之事,皆是不能见那光明,他想要归隐,也就只能把你送进血矛,他才能得以脱身。你是不是认为你父亲是一个很自私自利的人?在你的心里,你恨你的父亲吗?”

    林婶看了看女子身后的白发,那原本是一头乌黑的秀发,如今却是根根的雪白,她脸庞上的冰冷,隐藏的是生人勿近。

    “恨吗?我入血矛是我心甘情愿,至于我这满头的白发,亦是我故意为之。我不知人情世故,只知依命令行事,于鲜血之中杀戮。”

    白发女子的话语一直都是一个语调,未曾有过半点的起伏波动。“那一年的雨,下的有些大,娘亲说过,叫我在雨中等她回来。有些无聊了,我便拿了一把雨伞蹲在了屋前的河边,只是我的这一蹲,便就蹲了二十年。”

    血矛是一个令人胆寒的组织,可是谁又知道,皑皑血衣侯,只是一个女子,一个在河边等候母亲回来的女子。

    “唉,你父亲说过,有些事让我烂在肚子里,带进坟墓中。你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替你父亲完成一些他未完成的事。”

    林婶的话语幽幽,她起了身,收拾了桌上的碗筷,饭菜吃的很干净。

    “有些事,他不说,我就不问,我不知,我便在河边等娘亲回来。”

    血衣侯站起了身。“林婶,我走了。”

    她躬了躬身,便就转身出了小屋,她跃上了房顶,在一轮冉冉升起的骄阳下,一袭血衣,消失在了南荒的王庭中。

    白发断了青,她便绝了情。

    衣衫染了血,她便立好了衣冠琢。

    娘亲不回,此生也就无望。

    无影涯,地处一处悬崖旁,这似一道天渊,不渡飞鸟,不存人命。

    涯下,只有一条道路可通,这里弥漫的五颜六色的毒瘴,不存任何的活物。地下的白骨应有尽有,有的白骨已经风化,变成了一堆骨粉散了开来,有的白骨冒着磷火,青色的,似鬼火。

    寂静的无声,即使天空悬挂的烈阳,也驱散不了这里的阴寒。

    “星沉大人,我们来这已经有些时日了,为何那南荒的少主,还不叫我们动手。”

    毒瘴外到处都是一人的草丛,而在草丛内,不仅仅是只有东土的钢铁军团在蛰伏,亦有南荒的大军在集结。

    “出入无影涯,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南荒的少主都不着急,你说你又为何着急。”

    盘腿而坐的星沉,抬眼撇了一眼身旁的人。奉命而为,让他们等,他们就等,又何须替他人着急。

    “星沉大人,这无影涯封了山门,别说攻打了,进都不进去。我们在这久等无果,便就不能替少主排忧解难了。”

    钢铁军团,虽是被冠以军团的称谓,只是在人数上,少之又少。他们是精锐,是东土的王牌,有此忧虑,也并无过错。

    “少主的忧,南荒自会派人去解,我们要做的,便是完成少主的命令即可。”

    星沉皱眉。

    只是在他们的轻声交谈间,一袭素衣的横空,他穿过了毒瘴,踏入了无影涯,一道剑气的无形,随之也就斩碎了无影涯的山门。

    山门碎了,惊动了无影涯,而毒瘴外的人,却是丝毫不知。

    即使是南荒派遣的探子,也在无影涯封锁山门之前,就被一一的诛杀了。

    “何人胆敢擅闯我无影涯的山门。”

    骚动起,一群黑衣人,个个手拿明晃晃的寒刃,冲了出来,围住了那一袭摆动的素衣。一名老者,震怒而来,手握长枪,双眉倒插,他站立于高台之上,俯视而下。

    “王路贵,前来拜山门,叫冰绝心出来见我。”

    王路贵甘愿做了涂陌手中的棋子,而涂陌之意,他自是知晓,助南荒,阻西域。

    “大胆,即使你身为王家二爷,对我无影涯如此大不敬,又口出狂言,直呼我宗主的名讳,你就埋骨这里吧,这笔账,王家要拿一个交代出来。”

    拿枪老者喝退了围住王路贵的人,他横眉冷眼,手中的长枪转动着,枪尖在鸣叫,那似一道闪电的当空,势开万物,皆破万法。

    “龙胆亮银枪,本是军中的一大杀器,却是被你带进了江湖。墨尘,你的豪情万丈便让你久居人下吗?”

    枪来,势不可挡。王路贵的周身弥漫着一柄柄无形的剑,一股剑意的突然高昂,王路贵以身化万剑,他的身躯不动,只是那万道无形的剑,却是横推了出去,沿途,斩的虚空,吱吱作响。

    “轰!”

    长枪动不了分毫,墨尘也显露出了身影,他怒目圆睁,收回了长枪,他转身之下,手中的长枪一挑,直取王路贵的脖颈,势如惊虹。

    无形的起浪,层层的叠加,向四周扩散而去。那些手握寒刃的黑衣人,一退再退,至到退无可退,纷纷口鼻溢血,他们惊骇莫名,手握寒刃的手,在颤抖。

    “万剑归宗。”

    万道剑气在流转,它们在争鸣,凝聚在王路贵的身后,密密麻麻的一片,它们也在颤抖,蓄势待发。王路贵一脸的平静,鄂下的胡须在飞舞,他伸出右手一指,万箭齐发,只破一点。

    梧桐山庄的一行,王路贵对万剑归宗便就有了更加深刻的感悟,也就不再像对阵天龙世尊那般,力不从心了。

    “砰砰砰………”

    万剑的斩杀,又是如此近的距离,墨尘只能向后退去,挥动着手中的长枪,疲于应对着。境界的相差不大,他又是先手,却是落了下风。

    江湖的传闻果真不假,这王家的万剑归宗,可以堪比剑宗的一剑。

    恐怖如斯。

    “墨尘,你若是一直在军中,你这等岁数了,便能在家安享晚年,受尽世人的膜拜。一入江湖岁月催,从此老友变路人。久居人下,倒是让你散尽了龙胆亮银枪上本该有的杀伐之气。”

    王路贵被身后的万剑拥护着,一步一步的向着墨尘走去,他的衣衫在摆动,他的发丝在飘舞,他脚下的每一步,都走的很是从容。

    我为剑,剑就随我而动。

    我为剑,便可以身化万剑。

    “金戈铁马的一生,又岂有晚年可享,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还是这个江湖来的自在逍遥。”

    长枪在手,它是老友,随墨尘征战一生,它在颤抖,每击碎一道剑气,它便怒吼一声。墨尘的脚下急点,手中长枪或刺,或挑,或点,或拨…………

    长枪在手,似银龙在盘躯,只是剑气的万道,实在是太多了,有些从耳边呼啸而过,墨尘的脸颊淌血,衣袍被割碎,他也在后退着,模样有些狼狈。

    “冰绝心,你还不出来吗?”

    王路贵顿住了身体,在他的挥手间,万道剑气散去了。那疲于应付的墨尘见状,用手中长枪杵地,他在喘息着粗气。

    王路贵横眉冷眼。目光绕过了墨尘,望向了他身后的拿一处漆黑的大殿。

    “王路贵,传言你已经效忠了中洲少主,况且这是我南荒之事,哪里还轮得到中洲插手。你若就此退去,此间之事,便就一笔勾销。若是不退,南荒有多乱,我就让中洲有多乱。”

    一声的冷冽,透过漆黑的大殿,在空中响彻。那怒言怒语的当空,自是存有霸气的萦绕,炸的耳膜生疼。

    “我虽是效忠了中洲,我的所作所为却是不能代表中洲。冰绝心,你可曾还记得雨花石前,一位求道的少年。”

    王路贵负手而立,任凭你的万般威严,他自是巍峨不惧。即使是无根的浮萍,在随波浮沉之中,丝毫不惧那惊涛骇浪。

    本无家,便就四海为家,被浪拍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

    “雨花石的求道少年。王路贵啊,王路贵,如此多年过去了,再回眸,我亦是当初的那个少年,而你却不是当初的赠剑之人了。”

    漆黑的大殿中,发出了一阵笑声。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只是物是人已非,万般变化的不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