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魁 作品

234 石道干尸

    段虎炸洞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直接,是担心那些鬼蜥蜴又追来,一只两只也就算了,数百只一窝蜂的涌进来,谁受得了?

    段虎倒不是怕这些鬼蜥蜴,何况山缝里宽度有限,即便这群凶残的猛兽冲进来,他可以来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来一只宰一只,来一双砍一对。

    可问题是太麻烦,数量又太多,何况屁股后面跟着这些尾巴,心里始终不踏实。

    段虎拿着手雷就想拉环,吓得洪泉和冷曼一个拦一个劝,好说歹说,口水都要说成了丸药,这才哄着劝着让段虎把手雷收了起来。

    “大爷的,不就炸个洞口,真以为虎爷会把整座山都炸塌了吗?”段虎不悦的收起手雷,一转身朝前走去。

    洪泉二人长出一口气,对视一眼,目光交错间二人同时点了点头。

    看来剩下的几颗手雷一定要想办法从段虎那弄过来,骗也好,偷也罢,必要的话,就是抢也要抢到手,否则这黑厮哪时候再来个什么主意,非闹出人命来不可。

    玩不起啊!

    一行三人顺着曲折的山缝一路前行,段虎开路洪泉殿后。

    道路很不好走,不是一脚高就是一脚低的,还要小心那些密布着的的缝隙,谁知道一脚踩上去会不会掉下去。

    越往深处走,气温就越显得寒凉,从石顶缝隙处滴落的水滴冰凉无比,滴滴答答的简直都能成了个水帘洞,使得段虎越走越冒火。

    “咔咔......”

    几声脆响,段虎将前方凸起的石尖砍断,心里憋闷的说道:“娘的,虎爷又不是孙猴子,给我弄什么水帘洞?滴得满身湿哒哒的可恶至极!”

    后面跟着的二人谁也没搭话茬,知道这时候要是开口,一准不会有好事。

    好在这一路上虽然不好走,但山缝并未收缩,否则洪泉都不敢想象,真要遇到狭窄的缝隙,段虎会不会拿出手雷来个炸山开道。

    不知走了多久,忽然段虎把脚步一停,冷曼和洪泉也跟着停了下来。

    岔口,裂开的山缝将前面的道路分成了两条,左边那条相对宽敞一些,右边的那条细窄不说,高度也有限,像段虎这种身材想要通过,必须要弯着身子才行。

    岔口中的两条道路都不好走,地面湿滑,石坎到处都是,时而露出的地缝有着小腿粗细,边缘处薄如锋刃,划拉一下就能带出道血口子。

    段虎站在岔口处半晌没有出声,似乎是在判断该从哪条道路前行。

    “虎爷,你说我们现在该走哪条路呢?”洪泉为难的问道。

    段虎......

    “虎爷,说句话啊?”洪泉又催了一声。

    段虎......

    “虎爷?”

    “催什么催?催命啊!”段虎不悦的嚷了一声。

    洪泉一瘪嘴,嘟囔两句,“也不知是谁说他的......他的鼻子灵,咋现在就失效了呢?”

    “老二,你身后是啥东西?”段虎冷不丁冒出这么句话来,洪泉吃惊的朝后看去。

    “没啥啊?”

    疑惑间脑袋上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疼得老头抱头蹲在了地上。

    “娘的,敢说虎爷的鼻子是狗鼻子,当心我把你揍成狗头!”段虎怒乎乎的话声传来。

    啥?

    洪泉抱着脑袋有些发懵,他哪时候提到过狗鼻子了?

    虽然当时他是想这么说来着,可是没敢说出口,难道这也要被揍吗?

    “虎爷,刚才我明明没提什么狗鼻子,你咋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人呢?”洪泉不干了,站起来就挑了理。

    “哼,不说不等于你不想说,就你这龟老二,翘翘大腚,我就知道你是要放屁还是拉黄条,敢在虎爷这玩心眼,我去你大爷的!”

    段虎怒瞪一眼,霸道的说着,似乎理都被他占去了一样。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洪泉......洪泉忍了,反正又不是没忍过。

    “虎爷,别闹了,现在我们到底该这么走?”冷曼不耐烦的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虎爷又不是神仙,掐指就能算出个一二三来?”一句话,段虎把冷曼直接顶了回去。

    也难怪段虎火大,这里到处都是窟窿缝缝的,从哪都能冒出阴气,光靠他的鼻子,能分出走哪条路来吗?

    本就心急,还被催来催去,段虎不烦躁才怪,敢情真把他当成靠鼻子吃饭的猎犬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就在这瞎等着?”冷曼也不高兴了起来。

    “这倒不一定,法子终归是有,只不过......”段虎犹豫了一下。

    “只不过什么?”冷曼问道。

    “这么说吧,要么我们随便选一条道走,要么各走各的,你说呢?”

    冷曼低头想了想,正要开口洪泉插嘴道:“这种地方还是一起走的好。”

    “为啥?”段虎挑了挑眉。

    “这还用说嘛,当然是为了安全了,你没听过吗......”

    出门在外靠的是什么?

    安全!

    江湖凶险凭的是什么?

    还是安全!

    下墓开棺翘板发死人财保障的是什么?

    当然是安全了!

    无安全寸步难行,无安全生命不保,无安全不足以安身立命、齐家治国平天下!

    “所以说,安全是最最重要的东西,切记,切记!”洪泉费力的都快把口水说干了。

    段虎听后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做了决定,“我决定了,我们还是......”

    “分开走!”

    我去你个黑大头!

    洪泉都快气疯了,敢情自己说了半天,这黑厮一句都没听进去。

    玩洪爷爷呢?难道拿老头开涮就这么开心吗?

    “为什么?虎爷,为什么要分开走?”洪泉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我想分开走,咋滴,不行吗?”段虎眉梢又挑了挑。

    “不是不行,而是一旦分开,要是出个什么变故咋整,在一起大伙起码还能有个照应。”

    “虎爷,俗话说得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就是个老人,听我一句劝行吗?”

    洪泉是真急了,不仅是为了段虎,也是为了他的安全在考虑着。

    “好吧,就这么定了。”段虎终于点了头。

    洪泉开心的刚想欢呼一声,谁知对方后半句话又冒了出来。

    “就按我的想法,你们走那条小道,我走大道。”

    啥?

    逗老憨还是耍老猴呢,洪爷爷没听错吧?

    意外来得太快,这会儿洪泉还有些懵头怵脑,呆呆傻傻半天回不过味儿来。

    “老二,你是老倌不假,但你的话未必有理,你不想想,山肚子里九拐十八弯的都是弯弯道,还不一定每条道都是通的,万一是条死路,岂不多费时间?”

    “喂......聋了还是哑巴了?”

    见洪泉的呆样有点可怜,段虎本想安慰几句,哪知对方依旧呆若木鸡,段虎摇摇头没再理会。

    “老四,就这么决定了,你们走小道,我走这边,分开走方便一些。”

    “可为什么我们要走小道你不走呢?”冷曼看着那条狭窄的山缝小道不悦的问道。

    “废话,虎爷这么大一坨,能挤进那么小的耗子洞吗?你们一个矮一个瘦,正合适。”段虎坦言说道。

    冷曼眉梢不受控的向上挑了几下,敢情自己成了母耗子了,娘的,黑厮可恶,咒你下辈子变大黑猪。

    “好了,开路......喂,老二,你干什么呢?”

    正准备上路的段虎,回头看向身后正偷偷摸摸着的洪泉。

    “呃......没啥,我就看看虎爷你的腰带系紧了没有,松的话我帮你再拉拉。”

    洪泉脸色难堪的回道,其实他不是为了看段虎的腰带,而是想趁着对方不注意的时候,下手把几颗手雷摸回来。

    “我去你大爷的拉拉!王八龟蛋色老头,虎爷不玩断袖那一套,给我滚!”

    段虎一脚将洪泉踢飞后,气呼呼的转身走进了左边的岔道。

    洪泉摸摸屁股上的大脚印,足足横跨了左右两瓣大臀,那火辣劲甭提多么酸爽,心里是欲哭无泪。

    “虎爷,我不是色老头,我不玩断袖那一套,你要相信我......”洪泉大声喊诉着自己的冤屈。

    “信你才有鬼!死拉拉,给虎爷滚远点......”敢情段虎还没走远,声儿顺着山缝石道传了出来。

    洪泉扑通倒地,得,看来他又多了一个绰号,死拉拉,别名:断袖之友,嗜好:龙阳之癖......

    走进山缝石道的段虎不再慢慢腾腾,而是一路急行,边用威虎劈开前方拦路的石尖、石刺,便快速的移动着,他要抓紧时间,率先找到散发出阴气的地方。

    为何如此?

    很明显段虎有着自己的打算。

    陪着洪泉二人嬉嬉闹闹并非他的本意,而是他故意这么做的,为的是让对方掉以轻心,然后好把握机会将死人潭里的那件东西抢到手。

    至于刚才的那个岔口,正如段虎判断的那样,两边散发出来的阴气几乎一般无二,比之最早在石壁洞口时要浓郁了一些,这说明他前行的方向并没有错。

    故意把宽大好走的道路留给自己,无非是为了提高自己的速度,至于洪泉二人,就那狗洞蛇道,即便没有被封死,从行进速度上来看,也会远远落后于他。

    寂静黑暗的石道在手电的照亮下森然诡异,两旁尖锐的石尖寒光森森,好似怪兽的利牙般恐怖可怕。

    段虎尽可能把速度增加到最快,双脚移动间,迈步如飞,随着手中的威虎宝刃开山碎石,他一路通畅的飞奔了下去。

    幸运的是,道路虽然难行,山缝并未收缩合拢,这点让段虎心里踏实了不少。

    正往前赶着,突然前方拐弯处的一物让他把脚步一收,身形顿时停了下来。

    用手电仔细照了照,似乎有个人半靠着石壁坐在那里。

    段虎微微一愣,目光看了看手里的宝刃,只是淡淡的一层黄晕,并没有预警的信号,这才放下心来。

    出于谨慎,段虎尽量放慢脚步,一点点靠了过去......

    等他来到近前一看,原来靠坐着石壁的是一具人形干尸,腐败的皮肤发黑发干,紧紧贴在身体上,手脚只剩下了枯槁般的骨架,脑袋低垂,一头干枯的黑发垂落在肩,遮住了面容。

    从几乎腐烂的衣着来看,干尸的来历似乎年代不近,不像是近些年留下来的。

    段虎用刀尖碰了碰干尸手中拿着的那把长剑,还未挑起,随着几声脆响,长剑碎裂成数段跌落在地。

    “木剑?”

    段虎一皱眉,他能看出对方使用的长剑是把木剑,如果所猜没错的话,应该是把桃木剑。

    “嗯,这是什么?”干瘪的胸口处挂着的一物引起了段虎的注意。

    再次用刀尖挑了过去,借着手电的光芒查看两眼,就见被挑起的那件物品是一根黑色的利趾,像是什么动物的爪子,但做工十分的精致。

    此物前端十分的尖锐,锥圆形的下端,上面镶嵌着金线,色泽漆黑透明,反射着润泽光芒。

    “这是摸金符!”段虎吃惊的自语而道。

    看来这具干尸的身份是个摸金校尉,但是为何会死在这里呢?

    段虎眼珠动了动,神色激动了起来。

    摸金校尉也算是倒斗的开山老祖,既然此人死在了这里,说明前方必定有一座不为人知神秘的墓冢,由此可见,段虎前行的方向非但没错,还十分的正确。

    只是有一点让段虎疑惑,为何这里会出现什么古墓呢?难道是......

    想起阿布大叔提起的事情,段虎摇了摇头。

    如果这里真是自杞国葬的话,对方也不会大方的拱手相让,即便里面凶险万分,为了数之不尽的财宝,为了世人垂涎的宝物,谁又肯轻易放弃?

    “莫非是其他的古墓?但是究竟是谁的呢?”

    段虎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前方的古墓一定和自杞国有关,但至于是哪位王公贵族的安息地,他就无法猜测了。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既然那座古墓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很可能里面的东西也被人给拿走了。

    段虎担心的不是那些金银财宝,而是那件开启自杞国葬的物品,万一真被人给抢了去......

    “娘的,不会是白来一趟吧?”段虎恼怒的说了一声。

    果真如此的话,之前他遭的那些罪也就算了,可曹满呢?为了一个被人盗空的古墓而白白丢了性命。

    “可恶,真是可恶......等等,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正当悲怒交加之际,段虎又冷静了下来。

    如果古墓被人盗过,那为何阴气却未散去,非但没有散尽,反而聚阴凝煞呢?

    再者从干尸的情况来看,不像是得手的样子,更像是被逼无奈逃到了此处含恨而终,也就是说这里的古墓虽然被人捷足先登过,但对方却并未得手。

    想到这段虎再次认真的检查着地上的干尸,争取找到更多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