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回几次头 作品

第149章 等风来

    “夜队长,雪妖这次来最主要的目地可以说是要将成为魔宠的雪妖带走,并不想与我们诡秘探员结下不可化解的血仇,所以我们与雪妖之间的争斗中,并没有人死亡。雪妖一族现在应当是人丁不盛,如果为了救出这些雪妖而付出重大的伤亡,恐怕她们是承担不起的,我想这就是她们选择撤离的最主要原因。”卫惊蛰自信地猜测道。

    “队长,队长。”片刻之后,岳建国一脸喜色地跑过来,“第三批援兵已从市府出发,很快就会赶到,人数不会少于一百人。”

    川渝诡秘调查局看来已经将市区的骚乱平息下来。

    “他们恐怕是来晚了。”夜芳华看着机场外飘飘洒洒落下的细小冰渣,轻声说道。

    “咦?”

    “这天怎么突然转睛了?”岳建国此时才注意到机场外的鹅毛大雪,早已是无影无踪,呼啸了数个小时的风声也销声匿迹,忙于搜剿草人傀儡余孽的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天气的变化。

    “雪妖可能已经走了。”听到援兵即将到来的夜芳华,并无太多的喜色。

    “走了?”岳建国吃惊地叫道,“这怎么可能?”

    数月以来,这恐怕是雪妖与诡秘探员之间争斗中,她们最占上风的一次,岳建国很难想像雪妖竟然就这样放弃了。

    “因为陈?”岳建国心念电转,恍然大悟地叫道。

    “可能吧。”夜芳华淡淡地道。

    此时。

    风雪已完全停止,没有雪幕的阻碍,站在机场门前的三人将机场外的景象一览无余。天地间一片雪白,仿佛再无余色,在点点星光下,仿佛一个与世隔离的梦幻世界,清新而带着股股寒气的冷风轻轻地刮过,带走片片洁白的雪花。

    “许久都没有看过这样美丽的雪景了。”

    当天光蒙蒙亮的时候,诡秘探员的第三批援兵终于进入了破败不堪的川渝机场,没有风雪阻路的他们要比狼狈不堪的第二批援军来得顺利的多,不过当他们看到川渝机场时,已有心理准备的他们仍然被眼前的那一片狼籍所惊呆了。

    几乎所有的楼层玻璃都已破碎,机场主楼的楼顶上更是碎石遍地,留下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机场内的各种服务设施抛散地到处都是。无数的破碎物挂在其上随风轻扬,再无川渝机场昔日那富丽堂皇的景像。

    那些支援来的探员,甚至于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这哪里是川渝机场啊,简直就是战争过后所遗留下的废墟。

    机场大门外的雪地里,密密麻麻地放置着数百具千姿百态,栩栩如生的人体雪雕,令诡秘探员不禁心生狐疑,难道说夜芳华他们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中还有这份闲情逸致?

    领队的诡秘探员名为李剑,在川渝诡秘界有着极高的声望,他看着眼前的破败的机场大楼,不禁为同僚当时所处的险境捏了一把冷汗。

    夜芳华诸人在机场大门外迎接他们的到来,门外寒暄了几句后,双方进到了机场大厅中。李剑一边向其小声地了解最新情况,一边将机场中的情景尽收眼底,他甚至于看到了机场大厅一角里,那些人头落地的尸体。

    机场中的气温已有所回升,几乎可以确定雪妖已经远遁的诡秘探员允许机场中的滞留乘客在机场一层自由地活动。绝大多数的人此时都在机场餐厅里胡吃海塞,一夜的严寒和无尽的恐惧,令他们身体内的能量大为消耗,当确定自己仍平安活着的时候,饥饿立时压倒了一切。

    不过也有一些死去了亲人的市民呆坐在大厅的一角,神情痴痴呆呆,口中念念有词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李剑不禁暗暗地叹了口气,经历了多年和平的人们,已经经受不起这样的惨重打击了。

    夜芳华将他们带入一处受损不重的偏厅,众人落座后:“李队,感谢您这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救援我们,我在这里代表羊城同僚向您和随您而来的诡秘探员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夜队言重了,得知大家被困在此,我们忧心如焚,但集合人手需要时间,再加上一些突发状况,援救来迟一步,还请众位体谅。”李剑连忙站起身来,躬身说道。

    “事发突然,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对此有所准备,川渝同僚能及时来援,感激不已。”夜芳华笑了笑道,“这一次雪妖来袭,造成川渝市地区天气突变,不知道社会上有何反映?”

    要知道这么大的一件事,在资讯高度发达的今天,很难压制下去。

    “第一时间已经开始救灾,至于媒体,我们会尽量引导,多灾之年,相信民众也能体谅,并且有所准备。”李剑说道。

    “川渝如今怪事层出不穷,每天都会有怪物吃人的新闻出现,民众们已经有些麻木了,那些记者们也跑断了腿了。诸位可能没有注意,每天飞向国外的航班都是人满为患,很多川渝人都在向相对安全的地方迁移,如果不是现在的海运很不安全,恐怕外流的人会更多。”

    “最近川渝的气候反覆无常,暴风雨、台风、龙卷风接二连三,虽然这里出现了百年罕遇的暴风雪,民众们也只是多关注了两眼,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加以高度关注,各大媒体自然也就不甚上心。”

    “而且,有些东西,现在还不适合普通民众知道。”

    李剑微微低头:“我们这一路上过来,到处可见被冻僵而死的民众,高速公路上数以百计的汽车撞在一起的惨景不下数十处,还有更多的人就那样冻死在了车厢内。据我们估计,可能除了极少数幸运儿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可能都会死于这场雪灾。”

    几乎屋内的所有人都被李剑说出的这个可怕比例所吓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那意味着死亡的人数将数以万计。

    李剑沉默了片刻,这才接着说道:“在过来的路上,我们还发现了几处被血洗的村落,里面尸横遍野,不少尸体上都发现了咬痕。”

    咬?

    幽冥君王?

    夜芳华等人不禁大吃了一惊,未等他们开口说话,只听李剑在那里自言自语地道:“而且从死者的死亡时间来看,应当是两三个小时前,那时这里正是风雪满天,哈气成冰的时候,普通人根本就无法外出活动。”

    “不用猜测了,是幽冥君王。”夜芳华长长地叹了口气道,“看来应当是那个从川渝机场逃窜出去的血手所为。”

    李剑大吃一惊,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转头对夜芳华连声说道:“夜队,你怎么不早说,阴曹地府的判官昨日途径川渝,有其相助,这幽冥君王必死无疑。”

    在座的诸人皆无言地苦笑起来,令李剑不禁有几分摸不到头脑,一脸诧异地看着众人。

    “李队,川渝机场内现在就有阴曹地府的判官,来川渝的幽冥君王也并不是一人,而是两个。”夜芳华面沉似水的解释道,“判官小队正是发现了其行踪才一路追踪到川渝机场中来,这两名幽冥君王在机场中血洗了两个楼层,死者上千人。后来我们设圈套将他们引入结界中,结果是一死一重伤逃逸。”

    夜芳华面沉似水的将整个事件给他详细地解释了一番,李剑惊诧地张开了口,看着在座的众人,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看来重伤逃逸的那名幽冥君王并没有立即离开这里,而是在周边的村落中大开杀戒,这也是他们疗伤的一种方式吧。”夜芳华击掌叹息道,“建国,请你将这个消息立即通报给林星晨判官,相信他会继续追杀这名漏网的幽冥君王。”

    乘着夜芳华与岳建国说话的时候,李剑转头向卫惊蛰问道:“那个叫陈皮的家伙真的有那么强吗,他竟然能独力与幽冥君王周旋而不落下风,那岂不是与阴曹地府的几位判官亦有得一拼?”

    听到夜芳华几人都如此地推崇这名年轻的胖子,李剑不禁有几分手痒,想亲自见识见识。

    卫惊蛰看了几眼跃跃欲试的李剑,小声而郑重其事地答道:“李队,绝不要去招惹陈,惹事生非只会给川渝带来莫大的麻烦。”

    “陈年纪虽轻,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他在南川的地位却是不低。惹恼了他对川渝有害无益,况且这个陈实力也相当的强横,我就自认技不如他。”

    李剑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对了,机场门口的那些雪雕是什么人的作品?”

    看到夜芳华的目光转了回来,李剑微微提高了些声音,以恰好能令夜芳华听到的声音道:“手艺相当地不错,人像栩栩如生,不过为什么大多都是一副苦脸呢。”

    夜芳华几人不禁相对摇头苦笑:“李队可能进来的匆忙,没有时间仔细地观察,那些哪是什么雪雕啊,都是些冻死的尸体。”

    “尸体?”李剑脸色不禁为之一变,心中吃了一惊道,“怎么会冻死了那么多人。”

    有诡秘探员保护的机场竟然还会冻死那么多人,由此可见当时战斗的惨烈了。

    几人说话间,外出的岳建国已重新返回了房间,对夜芳华道:“队长,局里来消息了,老大希望你尽快赶回羊城,提防有妖族来袭,川渝机场这里的善后工作,就交给李队吧,具体的事宜羊城跟川渝这边已经沟通过了。”

    诡秘探员的行动果然是十分的迅速。

    在夜芳华的细心安排下,陈皮他们一群人,很快就离开了这令他们难以忘怀的地方。从半空中向下望去,广阔的大地一片洁白,但在这洁白雪层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从此长眠不醒,有多少生灵成为了被殃及的池鱼。

    “妖族所领导的这场反击究竟会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明天呢?”陈皮的脑海中不断地在问自己,但是最终的答案谁又能知晓呢。

    直接来到川渝市西郊的一处私宅别墅,应该是徐家产业,然后就是一天的放松,众人精神终于得到一定的恢复。

    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徐囡囡伸了个懒腰,起身就看到陈皮正坐在她身旁的沙发上盘膝而坐,似乎是在思考问题。

    “休息好了?”陈皮随口问道。

    “好像更累了。”徐囡囡娇笑道。

    “下午和晚上有什么安排?”

    “晚上八点我和小慧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宴会,在川渝大厦。”徐囡囡翻了翻手机说道,“这是一个慈善晚宴,为这一次川渝市受灾地区的遇难者家属捐款,会有很多人出席,哥哥陪我去。”

    “需要穿正式礼服的那种?”陈皮苦着脸问道,他可是最不喜欢那种拘束到了极点的服装。

    “当然了,有什么问题吗?”徐囡囡好奇道,“衣服早就为你准备好了,这一点你不必担心。”

    陈皮不禁暗暗地苦笑不已。

    这徐囡囡的身世还真是惊人啊。

    “好了,好了,哥哥别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了。”徐囡囡娇笑道,“我们只去露个面,很快就回来,好不好?”

    美人软语相求,又有几人能狠下心来拒绝呢,陈皮也只好点头答应。

    在阳光普照的落地窗前,很快就有精致可口的饭菜上来,五人环桌而坐,享受着片刻的青宁。

    饭后的五人各端了一杯清茶,倚靠在椅背上,随意地谈笑着一些轻松的话题。徐小慧拉着陈皮的手,非要他讲一些诡秘事件,经历过川渝市之行的她,对妖魔鬼怪这些以前从来不信的东西大感兴趣,到处收集着有关的资料,就连常常与她斗嘴斗个不休的赵青华也不放过。

    就在五人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的时候,有个穿黑衣服的人快步地来到了桌前,深深地鞠了一躬道:“小姐,刚才气象台预报,半小时后将有一次强台风袭击我市,中心最大风力可能达到八级,能见度降至十米,请小姐和诸位还是回到别墅中去吧。”

    强台风?

    “真是讨厌,才来两天,怎么又搞事情。”徐小慧大发娇嗔道,“真扫人的兴致。”

    可话虽如此,五人也只能回到别墅之中。

    午后晴朗的天空渐渐地变得昏暗起来,风势也逐步转强,坐在顶楼小客厅中的五人,可以清楚地看到川渝的西南方天空上飘来了土黄色的沙尘,漫天的黄色尘埃宛若一股有形的土墙,快速地向前推进,将繁华的城市淹没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