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黄粱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9章 陈玉楼的亲人 准备带吴邪去屏山 丁主管的杀招(求订阅)

    “当然,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

    白昊天朝着吴邪眨了眨眼,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哎,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吴邪一怔,旋即道:“怎么,不想查清楚这件事?”

    “我知道,主人的任务呗。”刘猛打趣道。

    “啊,不是,不是,我到底要说多少遍?”

    白昊天闻言,又气又恼。

    “行了,据我所知,想要进入二层,是需要考试的。”

    刘猛忽视了在一旁挤眉弄眼的白昊天,笑道:“二层存放的都是特殊的危险的货品,所以下面的舱去特别多,每个仓区都有不同的功能。而且存储流程会更加的严苛,只有二层的仓员才能进二层。”

    白昊天一听,抢着说道:“小三爷,你想要成为2层的仓员就必须要参加考试。”

    “竟然搞这一套?”

    吴邪眉头微皱,问道:“考试难吗?”

    “当然。”

    白昊天点了点头,旋即又大肆渲染了一下考核的难度。

    原来,每年都有好多人为了更好的福利待遇,选择考二层仓员。

    其中,有的人一考就七八年!

    “那么,你呢,你考过了吗?”

    吴邪淡淡一笑,问道。

    “我是谁啊,白昊天,当然考过了。”白昊天点了点头。

    “是吗,既然如此,我觉得我考过也不是难事。”

    吴邪信心满满。

    等等,竟然白昊天已经考了二层的仓员,就可以去下面查看货物的。

    想到这里,吴邪说出自己的疑问:“你明明可以自己下去看货,然后告诉我?”

    “不行。”

    白昊天摇了摇头,解释道:“我曾经去看过几次,可是什么都没发现,就像那几个诡货一样,发现不了问题。”

    “我觉得你跟别人看东西的方式和角度不一样,只有你亲自去才能发现新的线索。”

    “额,有道理!”

    吴邪点了点头,旋即道:“等等,我怎么感觉你又在套路我?”

    “什么呀!”

    白昊天嘟着嘴,委屈不已:“明明是你在套路我。”

    “我,我套你什么了?”

    吴邪摇了摇头,继续问道:“你既然已经进了2层,为什么一直停留在1层?”

    “因为2层压力大,任务重,我一个人掌控不了。”

    白昊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好吧。”

    吴邪叹了口气,问道:“那我能参加考试?”

    白昊天摇了摇头,劝说道:“小三爷,你甭想了,按照规章制度的话不行,因为必须得是3年以上的老员工,而且需要丁主管的确认才可以参加的。”

    “哦,这个简单。”

    刘猛挥了挥手,笑着说道:“你只要告诉我们考试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就行。”

    “放心,不会让你白说的,天真请你吃烧烤的。”

    “真的?”

    白昊天一听,连忙点了点头:“我说,我说。”

    原本,她还在想着怎么才能让小三爷请吃饭。

    白昊天想着这么一来,也可以促进一下彼此的感情。

    “行。”

    吴邪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对了,咱们现在抓紧时间,将资料送回档案室吧。”

    于是,刘猛、白昊天一起帮忙,捧着资料往档案室方向而去。

    “对了,那个小仓管怎么样了?”

    将资料码放整齐后,吴邪问道:“要不去问问她是否知道一点什么?”

    “啊,小三爷,她好像说话都不太利索。”

    白昊天眉头一皱,道。

    “试试看吧。”

    刘猛附和道,毕竟,小仓管在子仓生活了那么多年,基本的语言交流是不成问题的。

    就这样,刘猛、吴邪、白昊天他们一起往十一仓外面走去。

    身后的办公大楼内,丁主管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刘猛、吴邪这才来了十一仓几天,就将这里闹得鸡犬不宁。”

    想到这里,丁主管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将他们给赶出十一仓。

    市区医院。

    刘猛询问了一下十一仓的病人住在几号房后,带着吴邪、白昊天走了过去。

    小仓管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很快就能出院。

    走进病房后,刘猛将各种点心、水果放在柜子那里。

    “你没事吧?”

    吴邪的嘴角挂着笑容,还特意拿出一只绿豆糕递了过去:“给,你喜欢吃的——”

    “呜呜呜!呜呜呜!”

    小仓管发出一阵低沉的嘶吼声,显然记得当初就是吴邪用点心哄骗自己,想要抓她。

    “行了,不想吃的话,就跟我们说说你在子仓里面的事情吧。”

    刘猛淡淡道。

    没曾想,小仓管发现刘猛后,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瞬间瑟瑟发抖的将被子蒙在头上。

    “行了,你别这样,会吓着人家。”

    白昊天急忙说道:“他现在的心智也就是8岁左右,脑子不灵光的。”

    说着,她走到小仓管身边,笑眯眯的问道:“小朋友,这是绿豆糕,可好吃了,来你尝尝——”

    不一会儿,小仓管这才探出头来,然后拿了一块绿豆糕,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你能不能告诉你姐姐,你在十一仓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啊?”

    白昊天循循善诱起来。

    小仓管吃了一个绿豆糕后,目光从柜子上面的点心扫到吴邪身上:“鬼,有鬼,鬼,会动——”

    此情此景,白昊天一愣,连忙说道:“哎,你瞎说什么,他是小三爷,不是鬼。”

    “鬼,会动,布娃娃——”

    小仓管说着又拿了一块绿豆糕,然后钻进被窝里。

    “布娃娃,会不会是那个女人俑?”

    刘猛想了想,问道。

    “嗯,有可能,安天晚上我在监控中心也看到过带着皮套的杀手。”

    白昊天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么说,那个人不是小仓管假扮的?”

    “那就是一个皮俑啊!”

    吴邪眉头一皱,突然他响起了在哑巴村的经历,在那个电闪雷鸣的雨夜,女人俑就趴在自己的被窝里。

    小仓管存在语言交流障碍,只是不停的说有鬼、命令、主人之类的话语。

    吴邪一看,在这样待下去也没有意义,便是示意刘猛、白昊天他们离开。

    此时,天色已晚。

    于是,刘猛、吴邪和白昊天便是去了吴州烧烤一条街那里。

    “孜然脑花、烤肥肠、鱿鱼串...”

    酒足饭饱。

    吴邪便迫不及待的询问起了白昊天有关十一仓二层考试的事项。

    “小三爷,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

    白昊天突然笑吟吟的问道。

    “你问——”

    吴邪点了点头。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白昊天问道。

    “嗯,这一盘凉拌的木耳不错,很爽口。”

    刘猛开口说道:“天真,要不你试试?”

    吴邪摇了摇头:“目前不考虑这些,我只想找到我三叔。”

    “那好吧。”

    白昊天无奈的说道,开始讲解起来。

    “不过,我说了这么多,倘若丁主管不批准的话,你还是无法参加考试的。”

    白昊天叮嘱道。

    “放心,山人自有妙计。”

    刘猛笑嘻嘻的说道。

    “你有办法?”

    “什么办法?”

    吴邪、白昊天纷纷问道。

    “天真,明天我们一起去找小丁丁,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然后,吴邪便是借故处理一下房子的事情,跟吴邪他们分道扬镳。

    在吴州的地标建筑黄金大厦那里,吴邪买了两副眼镜!

    回到自己的四合院后,刘猛第一时间给金万堂打了一个电话。

    嘟嘟!

    不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金万堂爽朗的笑声。

    “刘爷,你好啊。”

    刘猛点了点头,旋即问道:“小堂堂,你这是有什么喜事吗?这么高兴?”

    “刘爷,你还不知道吧,我听说薛五下午又出事了,气的脑溢血出院,医院已经发出病危通知书。”

    金万堂笑呵呵的说道,他已经打算买两串鞭炮在门口点燃,庆祝一下。

    原来。

    薛五和儿子薛志德开着货车,回到古玩市场的铺子。

    货车刚刚停稳,有伙计打开货箱的车门,发现里面空荡荡的。

    “天啊!”

    “货物没有了。”

    “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

    薛五、薛志德赶紧跑了过去。

    有那么一刻,薛五已经自己眼花了,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问道:“儿子,你看看,货物还在不在?”

    “爸,完了,货物没有了。”

    薛志德结结巴巴的说道。

    顿时,薛五感觉眼睛一黑,整个人倒在地上。

    薛志德赶紧冲过去,抱着薛五,又让身边的伙计叫救护车。

    期间,薛志德打电话给了巡捕房,巡部们赶了过来调查。

    很快,薛五气死的消息便是传遍了整个古玩市场。

    就连金万堂也受到了消息。

    “对了,小堂堂,你知道陈玉楼这个人吗?”

    刘猛现在需要确认一下,这个综合盗墓世界,陈玉楼具体是什么情况?

    “我听我老表大金牙提起过这个人,在盗墓界乃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卸岭力士的魁首。”

    金万堂笑嘻嘻的说道。

    从金万堂的口中得知,陈玉楼乃是群盗之首,纵横南方诸多地区,更有一双“夜眼”,能够黑夜中辨别物体。

    可惜,陈玉楼一折屏山,二折遮龙山,最终卸岭群雄分崩离析,魁首也是江湖漂泊,不见踪影。

    金万堂洋洋洒洒的说了半个小时,道:“刘爷,莫非你是有想法了?”

    “据盗墓界传闻,屏山之中有道家内丹,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嗯,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是不是已经有其余的盗墓同行光顾了?”

    刘猛问道。

    “刘爷,非也非也。”

    金万堂赶紧解释起来。

    当初,陈玉楼是失踪了不假,问题是附近还有军阀、盗贼,外面的人是轻易进不去的。

    到了现在,想要去屏山,旅游是没有问题。

    不过,你想要进山,那是需要官府的文书!

    况且,据说,当初陈玉楼的卸岭力士撤退的时候,不知为因为什么原因炸毁了屏山的入口。

    现在还要进入屏山,除非找到陈玉楼当年的手札,否则的话,没有办法进去。

    如此一来,盗墓界的人也就绝了这个念头。

    “刘爷,你不是跟吴家熟嘛?搞一个官府的文书,应该很容易的?”

    金万堂开始怂恿刘猛说道。

    “大金牙是你老表,他是不是有个儿子叫小金牙啊?”

    刘猛突然问道。

    “啊,有,有吗?”

    金万堂一听,心中“咯噔”一下。

    这,这大金牙结婚了?

    还有个儿子?

    金万堂傻了。

    顿时,刘猛明白过来了,这个金万堂当真是欠收拾。

    “大金牙有个女儿,叫小金牙。”

    说着,刘猛便是挂断了电话。

    如以此来,陈玉楼的经历跟刘猛知道的差不多,只是屏被炸毁了。

    刘猛在想要进去的话,就需要寻找其他入口。

    那么,想要得到官府的允许,就必须借助吴二白的关系。

    挂断电话后,刘猛又从无尽空间里面取出薛五剩余的货物,将它们堆放在院子里。

    次日,刘猛早早来到十一仓。

    吴邪已经在食堂那里等候多时,他递给了刘猛一份文件:“这是我昨晚写的,咱们一会儿签了名,就去找丁主管让他们批准。”

    刘猛点了点头。

    吃完早饭后,他们一起来到丁主管的办公室。

    “哟,两位这是干嘛?”

    丁主管抬起头来,不解的问道。

    “来,小丁丁,把笔给我用一下。”

    说着,刘猛便是夺过丁主管手中的笔,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了吴邪。

    “我说,丁主管,你这么大个办公室多一支笔都不行?”

    吴邪一边签名,一边说道。

    这时候,丁主管凑了过来,看了一眼文件上的内容。

    “好了,签一下你的名字吧,小丁丁。”

    刘猛将文件递了过去。

    “我们要参加十一仓二层的考试。”

    吴邪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我跟刘猛的职级完全有资格参加考试。”

    “呵呵,看样子两位是有备而来。”

    丁主管脸上挂着笑容,道:“不过,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呢?”

    “怎么,难道这是什么机密吗?”

    吴邪摊开双手,道。

    “那么,你也应该知道,除了等级的限制之外,还要在十一仓干满3年才有机会。”

    丁主管笑眯眯的说道:“规矩就是规矩,我不能因为某一个人而破例的。”

    “3年?我大学别业以后,就在吴山居做事,这一干就是十五年。”

    吴邪顿了顿,继续说道:“准确的老说,我这叫转岗再就业。”

    “小三爷啊,可是,规定就是规定,这里毕竟是十一仓。”

    丁主管呵呵一笑,并不打算顺了吴邪的心意。

    “小丁丁,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

    刘猛顿了顿,继续说道:“想想看,如果我没有考过的话,就离开十一仓,你不就省事多了。”

    “再说了,我去了十一仓2层后,在一层这里就没有人给你找麻烦、添堵。”

    “其实,这对你对我都是解脱。”

    “如果考不过你就会离开十一仓?”

    丁主管闻言,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当然。”

    刘猛斩钉截铁的声音传来。

    “不行,不能破例。”

    丁主管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吴邪的身上,要走,自然是两个人一起走的好!

    “好吧,丁主管,你开个条件。”

    吴邪沉吟片刻,把皮球踢给丁主管。

    “小三爷,我知道你想下2层为了调查那你那些未接的谜团。”

    丁主管顿了顿,继续说道:“只要你不破坏规矩,我无所谓你在一层还是二层的。”

    “问题是如果我给了你考试的资格,那就我等于破坏了十一仓的规矩。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再说了,其实,我还是很欣赏你的,也不怕你给我添麻烦的。”

    看到丁主管这一副表情,刘猛感觉十分的辣眼睛,他不会也喜欢吴邪把?

    “那就是没得商量,你就继续喜欢我,我继续给你添堵。”

    吴邪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道。

    “小三特,这样吧,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参加2层的考试。”

    丁主管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你能接受考核失败,那就离开时十一仓的话,我就可以以此为理由,去说服其余参加考核的员工。”

    “毕竟,相对于你破格参加十一仓的考核,他们更加喜欢你能够离开十一仓。”

    吴邪闻言,淡然一笑。

    “我说,我的人缘有你说的这么差?”吴邪反问道。

    “抱歉,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你可以选择是否接受!”

    丁主管笑眯眯的说道,终于能够得偿所愿将吴邪引入圈套之内。

    “我接受!”

    吴邪点了点头。

    “那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替你去说服他们。”

    丁主管拍了拍手,笑道。

    就这样,刘猛、吴邪离开了丁主管的办公室。

    “哎,你说他为什么想让我们走?”

    吴邪问道。

    “还记得魂瓶事件的资料上,可是有丁根的签名,或许他就是知情人之一?”

    刘猛想了想,道。

    “那,他隐藏的够深的,那30个人都走了,就他还赖在这里?”

    吴邪笑着说道。

    “由此可见,坐上高管岗位肯定钱多。”

    刘猛挑了挑眉,道。

    “那你就在这里好好干啊。”

    吴邪鼓励道。

    “不用了。”

    刘猛摇了摇头,等到把十一仓死当区的存货全部搬走,他自然要离开的,以免节外生枝。

    中午,按照往年二层考核的规定,提前一周的时间公布参与考核的名单。

    白昊天一上午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这时候趁着休息时间,拉着刘猛、吴邪来到告示栏那里。

    她好奇,刘猛的办法可靠吗?

    公告栏那里,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

    “你在哪儿呢?杜海。”

    “名单出来了,快看。”

    “快,快看,有没有我的。”

    “二狗子,恭喜啊,你有的。”

    “哎,我周围的同事的名字都在上面。”

    “等等,这是吴邪?”

    “不对呀,刘猛也在?”

    “他们不是才刚入职几天没多久?”

    “新人入职,没有满3年,哪儿来的资格?”

    “肯定是搞错了,我二哥都干了好几年,这才获得资格!”

    人群之中,在看到刘猛、吴邪的名字后,李佳乐脸色铁青一片。

    为什么?

    刘猛、吴邪刚来不久,就获得跟自己一样的资格,参加二层的考核?

    李佳乐不服气。

    身后,盒四走了过去,拍了拍李佳乐的肩膀,道:“看到没有,只要他通过考核,你就会被他踩在脚下。”

    “别不服气,人家有靠山啊。”

    盒四奉丁主管的命令,过来给李佳珂上眼药的。

    “呀,真的有你们啊。”

    白昊天瞪大了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刘猛,你是,你是太厉害了吧。”

    “哈哈,一般一般,全球第三。”

    刘猛笑着说道:“嗯,还有前天,看来我们运气不错。”

    “来来来,今年的二层考核辅导班交钱的最后一天,想过的,赶紧过来报名。”

    不远处,摆着一张桌子,上面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大喊吆喝起来。

    这是在售卖考试秘籍?

    恍惚之间,刘猛又有了当年参加高考之前,参加补习班的经历。

    “透露一点内幕消息,今年是十一仓创立百年以来,史上最严格的一次考试,录取比例史上最低。”

    男子顿了顿,故作神秘的说道:“不过也要不太害怕,只要报名参加我们的辅导班,还是有很大的通过率。”

    “我报名。”

    “还有,还有我。”

    顿时,有好几个即将参加二层考核的员工走了过去,交钱。

    “有没有人来押注的,刘猛、吴邪,1:7。”

    十一仓的工作机械、枯燥,因此员工们私底下会有一些刷乐子的活动。

    只要员工们按时完成任务,其他的,十一仓的高管并不过问的。

    刘猛一听,这是送钱的大好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于是,他走了过去,说道:“我押自己和吴邪,20万。”

    顿时,那个员工傻眼了,半晌这才说道:“好,好的,我记住了。”

    “谢谢。”

    刘猛点了点头,对于给自己送钱的人,他总是格外的热情。

    此时,丁主管走了过来。

    李佳乐一看,赶紧冲了过去,喝道。

    “刘猛、吴邪他们才来几天,凭什么参加2层考试?”

    “就是啊,我们不服。”

    “对,我们不接受。”

    “是不是他有后台?”

    一时之间,其余参加2层考核的员工以及落选的员工纷纷围拢过来。

    “怎么,这些是你们有资格过问的事情吗?”

    丁主管眉头一皱,冷冽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喝道。

    顿时,其余的员工便是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给劳资滚。”

    丁主管怒道。

    顿时,那些员工便是三三两两的离开了。

    “跟我来。”

    丁主管走到李佳乐那里,悄声说道。

    “丁主管,他们这是坏了规矩,你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李佳乐急忙问道。

    “他是考不上的。”

    丁主管慢条斯理的说道:“只要刘猛、吴邪考不上,就要全部滚蛋,自然就不算坏了规矩!”

    玄机,他的目光落在李佳乐的身上。

    丁主管沉吟片刻后,笑着问道:“怎么,你要是怕输的话,就趁早退出的好。”

    “也别跑到我这儿大喊大叫的,我都替你害臊。”

    什么!

    李佳乐顿时脸色铁青一片,喝道:“笑话,我会输给他们。你瞧好了吧,这次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目送着李佳乐的离去,盒四坐了过来,笑眯眯的说道:“丁主管,你的意思是故意让刘猛、吴邪他们参加2层考试的?”

    “当然,想要你的五指山压死一个人,首先,你需要骗到你的掌心。只有在你的掌控之中,才能决定他人的生死。”

    丁主管笑着说道,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可是,丁主管,刘猛、吴邪他们的确破了诡案,万一真的让他们考过的话——”

    说到这里,盒四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这种事情一般是这么发展的,吴邪呢,先会找一个他信任的人,教他怎么考试。”

    显然,丁主管已经摸清楚了刘猛、吴邪下一步的动作。

    一旦刘猛他们知道了考试的流程和规则之后,就会发现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考试。

    “不过,一般情况下,像是刘猛这样的牛人,就会在不可能当中寻找可能性。”

    丁主管顿了顿,继续说道:“这种人生来喜欢挑战自我,因此,我们在其中做一些手脚的话,他就算发现了,只会觉这才是真正的考核。”

    “盒四,我听说过你们在官府可是有案子的,别让我失望。”

    “放心吧,丁主管。”

    盒四点了点头,他们哥几个原本就是江洋大盗,承蒙丁主管不嫌弃,收留了他们。

    这些年,丁主管每年都给盒四他们几个兄弟丰厚的分红,自然养成了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

    如今,刘猛、吴邪的出现,要断了盒四他们的财路。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不用丁主管说什么,盒四他们已经下定决心,除掉刘猛、吴邪他们,以绝后患。

    另一边。

    刘猛、吴邪、白昊天同样来到食堂打饭,然后坐在窗户那里,商讨接下来的对策。

    “小三爷,刘猛,如今,你们获得了考试资格,真正的困难开始了。”

    白昊天呲着牙齿,说道。

    “对了,挑尖儿是什么意思?”

    吴邪问道。

    “嗯,所谓的挑尖的意思是,取货。在一层仓库里找到指定编码的货箱,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最多的货箱,谁就获胜!”

    白昊天解释道。

    “额,听上去没什么,就是跑腿。”

    吴邪想了想,道:“刚刚听见有人说1:7,我们赢得几率有多少?”

    白昊天闻言,低下头来,没有说话。

    半晌,她悄声说道:“非常低,几乎不太可能。”

    “行了,我们一定会赢的,奥利给。”

    刘猛朗声说道。

    吃完饭后,刘猛则是想到之前档案上查到了有关陈玉楼的货物的联系方式。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刘猛拨通了那个号码。

    嘟嘟!

    “你好,你是陈爷爷吗?”

    电话那头,传来女子甜美的嗓音。

    额,竟然都长辈分了。

    陈玉楼有家人?

    “你好,我这里是十一仓的,今天是正常的货物盘点,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确认一下,是否更换了联系方式。”

    刘猛连忙编了一个谎言说道。

    “哦,我知道了。”

    对方明显有些失落,道:“号码没有变,对了,你们是干什么的?”

    刘猛一听,赶紧将十一仓的来历大致叙述了一遍。

    其实,他也好奇陈玉楼在献王墓那里损兵折将后,是怎么将东西存放在十一仓的?

    “哦,我想起来了,30年前,十一仓联系过我们,变更了联系方式。”

    电话那头,女子连忙说道。

    女子叫陈雪纯,祖上跟陈玉楼的父亲是亲兄弟俩。

    当然,陈玉楼带着卸岭力士一群人前往献王墓,损失惨重。

    陈玉楼更是不见踪影,有部下就收集了魁首的物品,因为身受重伤,无法带回,就寄存在了十一仓。

    后来,对方回到老家后,将物品单子交给陈玉楼的家人。

    因为情况特殊,陈家并没有立刻去取出来,这一晃就是几十年过来了。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单子到了陈雪纯的手里。

    陈雪纯从小听长辈讲述卸岭魁首陈玉楼的故事长大,对于那些神奇的冒险,向往已久。

    因此,陈雪纯大学报考的就是考古系。

    “这些年,你们没有去找过陈玉楼先生吗?”

    刘猛问道。

    “没有,我听长辈说,陈爷爷是觉得愧对卸岭的众兄弟,不愿意回来。”

    陈雪纯顿了顿,继续说道:“因此,我们也就没有去找他。”

    “好的,我知道了。”

    刘猛又跟陈雪纯聊了一会儿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接着,刘猛便是来到监控中心开始摸鱼,玩着吃鸡的游戏。

    一旁的肥仔老鱼胆战心惊的望着刘猛,道:“刘爷,你这样玩,不怕被开除吗?”

    “上班不摸鱼,思想有问题。”

    刘猛一看时间,17:29:60。

    “下班时间到了。”

    于是,刘猛将手机揣入口袋里面,准时往外门外走去。

    留在肥仔一个人,惊讶的目瞪口呆。

    此刻,刘猛、吴邪在白昊天的带领下,来到地下一层的库房。

    负责看守的掌灯一看,立刻站了起来:“下班时间,库房不对外开放。”

    白昊天甜甜一笑,递过去一个厚厚的信封,道:“麻烦通融一下。”

    “不行,我们是有规定的。”

    掌灯摇了摇头,不过在看到信封下面,白昊天lv14的职级之后,对方瞳孔一凝。

    “放心,我们只待一个小时。”

    白昊天赶紧说道。

    “那好吧。”

    接过白昊天手中的信封后,掌灯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

    就这样,白昊天带着刘猛、吴邪走进了货仓里面。

    这时候,白昊天小声解释道,按照十一仓的规则,在临近考试之前,是不允许随便进入库房的。

    不过,大家是同事关系,那些掌灯也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前提是能够拿出足够的好处!

    毕竟,掌灯可是冒着被开除的风险帮忙开后门的。

    吴邪点了点头,他知道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潜规则的。

    “哎,这里灯火通明的,还怎么盲跑啊?”

    吴邪看了看四周,亮堂堂的一片,不解的问道。

    “这就需要带上眼镜。”

    说着,刘猛从口袋里面取出两副眼镜,一副眼镜给了吴邪。

    刘猛此刻待在鼻梁上面,笑着说道:“天真,你看我像谁?”

    “黑瞎子?”

    吴邪说着,同样戴上眼镜,这时候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周围货架的货物上亮起了点点灯光。

    “怎么样?”

    白昊天笑眯眯的问道。

    “实在是不可思议。”

    吴邪脱口而出。

    “周围都是亮点,估计有配套识别方式。”

    刘猛同样震撼不已,之前看电视的时候,还没有多大的感觉。

    十一仓的高管,那是飞机上挂暖壶——高水平!

    “两位,现在你们对一层仓区了解多少?”

    白昊天继续提问道。

    吴邪想了想,说道:“我在员工入职手册上面看到过,一层仓库的存货量有数10万程度。然后按照28个星宿划分为28个仓区存货。”

    “每次都需要由丁主管下发出入库凭单,然后盲跑员按照这个名单去做存货和取货。”

    白昊天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十一仓的码货体系,简单来说就是以一颗启明星作为原点,建立的一个三维立体坐标。”

    “我看到了,那中间最亮的就是启明星了吧。”

    刘猛抬起头来,沉声道:“那么,就是以启明星为原点,建立三维坐标系。”

    不论你要找哪件货物,都要站在这颗启明星下,作为原点寻找。”

    “货物都有3个数字来表示他的存货位置,盲跑的时候,需要根据位置坐标找货物。”

    “你这个存货的逻辑我算是明白了,但是你们这个仓库这么大。我又不熟悉这里的环境,那我忙跑的时候很容易迷失方向,都马虎的速度一定很慢!”

    吴邪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十分棘手。

    “小三爷,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其中的诀窍。”

    白昊天沾沾自喜的说道。

    “其实,很简单。”

    刘猛说出自己的看法,为了快速找到货物,可以先把其他固定的点坐标记住。

    然后,每次只要先找到与自己所寻目标货物坐标最近的那个固定点,在去找目标货物即可。

    “天啊!”

    白昊天睁大了双眼,这也太厉害了吧,作为一个新人,就能分析的如此透彻的。

    “试试看吧?”

    吴邪想了想,便是在库房里面快速的奔跑起来。

    刘猛则是留了一个心眼,在库房四周转了转,提防丁主管这个小人又搞出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