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视苍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宴会之前

    “简单来讲,地图上这个位置是妈妈,也就是女王的庭院。一般情况下外人是无法进入的。”

    卡塔库栗指着地图上的王宫庭院,他说:“虽然让你们假扮佣人进去也不是不行,但是现在这里还有另一个方法。明天,在这个庭院里会举行一场演唱会。”

    “该不会是这个吧。”马修说着就亮起了一个全息影像,上面显示着他之前在街上看到的海报。海报上有一个非常年轻的big mom,身材瘦高,穿着华丽的衣裙,手持麦克风。这与人们记忆中的big mom相去甚远。

    “啊没错,就是这个。这是妈妈的个人兴趣。”卡塔库栗回答说,“她有时候会举办这样的活动,邀请城里的贵族还有平民一起到庭院里参加聚会。”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分析,都完全不像是正常的夏洛特·玲玲。马修停顿了一会儿,他说:“卡塔库栗先生……您的母亲一直都是长德海报上这样吗?”

    “嗯?是啊?不过……”卡塔库栗说,“总觉得……好像矮了一些……”

    是矮一些的关系吗!这明显得年轻了30岁!算了,如果把夏洛特·玲玲也算到问题里,那需要解决的事情也太多了。所以先别管她了。马修说:“我明白了。总之,我们只要装作被邀请的平民就能进入庭院了吧。”

    “啊没错。这是邀请函。”说着卡塔库栗拿出了几张信封,“参会的人是不允许携带武器的……不过想要‘斩断幻象’就需要刀吧。提前交给我,我会帮你们带进去的。”

    王子殿下真是可靠。马修很满意的说,“具体要怎么‘斩断’,应该要到了之后才能确定。我对魔法侧的东西完全不行,到时候就交给你们了,有香小姐,还有净血。”

    “可能去了之后就能感觉到什么吧?”有香是这么想的,她转头看向了净血。净血也想了一下,他说:“船长先生那时候并没有隐居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也不确定这个火之精灵是怎么回事。不过我觉得……书上的话,会不会是某种隐喻呢?”

    “隐喻?”

    “嗯……就是说,所谓的隐居,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生活在某个未知的空间,而是化装成其他人,隐姓埋名的生活……这样?”隐居应该也有这层意思吧?净血说,“啊!我其实不太懂人类的语言……那个、这只是我的理解……”

    “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把一切都想得‘太魔法’了。反而舍弃了更加合理的解释。马修突然来了精神,“而斩断幻象的意思,很可能是揭穿他的伪装……精灵和精灵之间也许能够感应到对方?”

    “这样想的确更合理一些。”卡塔库栗也觉得有道理,“毕竟我想不出那个庭院里还能隐藏着其他空间的可能。倒是王宫里有很多佣人,商人和贵族,如果有人想要低调的生活是非常容易的。”

    那就可以合理的推测,那个火之精灵是一个经常出现在王宫庭院里的人。可能是佣人,士兵或者商人,贵族……这样就容易多了。马修似乎心中有了完备的计划,他说:“好!那么就等明天演唱会开始吧!现在到了有香小姐该睡觉的时间了!”

    “人家还可以——”

    “你不可以。”体温有一些不正常。虽然身体变好了,但也没那么好!马修打断了有香,然后走到床边,拉开被子,“好,现在就躺下。我负责把其他人都请出去……就算这么看着我我也不会说你们可以留下的。”

    说到一半,马修就看到艾斯和萨博一左一右抱住中间的小菜花,表示他们是不会走的。然而马修妈妈是不会让步的:“你们两个又不是哥哥,留在单身女性的房间是想做什么??”

    “我们、我们虽然不是哥哥,但和有香的关系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萨博表示自己很有理,“有香你说两句!”

    “好热。”这俩人怎么跟火炉似的……哦,他们俩就是火炉。有香推开萨博的脸,她说,“我觉得无所谓啦,而且房间这么大,只有我一个人感觉有点浪费。”

    “就是说啦,马修~你看看我们关系很好哦?”艾斯看看被推开脸的萨博就笑起来,“总觉得这种情况发生过很多次?”

    “知道的话就给我反省!有香小姐你过来!”马修走过去牵起有香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这边,“请不要惯着他们!卡塔库栗先生,请给他们另外安排其他房间。”

    “那倒是没问题……不过你真的不是妈妈?”

    “不是!”快点我要装不下去了!马修利索的把所有人都哄出去,门关上之后,他松了口气,然后让有香快点躺下:“体温是37度5,你已经开始发烧了,有香小姐。”

    “咦?!”有香自己都没什么感觉,她说,“难道刚刚马修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