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布丁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0章 也是有人关心的

    底楼路灯下微醺,四溢的光芒环抱住两人,男孩轻轻歪了一下头靠近女孩,心情大好露出笑容调侃,“顾同学,看来近日嘴有点欠,要不把你绑回去教育教育,”

    特意拉长了尾音,还伸出左手一把搂住,作势吓唬着的女孩。

    瞬间笑声隐匿深夜之中,臂弯里的人安分不动,彼此的呼吸声、心跳无限放大。圆圆的小耳朵染上桃色,接触时火热气息,灼掉这深夜的寒气。

    空气充斥着热气,捂得严严实实的人,考虑趁机占便宜的人有伤,小心提醒,“快要出不了气了,路同学,”

    路离一边想着捂晕才好打包回家,一边垂眼一看。顾晚樱原本绑好的头发散乱,被自己一捞,完全盖住脸。可能是身高原因,原谅他只能够看见头顶。想到这里,轻笑不禁从喉管爆破出来,然后轻轻松开手。

    只见面前的人,久久垂头不理他。以对顾晚樱的了解,她此时一定小脸通红且在心里骂他千万遍。幸好未推开他,好像他们又进了一步。

    盯着久未抬起得后脑勺,路离十分笃定地对心里的自己说道,看来是接触不够,得多多练习,以后就不会害羞了。

    想到这里,久想要伸手去摸她的头。不料车突然就来了,而且特别无礼开了远灯。还好他反应快,刺眼的车灯打到他身上,和捂住顾晚樱眼睛的手背上。

    “司机开了远灯,很亮。”顾晚樱准备开口质疑,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转而回答,“嗯,谢谢,”

    慢慢拿开覆到眼睛上的手,深呼吸一下,不管红得要命的脸,猛然抬头看向他催促,“很晚了,路上小心,”说完,拔腿就溜了。

    他嘴里那句“我看着你上去,”没有说出口,就望见女孩疯狂奔跑的背影。

    晚上路离一回到家,路父打了电话简单询问。他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语气冷漠机械地回复,烦躁地想要挂掉。可是他不能够啊,样子还是要做。

    今天躺在空荡荡的病房里,让他想起了那年,独自一人在家看书,突然阑尾炎犯了。因为春节照顾他的人回家去了,只好躺在床上默默忍受。疼痛如刀绞时,虚弱地打开门,蹲在门口拨打电话,最后报完地址就没有意识了,醒来发现躺在病床上。

    他从未感受过如此的无助,那次打过路正平的电话,可未回应过。无限的回音,破灭求助的希望。

    医院的消毒水,无情地洗刷他的孤独。陌生透明的液体,顺着刺破皮肤的针头,毫不留情挤入他的世界。寂静的三人间病房,独留雨水浸湿的白帘布,时不时撞入纯净无辜的眼。

    无人问津的孤寂感,在幼小的心灵游走。未曾回应的求助,显得他多余。

    自从以后,他就努力让自己不生病,天天锻炼。就怕哪一天,如那日一般孤立无援。毫无温度的病床上,独留他一人。后来顾晚樱来了,陪伴他,从此他再也不是一个人躺在床上。

    原来他也可以放肆生病,像别人一样朝关心自己的人,趁生病提无理的要求,有人会带着热腾腾的饭菜来看他。真好!

    “安全到家没,刚刚看见订单完成的提醒了,”叮咚,小矮子发来消息。

    “到了一会儿,去接一个电话。都会注意的,再说我又不是笨蛋。晚安”

    被关心的感觉真好,至少心暖暖的,他也是有人关心的。

    “什么嘛,变着方法说我笨,”收到消息的顾晚樱小声嘀咕着,心想不跟他计较,便打着“晚安好梦,”发送。

    书桌旁靠站的男孩,握着的手机震动了,不露声色地打开手机查看又关掉。拉开椅子,望着桌面成堆的书,苦笑打开电脑,劈里啪啦敲击键盘。稀稀疏疏的翻书声伴随着键盘声,从黑夜一直到白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