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度论 作品

第五十八章 清水镇【加更】

    钱霜霜摇了摇头,道:“葛老不需如此,修仙者在整个柳州都是传说,每隔数年,才会有星星点点的事迹流出。

    听闻,大部分是因为收徒引起的。

    其余绝大部分时间,柳州都没什么仙人事迹的,不知道实属正常。”

    “夫人可知这是为何?”老乞丐问道。

    钱霜霜叹息道:“据说,是因为柳州太过贫瘠了。”

    老乞丐诧异的道:“贫瘠?再如何贫瘠,也比渊州大部分是横断山脉好吧?”

    钱霜霜摇了摇头,道:“不尽然的,谁知道修仙者的贫瘠是个什么意思?

    葛老我们回头,不回柳州城了,看这样子回去的路已经被堵死,是必死的路。

    我们去庸城,去分家,到时候我自由办法解决这一切。”

    “夫人你定夺就好,既然答应了救你们母女,那我就一定不会食言。”老乞丐开口道。

    随即,三人就直接掉头,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老乞丐看着张德明消失的方向良久,在和母女两离开前,一个小竹筒做的火折子,从他兜里无意间滑落了出来。

    ......

    张德明在敏捷术的加持下,一路的狂奔,因为只是跑路,消耗并不太大。

    因此,直到中午,张德明还有五分之三的灵力。

    而此行的目的地,却已经在眼前了。

    根据宗门记载,八十年前,外门弟子裴庆丰,高级学徒修为,年龄到了,未能晋升内门。

    只习会双术法,且无拿手绝活,外派发展修行世家,为宗门开枝散叶,离宗年纪,五十三。

    学徒不增加寿命,这只是指最大寿命。

    人类初始理论寿命一百二,以这个世界的医疗条件,普通人大多只能活四五十岁。

    但是一旦跨入修行,别说高级学徒,就是到达中级学徒,一般都能活到大限到。

    因此五十多岁,可以说正是壮年时刻。

    别说开枝散叶,真要是下决心,给他一群女人,真能二十年弄出一个家族的。

    天灵门周边外围家族,大多是这么产生的。

    但是张德明到来清水镇,看着眼前的清水镇,张德明眉头不由得微皱。

    破落的小镇,跟个村落似的。

    按理说,裴庆丰五十出的宗门,如今才过八十年,最多不过死了十多二十两。

    家族发展的极差,至少镇子里,应该还有修行的痕迹才对。

    但是张德明略微逛了一圈下来,发现这清水镇不仅破落,而且完全是个凡人村庄,嗯,凡人小镇。

    根本看不到一点的修行存在的迹象。

    所以,谁发的祈雨求救任务?

    天灵门外门,可不是随便就能发出任务的。

    作为周边区域,起码也得属于外围家族,或者出现大规模屠杀,被外派驻守弟子察觉,才会有外门任务的。

    带着疑惑,张德明逛了大半个镇子,总觉得怪怪的。

    却又不知道怪在那,冷冷清清的,对了,是冷清!

    这个镇子太冷清了,此刻正是中午时刻,不应该出现鬼都见不到几个的,又不是鬼镇。

    张德明脚跟光翼浮现,整个人飞速的开始搜索起了清水镇。

    良久,张德明来到了镇子外的清水河河滩。

    此刻,整个河滩人山人海,敲锣打鼓声音不断。

    远远的望去,只见河滩最边缘,一个祭坛高高的耸立在河边,此刻一个巫婆正在跳着大神。

    祭坛边上,一个红盖头的新娘已经被挂起,眼瞅着就要放下河了。

    这是?

    河神祭祀?

    该死,我的任务评价。

    张德明面色一变,看着周围人山人海的样子。

    略微一沉吟思索了片刻,为了任务和任务评价,管不了那么多了,张德明直接纵身跳上了周围的树上。

    深吸了一口气,吼道:“住手!”

    随着一声传偏河滩的爆吼,张德明脚跟光翼剧烈的颤动,整个人如谪仙下凡一样,飘落到了祭坛上。

    “仙人下凡了!”

    “是上仙!”

    “不会是龙王来接新娘的吧!”

    “我看像!”

    “这龙王好年轻好帅啊,突然觉得被献祭似乎有不错!”

    “想什么呢,小妮子龙王也是你能垂帘的?”

    “......”

    随着张德明的飘然而出,整个河滩人群呆滞了那么一瞬间,随即议论声爆发开来。

    “老朽清水镇镇长谢冬黎,恭迎龙王大人驾临。”

    “恭迎龙王大人驾临!”

    “恭迎龙王大人驾临!”

    “恭迎龙王大人驾临!”

    “......”

    瞬间,整个河滩,齐刷刷的跪了一片。

    张德明满头黑线,神特么龙王,这镇子真是宗门外围势力,修行世家所在的镇子?

    这特么骗鬼的吧?

    不过,好歹出场效果够了,震慑忽悠住了这些人。

    龙王?

    似乎是个能不引发民乱,完美完成任务的机会!

    “我,咳...咳...本王近日来,偶闻贵镇地域两年滴雨未落,甚是怪异,诸位也诚心祈雨多时。

    今日得空,特来看看。”

    我的天,我真特么尴尬死了。

    张德明一套演下来,差点中二病发作,直接原地跳大神。

    “龙君容禀......”

    “好好说话!”张德明板着脸,直接一脚将身旁的巫婆踹翻,对方直接滚下了祭坛。

    看你能的,又是跳大神,又是‘龙君容禀’,你咋不上天奔月呢,真特么戏精!

    嗯,之前是戏精,估计这会已经把假戏当真在做了。

    毕竟,自己这龙王被真请来了。

    随着张德明踹翻了巫婆,周围的人一阵的安静。

    张德明转头看向了几个卫兵,随意指了两个,道:“你,你,先把架子上那姑娘放下来。”

    随即,张德明转头看着跪在前面的镇长,道:“你来说,好生的说话,不然就和那位一样,滚一边待着去。”

    镇长谢冬黎闻言,小心的看了看被踹的,半天也没爬起来的巫婆,伸手檫了檫额头的虚汗,道:

    “禀龙君......回,回龙王老爷的话,我们清水镇地界,确实有快三年未下雨了。

    甚至周边地界大雨倾盆,唯独就我们清水镇,仿佛天漏似的,滴雨未落。

    虽然不至于焊死,但是种地越发的艰难了。

    草民等实在是快生存不下去了。

    不知道草民等如何得罪了龙王老爷,特准备的此次祭祀,以求龙王老爷开恩。

    别在惩罚我们清水镇了。”

    ps: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