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怨 作品

第七十四章 我赶时间

    叶天纵还等着拿完药回家煎药,去给宋玲玲的母亲治病。

    “小神医,别着急。”

    而白药子还另有所求,便打断之后,讨好的说道:“老夫还有一事相求,不知……”

    “药叔,我觉得,相比下来,我爷爷的病情,应该更重要点。”

    苏君婉抿着嘴,说话间,脸色有些烫红。

    并非娇羞,而是为之前的鲁莽行为,感到自惭形秽。

    但是,她对叶天纵,依旧没有好感。

    她还清楚的记得,对方与自己对视之时,目光下移,胸前的沟壑,他一览无遗。

    这人,可能有点本事,但是,绝对是个下流胚子!

    可是。

    为了爷爷,她忍。

    “叶先生。”

    “我为我刚刚的失礼行为,向您道歉。”

    “不接受,也没必要。”

    叶天纵却摆摆手,淡然道:“本来我就和你没有多大瓜葛,你不用觉得抱歉。”

    “你!”

    苏君婉差点没气得吐血。

    好歹自己天姿国色,冠绝临城。

    而且,还是演技精湛,粉丝无数的大明星。

    这胚子居然这么跟自己对话,如果不是因为爷爷的原因,她都不屑都看对方一眼。

    可是,理智战胜了冲动,她还是深吸了口气,强颜欢笑道:“我想说的是,经过您的治疗,我爷爷现在看起来有些好转。”

    “可是,对于他的病情,我还是有些担心。”

    “不知道,您可否……”

    “他这个病,属于百邪入侵,痊愈不了,只能保守治疗。”

    “这套针法,可以有效给他舒缓病情,稍后,我会留下施针良方,交给老板,让他来处理。”

    听到叶天纵的话。

    白药子接连点头。

    而苏老则是暗中观察了叶天纵一阵之后,若有所思。

    摸着花白的胡须,咧嘴笑道:“恩人啊,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恐怕还从鬼门关回不来呢。”

    “你医术精湛,妙手回春,我既佩服又欣赏。”

    “你好歹救了我一命,请给我一个感谢的机会,你千万别拒绝我,好歹我也是把老骨头了,不看僧面看佛面。”

    “所以,我想……”

    “不必。”

    “相逢既是缘,缘到了,一切就到了。”

    “没有必要刻意弄那些。”

    “什么请客吃饭,重金酬谢,我也不稀罕。”

    说完。

    叶天纵转身看向白药子,问道:“老板,什么时候兑现?”

    “这就兑现,小神医,请随我来。”

    随后。

    叶天纵便是跟随药徒子,离开了屋子。

    ……

    “哼!”

    苏君婉重哼。

    气得直跺脚。

    长这么大,她从小都是光环萦绕,说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千金大小姐也不为过。

    而且,因为天姿国色,职业又是拍电影的大明星,身边环伺的男人,趋之若鹜。

    这个色胚,偷看了自己的胸,现在又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派头,实在恶心。

    “君婉啊……”

    不过。

    性格相对更加豁达的苏老,却觉得叶天纵的性格,很符合自己的胃口。

    他招手将孙女招呼到近前,拍着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问道:“你觉得,那个叫叶天纵的年轻人,怎么样?”

    “一塌糊涂!”

    “一无是处!”

    “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苏君婉像极了发怒的小奶狗,边说边跺脚,气得七窍生烟。

    而苏老却打趣道:“打是亲,骂是爱嘛。”

    “爷爷,您在胡说什么……”

    “我可没胡说,我觉得,你俩有戏。”

    苏老笑吟吟的说道:“再者说了,我知道你最疼爱爷爷了。你看爷爷现在还称不上大病初愈,接下来病情会如何,谁也不知道。所以,咱们还得仰仗这年轻人。”

    “他性格好,有本事,关键是,给人的眼缘就不错。”

    “所以,接下来,爷爷派给你一个任务,务必完成!”

    说到这,苏老的神情忽然严肃了起来。

    而苏君婉早年父母出车祸死得早,是爷爷把她一手拉扯大的。

    可以说,爷爷就是她的命根子。

    虽然偶尔有拌嘴,但是在大事上,从来没含糊过。

    爷爷每次摆出这种表情,她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余地。

    “爷爷,您,您想让我干什么?”

    “了解他,跟进他,掌握他。”

    “从现在开始,你需要每天给我汇报关于他的信息,直到我确定没问题了,再给你说下一步。”

    “啊?”

    苏君婉大吃一惊,不情不愿道:“爷爷,您别为难我,我……”

    “我又没让你跟他怎么样,你对他没兴趣,可我对他有兴趣啊。”

    “怎么,难道连这么一点小小的心愿你都不愿意满足么?”

    “哎哟,我的头,好晕。我的屁股,好疼,我全身都疼啊……”

    使出杀手锏。

    虽然是装的。

    可是,被苏君婉看着,还是一阵心疼。

    为了不让爷爷操心。

    苏君婉被逼无奈,轻叹了口气,点头的说道:“好啦好啦,我答应你就是了。”

    “这色胚,了解他也好,防止他祸害更多的无辜少女,以为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就能掩盖他身上的下流本质了么?”

    “本小姐,非要揭穿你的真面目不可!”

    ……

    关于爷孙两人的谈话,叶天纵全然不知。

    跟随药徒子离开屋子之后,去了另外一间密室。

    这让叶天纵皱眉。

    准备药材和银行卡,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么?

    搞得这么神秘,还来到这种看起来很机密的地方,想要做什么?

    “老板,有话不妨直说。”

    叶天纵站在门口,没有进屋。

    屋内光线昏暗,墙面上摆放着许多壁画。

    全都是一些武术绝学的动作,看起来有些高深莫测。

    “嘿嘿。”

    “小神医不仅医术精湛,就连察言观色这方面,也是练就得炉火纯青啊。”

    “我还没说呢,你就知道我有别的事情要找你。”

    药徒子倒是没有强人所难。

    而是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画册,递给叶天纵,道:“小神医,你看看这个。”

    叶天纵一怔。

    接过来。

    封皮是一招猛虎下山的动作,在右上角,竖着几个字样。

    天医门。

    往下翻阅。

    里面除了一些招数动作,看起来古朴无华,并不花哨,而且讲解得相当到位。

    文字内容,则是标注,这是一个国术门派,以行侠仗义,锄强扶弱为己用。

    历代门主都有详细的记载,而且还有时间对等,但是翻阅到最后,天医门门主‘赵天福’却昏迷不醒,导致整个宗门群龙无首,四下溃散,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看完。

    叶天纵神情漠然,淡淡道:“这天医门,应该是你的门阀吧?”

    “既有武学教授,还有医术传导。”

    “不过,这是你的内部事情,与我无关。”

    “如果是希望我帮你救那门主赵天福的话,恐怕不行。”

    “所以,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我说了,我赶时间,没有功夫再在这里逗留。如果你真的要强人所难,恐怕,咱们就没办法继续在这里和气的说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