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宝宝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96章 见证你的爱情

    然而,在季莫凡跟宫秋容的婚礼上,却并非所有来宾都是欢喜的。并非所有人……都带着祝福他们的声音而来。

    宴厅别墅之外的半空之中,有一道肉眼不可见的身影稳稳立定,而那个人的目光从头至尾都凝落在这场婚礼的新人身上。

    他看着这对新人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笑容,纵然极其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却依然有心如刀割的痛感。

    不错。

    此人……就是金麟。

    已经恢复神身的金麟,自知以他现在的身份跟立场,不应该再管上一世历劫之时所经历的人事。

    可是,情伤就如同一道无法痊愈的疮疤,烙印在他的心上,偶尔触碰之时,会给他带来锥心般的痛苦。

    他最好的兄弟娶了他最爱的女人,而促成他们两的……竟然是他自己。并且,还是在他极其不愿意促成他们俩的情况下,他们俩走到了一起。

    纵然已经为神,可金麟自始至终都觉得,他那一世的人生就是一场大笑话。从出生开始,到死亡为止,无论是家人、兄弟、女人……所有他值得付出信赖的人,都让他成为笑话。

    而他死后不久,所有人便都已经忘却了他。

    就像是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般,没有人记得他,也没有人在乎他。

    金麟其实本可以随意幻化做一人,进入这场宴会大厅,近距离的去观摩这场令他心怀芥蒂的婚事。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这么远远的望着,或许是他在守住他的最后一分尊严。尽管,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是不需要有尊严的。

    “还有什么痛……比见证他们的爱情,更痛?”金麟启唇喃喃着,眸光暗淡一片,失魂落魄皆写在眼中。

    “都已经是神了,又何必介怀这些凡尘中的感情?”突然,一道劝慰的声音从旁传来。

    是悄悄离开宴会厅,隐身飞到空中的梁上兴风,来到了他身边,以第三者的口吻,劝他放下这些不应该再惦记到凡尘俗事。

    因为,他是神仙啊。

    “你不是应该,在那只兔子身边待着么?跑来我在做什么?”金麟目光痴痴的盯着别墅,出口时,问向梁上兴风的声音毫无温度。

    也是。

    心死如灰的人,又怎么可能说出有温度的话?

    梁上兴风好心好意离开他的女孩,来安慰这个失意人,没成想,他竟然还不太领情。

    梁上兴风只好拍着他的肩膀说:“我这不是,怕你忘记神的职责,一个冲动大闹婚礼么?”

    “这你大可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金麟语气冷冷的说。

    “可你看起来,满脸不甘的样子啊。”梁上兴风捏捏他的肩膀道。

    金麟略带着一丝情绪的手拍开梁上兴风,此时,不仅语气冷,连表情也更冷了,“不甘心,也只不过是一种情绪而已。我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与立场,不会以神的身份,跟凡人一般见识。”

    “记得自己是神,虽说高傲了一些,但也确实会宽宏大量许多。既然,你没有想闹事,那我就替今天这个新人谢过你了。”梁上兴风向他做出了一个有礼的抱拳动作。

    金麟这才瞥了一眼梁上兴风,但是这一道眼神极其不友好。

    梁上兴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声好意的哄道:“哎,人家的大喜之日,既然已经来了,就要带着祝福的心态来。如果瞧着这么难受,你为何要来呢?你完全可以不来,这样就不用享受到这份难受了,你说对么?”

    金麟看向他的眼神更冷,所有情绪直接挂在了脸上,阴冷之中又带着一些愤怒的情绪。

    “那只兔子,是你的心上人吧?”金麟问。

    梁上兴风也没有遮掩的意思,大方坦然承认:“看着小了点,不过我等得起。”

    金麟于是便问他:“假如,你一心呵护的女孩,在她长大之后,爱上了另一个男人。并且,要嫁给另一个男人。你落的与我一般,要在这种地方,亲眼看着她与另一个男人结婚,你能以祝福的心态,来送她出嫁么?”

    梁上兴风知道他是想让自己与他感同身受,但是,在梁上兴风的世界里,这种可能是不会存在的。

    所以,梁上兴风根本不用去设想,就可以直接回答他:“我的女孩虽然年纪还小,可她已经认定我了。我不会去担心,她会喜欢上其他人,因为……我可以自豪的说,在她认识的所有男人里,没有人比我更优秀。”

    “可是,移情别恋是没有理由的。她不一定会因为,那个人不如你优秀,就不爱那个人。否则,像是我跟季莫凡这样的人,怎么会如此迷恋一个……各方面都算不上优秀的女人?”金麟以云淡风轻的语气反驳他。

    自以为自己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这番话,在梁上兴风听来,如同笑话。

    梁上兴风甚至以质疑的眼神看向了他,出口问他:“原来,你心爱的女人,在你眼中,算不上优秀啊。如此看来,你也不是很爱她么?”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只是因为,一直得不到她。不甘心而导致的你以为,你很爱她。其实,你只是想要得到她的那种感觉。从来没有拥有过,就会想要尝试着拥有过的感觉。可你根本没有发现她身上的优秀点,即便拥有了她,很快就会觉得她配不上自己吧?”

    梁上兴风头头是道的分析着金麟对宫秋容,那所谓的真爱的错觉。

    当然,金麟并不接受他的分析,也不同意他分析的每一句话。

    金麟仍然反驳他:“我喜欢上一个不算优秀的人,是事实。不能因为我喜欢她,就掩盖了她并不优秀的本质。以人类社会的身份跟地位线来划分,秋容放在女性群体之中,顶多也就只能是7分女人。她有自己的独立事业,有个性,有外貌,也善良。但这并不代表,她在这个社会之中是优秀的。”

    “所以,你爱的人在你眼中,跟在社会的地位之中,是一样分数么?”梁上兴风也凉凉反驳。

    金麟知道梁上兴风的意思,但他仍然保持自己的见解,“你不用找理由来推翻我的感情。我的感情本质如何,我自己心里很清楚。但凡你换位思考一下,你也会很清楚,你守着的那个女孩,在灵界也算不上优秀。顶多是个资质平平的小仙。”

    梁上兴风见到金麟拿他的女孩来举例,不由露出嘲讽性的笑声。

    这次,反驳的更加坚定,“在你看来,她只是个资质平平的小仙。可是在我眼里,她是这个世上最独一无二的女孩。她身上的特质,纯粹的没有人能比得过,包括我。也正是这一点特质,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将她牢牢抓在手里,即使她还小。”

    金麟也被他的话逗笑,扯出一道讽笑,“为了推翻我的感情,你连这种假话都说的出口,也真是难为你了。”

    梁上兴风忍着想要揍他一拳的冲动,咬牙切齿说:“像你、像其他人……都看不到她身上最耀眼的那一点,那是你们瞎!可我看到了,并且我就是喜欢她的这一点!所以,像她这样的宝贝,我守着就行,不需要你们去欣赏。”

    金麟呵呵一笑,也不再反驳梁上兴风,不与梁上兴风进行口舌之争。

    因为这样的争辩,并不必要。

    梁上兴风见他不跟自己说了,但却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继而又添了一句:“其实,你最爱的人是你自己,不是你那个兄弟,也不是底下的女人。此刻你心里的难受,到底是因为你自己爱而不得,被兄弟横刀夺爱的不甘,还是因为其他,这一点,你完全没有想清楚。”

    说罢,梁上兴风也不打算再继续搭理金麟,准备回宴厅,继续陪他的女孩。

    但就在他拂袖飞离之时,金麟突然又开口反驳了一句:“如果我不爱她,我为什么要付出我自己的生命,去动用那套禁术复活她?我这一次的生命之所以如此短暂,不就是因为我救了她,被她吸干了我身上的气息,才导致癌症么?这个让我付出生命去守的女人,你凭什么推翻我对她的感情!”

    金麟喊出了自己心中的不服气,因为在他心里,这一世之所以没能按照之前设定了人生过,就是因为宫秋容的出现,让他命犯情劫,而死于情劫。

    都已经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他又怎么可能,让别人随意质疑自己的感情。

    但是……

    即便他拿出了如此难以推翻的理由,梁上兴风依然可以云淡风反驳他:“在你发现,你是用自己的生命养着她的时候,你不就已经把她丢在家里,自己住进医院,让她自生自灭了么?相反,季莫凡知道这一点的时候,他选择与她同生共死,共用一条命。更爱自己,与真心为爱付出……差的就是这么一点。”

    转头,梁上兴风轻蔑的眼神投向他,“而且,你患癌住院期间,宫秋容去看你,被你速速打发。因为你看自己身上的气息再次被她吸取。而季莫凡去见你,却被你利用这种友情绑架,要求他继续养着那只会带走生命的猫。甚至于……你都不会把这点真相告诉他。这就是你所谓的,珍视友情、爱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