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白橘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3章 废后邓猛女

    另一边,陈博抱着刘唯,一路小心地避开各处禁卫值守巡逻,悄然来到了冷宫。

    他本就是暗卫出身,本事也很了得,这一路下来倒也是很顺利。

    倒是皇子刘唯,以为陈博在与他玩游戏,很是配合地闭着嘴,丁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愣是瞒过了那些禁卫。

    此时,在冷宫里边,白发苍苍,垂垂老矣的废后邓猛女,难得的将自己收拾干净,坐在院中冰凉的石凳上。

    心如死水,这一点点的冷,于她而言,又有什么呢?

    边上的石桌那里,正摆着一盘烤肉,闪着金黄色的光泽,油光润泽,让人看了就很有胃口。

    被陈博抱到了这里,刘唯一直很新奇地看着周围。

    这里,他好像没有来过,看着有些颓败,气氛压抑,并不好玩。

    只是很快,他便被那盘子烤肉吸引了目光。

    虽然烤肉他并没有少吃,但烤的这般好,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难免更加馋了。

    拍了拍陈博的手臂,刘唯示意陈博将自己放下来。

    而陈博,有一瞬间的犹豫,手臂发紧,但还是顺着刘唯的意思,将他放了下来。

    刘唯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周围,最后定睛在了邓猛女身上。

    这个老婆婆,他似乎并没有见到过。

    更何况,这个老婆婆,见了他,居然没有行礼,当真是奇怪,无礼!

    不过,在这宫中,还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胆怯的存在。

    看了看,刘唯便走了过去,奶声奶气却又颇有气势地开口问道:“你是何人?见了本殿下,为何不行礼?你为何会在这里?是厨工吗?桌上这烤肉,是你做的?”

    自刘唯一来到这里,邓猛女就看得有些失了神。

    这个有几分像刘志的小孩,就是刘志的儿子了吗?田圣那个女人所生的?刘志盼了好些年头的皇子?

    没曾想到,刘志居然还能够真的剩下皇子。

    此时再被刘唯这么一问,邓猛女才回过神来。

    虽然看着刘唯,邓猛女有一瞬间的心软,可是想到邓家的败落,亲人所遭受到的痛苦屈辱,邓猛女很快便收回了这些情绪。

    刘志既然无情,她还讲什么道义呢?

    反正,她也是快要死了,能够让刘志付出代价,她也乐意。

    也没有废话,邓猛女只是摇了摇头,便将烤肉递到了刘唯眼前。

    就近了些,刘唯闻到那香喷喷的味道,再次咽了咽口水。

    不过,他还是问道:“你是不能言?这烤肉,是给孤的?”

    邓猛女闻言,怔愣了一瞬,便再次点了点头。

    她恨刘志,绝对不能对刘志唯一的儿子有所心软!

    报复,她要报复!

    只要放倒了这个小孩子,她的报复计划就成功了。

    那么,她也可以安心离开这个世界了。

    而看到老婆婆点头,这下子,刘唯也顾不得其他的了。

    再次看了下那个有些奇怪的老婆婆,刘唯便伸手,直接便取过了那根鸡腿,闻了闻,确实香喷喷的,当即文雅地吃了起来。

    越吃,刘唯只觉得越好吃。

    与此同时,刘唯还不忘抬头,笑眯眯地看了看邓猛女:“嗯,这烤肉好吃。放心,等会孤便去告知父皇,让父皇重重赏你。”

    听着刘唯童真的话语,邓猛女眼中晦暗不明。

    对付一个小孩子,她也是堕落得可以了。

    虽有一瞬间的迟疑,但一想到刘志的无情,想到邓家的悲惨遭遇,想到女儿的不得宠受欺凌,邓猛女很快又再次狠下心来。

    果然,没过多久,那根鸡翅还没啃完,刘唯只感觉到困乏无比,嘴里的鸡肉还没有咽下去,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幸亏陈博在边上接了一把,才没有让刘唯直接磕在石头上。

    见状,邓猛女眼睛眨都不眨。

    眼神凌厉地看了一下陈博,邓猛女嘶哑如夹杂铁锈般的嗓音响了起来:“邓博,你,心软后悔了?”

    被直呼姓名,邓博一个激灵,赶紧跪下。

    不顾膝盖处的疼痛,邓博立即回道:“主人,小人不敢。小人乃是主人的人,唯主人的命令是从,绝不敢多想背叛!”

    定定地看着邓博,邓猛女忽而自嘲地笑道:“也罢。邓家没了,本宫也快要咽气了,你还年轻,可以将人再带回去,换取你的锦绣前程。”

    听了邓猛女这般说,邓博赶紧磕头,说道:“主人,小人的命是邓家的,是主人的,绝不会为了自己的事情而坏了主人的安排的,请主人责罚!”

    是的,他的确有过心软,但却绝对不会违背了邓猛女的任何命令。

    即便皇子刘唯再无辜,只要是主人下了命令,他便不该还有所迟疑的。

    不为别的,只为他一家人的命,都是主人给的。

    而且,他的家人,受到当时祸及,早就是死的死,发卖的发卖,他的心,也跟着死了,哪里还会有什么道德同情这些东西。

    邓猛女自然是信得过邓博的,若不然,也不会在最后反扑的时候,安排邓博自宫进宫,混到刘唯的身边,就为了今日的这一切安排与报复。

    她这般问,其实也是给了邓博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活下去的机会。

    一旦邓博待会儿将人带走,那便是死罪一条,逃不过的。

    就算是查不到邓博的身上来,但皇子在宫中走失,近侍定是无法推脱,罪不可恕的。

    她与邓家已经落败,难得还有几个忠心的人,邓猛女其实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的。

    看着坚定不已的邓博,邓猛女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罢了,都死吧,死了也清静了。

    垂下眼眸,邓猛女遮盖住了各样不该有的情绪。

    等到再次抬眼,邓猛女早已恢复到了那个冷心冷情,只想要报复的狠辣废后。

    点了点头,邓猛女冷冷地说道:“既是如此,便把这个孩子带走吧。离了未央宫,便杀了这个孩子,让刘志永远后悔,永远都找不到!”

    得了命令,陈博知道,他与主人的命,也是该到头了。

    报了恩,也算是了却了心愿,让他去死,他也不会再有什么对不起邓家的地方了。

    只是,皇子刘唯终究是无辜的,就让他死后,来生再来赎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