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2 节 讨债

    5



    一周后,我终于出院了,左耳听力仍没有恢复,而何良全家依然没露过面。



    不得不说,认识林雨这一闺蜜,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住院期间还好有她在,否则我爸妈非得累坏不可,我弟也早在我情况稳定的第二天返回了学校。



    现在她也正在为我办着一桩大事。



    出院后,我回了那个令人作呕的家。女儿在幼儿园,婆婆跳舞去了,公公在打麻将,何良更是不知去向。但我仍是一一给他们打了电话,以自己知错给她们道歉为由,将全家请到了饭店吃饭。



    依着我之前软弱的性格,他们自然对我这番话深信不疑。而林雨也趁机拿着我给她的钥匙溜进了何家,在各个地方悄悄安装上了,她托关系帮我买来的针孔摄像头。



    「爸妈,之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也想好了,孩子怎么说也是我身上掉下的肉,不能说打就打。出院前,我特地挂了产科专家号去咨询,只要后面的产检没问题就可以生。」



    本来阴沉着脸坐在一旁的何家人,立马坐了起来。婆婆更是双眼放光地盯着我的肚子,好像马上就能蹦出个孙子一样。



    「你想通了就好,孩子怎么说也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不能就这样害了他的命。」何良深情款款地坐到我身边,双手自然地搭在了我的肩上。



    若是以前,我肯定会反握住他的手,回头与他相视一笑。只是现在一想到他这双手还摸着别的女人,对着她含情脉脉地说话,我就觉得恶心。



    「你也是,早不受伤晚不受伤,偏偏在怀了孩子时受伤,险些害了我乖孙的命。」婆婆嘟囔着嗔怪。



    这话说得我终于又一次没忍住心中的火气,轻笑了笑。是我想要受伤的?我还想我一直完好无损,不像现在这样当半个聋子!



    气氛因为我的这声笑而尴尬起来,公公暗地里拽了拽婆婆的袖子,示意她别说了。



    何良仍是深情款款地看向我,「思思,咱们夫妻之间可不能这么记仇,免得伤了我们多年的感情。我那天从医院离开也是因为太伤心了。」



    他一说话,倒是瞬间提醒我了。这么情绪外露,可是会让他们对我心怀警惕的。



    「是的,何良,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有多深,我离不开你。不说这些了,前两天我妈打电话给我了。」我故意放慢了语调,看到何良一家立马变了脸的模样,我心里舒坦万分,现在就喜欢看你们一家紧张的模样。



    「妈说什么了吗?我们的事他们知道了?」何良努力扯出笑脸,但仍无法掩饰他内心的紧张。



    「她没说什么,就问我伤怎样了。我老家那边快拆迁了,他们找关系弄了个修建证明,最近正忙着空地上加盖房子,好到时候多赔一些,所以没时间来看我。」说到这里,我故意停顿了下,打量了圈他们的脸色。



    公公婆婆瞬间坐直了身子,看向我的眼中还多了几分对金钱的慈爱。



    「那我们的事呢?」何良始终执着于这个问题。我知道他是怕我爸妈知道了真相,会不分钱给他。



    「我当然没说,不然我怕我妈高血压受不了。再说了,如果说了,他们肯定要让我们离婚。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我怎么舍得。」这话,我确实说得有些动情。



    是啊,我怕我妈高血压受不了,可她已经受不了了!我舍不得这么多年的感情,才没在你打聋我时将你送进监狱,可你却给了我一桩又一桩的惊喜!



    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即便是到这一刻,你也只是惦记着你家的香火,惦记着怕我爸妈得知真相,从未问过我一句伤势如何了!



    「是啊,老婆你真好。」何良兴奋地在我脸上印下一记吻,只是我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的深情让我作呕。



    「讨厌,爸妈还在呢。」我假装羞涩地侧过脸去。



    「看着你们小两口幸福,我们就高兴了。」婆婆满脸慈爱。



    「不过孩子的事情,我跟我妈讲了。她也劝我留下孩子,那样拆迁时,还可以多分一份人头费。哦,对了,我妈说让我将乐乐带回去住些日子,好将她的户口上到我家去,多分一份人头费。」



    「没问题,等下午接乐乐时,就给她请假,明天就去办理户口转移的证明。」婆婆当即拍板决定,何良与公公也是十分赞成。



    这一切似乎顺利地过头了,我不禁有些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就这么好骗,那我之前不是比他们更傻?



    6



    等我与女儿拿着证明坐上回家的公交车时,我的心才彻底放下,看来他们家是真的同意乐乐过户到我家去了。



    只是他们这么迫不及待,是不是在背着我筹划什么。带着怀疑,我右耳带上耳机并打开了监控。



    此刻,何良一家正开着家庭会议。



    「儿子,现在把乐乐送走了,正好可以收拾下家里,让小琪来吃饭。」婆婆满眼兴奋。



    「现在思思也没打孩子,家里还要拆迁,我真不知道在她们两之间怎么选。」何良看起来有些痛苦。



    可他说的那些话却让我格外想笑,原来人早就计划着送走我们母女迎新人了。腹中这个孩子以及那份还未到手的拆迁款,才让他有了些许犹豫。



    多年夫妻情,只当是被狗吃了吧。又或是,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我眼瞎!



    「你傻啊,等思思生下儿子,我们拿到拆迁款了就离婚。到时候就只留下咱家的宝贝孙子,让乐乐那个丫头片子跟着思思。反正看她那样也是舍不得孩子的。至于小琪,她家那么有钱,多养一个孩子又没什么。」婆婆精神奕奕地谋划着。



    「这事都听你妈的,你妈是咱家最有头脑的,这些事听她的准没错。」



    「对了,快还贷款了,你找思思要到钱没?加上那十万块,你这个月得还十五万啊。我跟你爸都老了,挣点钱不容易,不像你老丈人那样有家底。」



    这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那天吃完饭后,何良将我拉到一旁。



    「思思,你接到电话了?」何良有些试探性,实际上他早就笃定我会接到电话。



    我点了点头,假装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他,实际上我也确实恨铁不成钢。这些年,他的嗜赌,让我将自己从前上班攒下的家底输个一干二净,能借的网贷也借了个遍,每个月都在东拼西凑地以贷养贷。



    「思思,我是真没办法了,要不你再去找咱妈借点?」何良满脸堆笑。



    「我住院时,你不是才找我妈要了五万吗?对了,我住院的钱还是找林雨借的,你先把五万给我,我还她。」



    「思思,我们两之间非要计较这些钱吗?我本来想着拿那些钱去多赢些回来,就去给你交住院费,再买些营养品好好补补的,可谁知道那两天手气实在太差了。」



    「可我爸妈也没钱了,为了拆迁多赔钱,他们把所有的存款都拿去加盖房子了。就上次的五万,还是找人借的。」



    「要不,让咱爸妈再找人借些?」何良笑得十分谄媚,让我更是一阵阵反胃。将我拉进泥潭还不够,还想让我把我爸妈也拉进这深渊中。



    「家里的亲戚朋友,最近也都在为了多得拆迁款的事,掏空家底来修房子,哪里还借得到。要不,找乐乐奶奶他们借点?等我家拆迁款下来了,还她们。」



    「我哪里敢让我爸妈知道我欠了这些钱,那样非把我爸妈气病不可。」



    由于他还惦记着我家的拆迁款,再加上刚把我送进医院这事,所以不敢对我再做什么出格的举动,这次谈话也就此不欢而散。



    而现在看来,哪里是什么不敢让婆婆知道,而是人家一家峁着劲就想坑我的家的钱。



    他们接下来的谈话,便全是何良软磨硬泡着想让婆婆拿钱帮他还贷款了。当然,婆婆自然也不肯松口。



    反正只要我这边不松口,他们迟早会掏这个钱的。毕竟那伙高利贷的手段,可不像我这么仁慈。



    回到家,我急忙让我爸带着我们母女去落实了乐乐的户籍问题。还好的是,女儿还小,户口本来就是随父母走,所以过程不算麻烦。



    紧接着,就是去咨询了我爸托关系找来的律师,得知只要证实那些贷款我不曾使用过,就可以摆脱掉这些不属于我的贷款。



    再有就是何良打聋我的事,属于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得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一消息,无疑是给了我一剂强心剂。平时生活我都有记账,再加上那些高利贷的借条都是他自己签下,又立刻用在赌桌上的。所以很轻松就能证明这些贷款与我无关,我不用去与他共同承担。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起。



    7



    看着坐在我面前的女孩,我以为自己不会难过,但还是心痛得无法呼吸。



    她就是小琪,何良那位有钱的小女朋友。



    「前些天,我闺蜜跟我说他出轨时,我还不相信。直到我找人跟踪他,看到你跟他们一家一起吃饭。到那时我才知道我以为我在抓小三,可其实我才是那个小三。」小琪苦笑着拭去泪水。



    「你们之间的事,我也都知道了。放心,我找你也不是让你退出。我还调查到,他身边的女人可不少,他不止我们两个女人。这样的渣男,我可不会再要了。我只是想问问你,打算怎样报复这个渣男?」



    小琪的直白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何良猜到我知道他出轨的事,特地让她来试探。



    「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迟疑道。



    「没想到你这么软弱,难怪能被他那样欺负。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既然你不愿意联盟,那我就自己出手了。你手机上那是我的电话,如果想合作,请随时来电。」小琪微笑着,放下茶钱,起身离去。



    看着她潇洒的背影,我突然很羡慕。我羡慕她能这么快看清何良的真面目,能这么当机立断,立马决定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