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2 节 血!泪!血!

    05



    他们的话说完了,我听到了脚步声,顾不上多想,快速跑回床上装睡。



    我的脚冰冷,浑身都冰冷,心在颤抖。



    一瞬间,我的世界天塌地陷,我的老公出轨有了孩子,还要亲手夺走我肚子里孩子的命。



    我们一起摸宝宝数胎动的场景历历在目,难道他都是装的吗?他怎么忍心?



    我极力控制着眼泪,不去想那些,这一刻最重要的是保护我的孩子。



    魏东进门开了灯,我假装被亮光弄醒,「开灯干嘛?大半夜的。」



    「千千啊,妈熬了一碗补药,老中医开的,对胎儿好,你快趁热喝了。」



    他真打算动手了!我的心痛得仿佛被刀尖划过,被子里面,我的手紧紧捏成了拳,指甲已经抠进了掌心。



    他走到床边儿,把药放床头柜上,来扶我。



    「什么老中医脉都不把就随便开药,我不喝。」我推开他。



    「宝贝儿,这是妈最信的老中医,白丽都在他那里保胎,胎儿状况比咱们的好。医生不是说咱们宝宝太弱吗?中药没副作用,比吃钙片吃铁剂片强啊。」



    如果不是我听到了他们的话,他这么说,我一定信。



    他怎么可以演得这么好?我又怎么会这么傻呀!我特么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真的吗?」我看着他的眼睛问。



    他的眼神稍稍闪了闪。



    「当然是真的。」



    「那我喝。」



    我坐起身,端起那碗药,继续看着他,我多希望他跟我说:千千别喝。



    他倒是张了张嘴,还是没说什么,他好狠的心!



    「我闻着有点儿苦,你帮我拿几颗葡萄干来。」



    「苦的话……」



    「你是说苦就不喝了?」傻傻的我还带着最后的一丝希望问。



    「吃葡萄干可以解苦,你说得对。」



    他去拿葡萄干过来,我伸手去接时故意一撞,把药弄洒了。



    「哎呀,怎么还洒了呢,都怪我。」我假意说。



    魏东好像松了一口气。



    「洒了就洒了吧,我来收拾,你接着睡。」



    我躺下来,闭上眼睛,他飞速收拾完帮我关了灯,走出房间。



    过了一阵,我又听到了他们小声说话。



    「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故意弄洒的?」婆婆问他。



    「不是,千千不小心洒的。」



    「她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她不是听到了吧?」



    「不可能吧,她那么单纯,要是听到了,能不闹吗?」



    看来,在他心里我果然是心无城府的傻子。



    06



    「儿女双全不好吗?妈,这都是天意,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吧。」



    儿女双全,他们认定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女儿,也就是说——他的另一个孩子是儿子。到底是和谁?



    他天天下班按时回家,手机也从不设密码,不像出轨啊。



    「不行,明天我再弄一碗药来。」他妈说。



    魏东叹了口气,答应下来。



    他回到房间上了床,手臂搭上了我的腰,想到他和别人生孩子我又恨又恶心,推开了他。



    他没再搂我,也没睡,我装睡了一晚上,他干躺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婆婆笑着跟我说:「千千,昨晚的药你没喝到,那药特别好,妈今天再去给你开一副来。」



    「好啊,谢谢妈。」



    「还是千千好,年轻人都不信中药了。」



    是啊,傻子多好,任你们摆弄呢。



    婆婆看了一眼魏东,为「成功」骗到我洋洋得意。



    我真想撕了她,为了我的孩子。



    不过不是时候,我还要看看她坚持要让魏东选的人,到底是谁。



    白丽一边吃着蒸蛋羹一边儿笑着说:「那药是好,我喝了好多,医生都说我肚子里的男宝宝特别健康。」



    我扫了一眼白丽,心里在琢磨她是帮他们一起骗我,还是单纯的热情。



    「你昨天去做四维了?」她问。



    「嗯。」



    「男孩女孩啊?健康吗?」



    「健康,不确定性别。」



    「我的是男孩,医生说的。」



    「恭喜你啊。」



    「你真的恭喜我啊?」她笑着问。



    这个问题好奇怪,她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奇怪。



    魏东接话了。



    「千千当然是真恭喜你。」



    「算了,不吃了。」白丽放下了碗,看着魏东,「魏东,我肚子有点儿不舒服,你陪我去医院看看?」



    「怎么不舒服了?」魏东微微皱眉,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不知道啊,走吧。」



    她拉住了魏东的手。



    拉住他的手,当着我的面,这是一个寡嫂该干的事吗?



    我的心里突然涌起怪异的念头。



    是她?白丽?她就是给我戴绿帽子的人?



    07



    我想了一晚上,从魏东的同学,到他的同事,到我所知道他能接触的所有女人,都觉得不可能,唯一没在我考虑范围的——就只有白丽。



    也许白丽在我眼里就没当做过女人,她是他的家人,比他大好几岁不说,长相也不惊艳,身材也一般,还没什么正经工作。



    魏东能看上她什么?何况,她还有更优秀的男朋友。



    见我盯着白丽的手,魏东甩开了她。



    「嫂子,我要陪千千,你找你男朋友林硕去吧。」



    「林硕出差了,你就陪我去嘛。」



    这句话已经带着撒娇的意味了,人不遇到变故,是不可能知道自己有多强大的,比如这一刻,我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不相干的人。



    「你陪她去吧。」我说。



    「谢谢你啊,千千,我忽然发现你还挺大度的呢。」白丽说:「魏东,千千都批你假了,陪我去医院检查完,再跟我去看看男孩子的小衣服吧?」



    魏东表情有些不自然。



    「那些东西我不会看,你自己看好了。」



    「别这么说,东东,白丽怀孕后走动都少了,你就陪着她去逛逛,这样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好。」婆婆说。



    之前我心里就纳闷,婆婆对白丽的态度转变太大了,以她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性格,怎么白丽怀了别人孩子,她还能那么上心地照顾,就像肚子里是她家的种一样。



    现在,她这句话更印证了我的猜测。



    我的心梗得厉害,可我硬生生挤出一丝笑来。



    「妈,您不是说要去给我开药吗?得早些去吧?」



    「对对对,我这就去排队,千千啊,妈回来买两副猪腰子,给你和白丽吃。」



    「谢谢妈。」我假笑。



    婆婆出门后,我也出了门,不远不近地跟着魏东和白丽。



    08



    他们走路时隔得很远,一路上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到医院都没见他们有什么亲密举动。魏东似乎在特意跟她保持着距离。



    就在我以为我是不是猜错了的时候,有人拍我肩膀,喊我的名字。



    我回头一看,是林硕。



    「白丽不是说你出差了,你骗她的?」



    「我们分手了,白丽没说?」他有些意外地问。



    我摇摇头。



    「没有啊,她都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说分手就分手呢,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见了林硕,我越发觉得白丽不大可能舍林硕而要魏东。



    或许是她被林硕甩了,一气之下勾搭魏东的?



    直到这时,我也不能完全排除猜错的可能。



    林硕笑了笑,「你不知道吗?就是因为她有孩子了我们才分手的,我没有生育能力,我们也没发展到那一步。」



    这么说,孩子确定不是他的,那便一定是魏东的了!



    我的心霎时苦涩起来,这时白丽和魏东从检查室出来了,白丽说了些什么,魏东站在那儿没动。白丽好像生气了,直跺脚,过了快一分钟时间,魏东突然亲了白丽的额头。



    那是一张亲了我无数次的嘴,如今亲了别人,我看在眼里,身体忍不住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