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世燹王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47章 青石露到手

    天魋沼泽内,莫昊天双目微阖,静待着一甲子才出现一次的青石露,素还真头顶光环,只要有需要,管他什么天材地宝都来得恰到好处,他自问也不会倒霉到白跑一趟的地步。

    至于不远处保持沉默的裁罚者,莫昊天倒是没有太过在意,他也知道对方留在这里并非对青石露有什么想法,而是在观察他,以及兽之驡。

    神秘且又陌生的高手,不仅实力强大,还对九轮天似有了解,更带着当年击败罪域的开天龙马。

    裁罚者若是掉头就走,莫昊天反而还会觉得奇怪。

    倏然--

    风中传来恶臭异味,臭味中,逸散出一丝沁人心脾的檀香。

    “嗯...出现了!”

    伴随一声低语,莫昊天双眼蓦然睁开,纵使封闭了嗅觉,但与先前殊异的气味,却是让他敏锐地察觉出气氛有了变化。

    而在对面,久居禁地的裁罚者自然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双锐利如鹰隼的眼侧目而视,瞳孔中流转着危险的冷光。

    随着青石露即将现世,密林禁地中,深绿色和乳白色两种诡异的雾气不知道从何处涌出,很快就将整个天魋沼泽笼罩了其中。

    浓浓的雾,蔽人视线,更使得湿地突变为沼泽异地,四周模糊能见的一切都在缓慢下沉。

    早就知道青石露出现会导致大地生变,莫昊天当然不会失措。

    一副镇定从容中,莫昊天右手轻抬,凝气于指尖,一点绿之能,遍霖方圆数百米。

    霎时,周遭树木得到磅礴的生机注入,一刹拔高比天阙,无数根须在沼泽中如蛇蛟般蜿蜒梭形,眨眼间就编织出了一张坚硬的须网。

    此时,泥沼翻腾,一道刺目的青光划破重重迷雾,朝着四面八方散去。

    正是青石露,出现了!

    “摄!”

    沉声一呵,莫昊天五指弯曲成爪,朝着光源处运气一吸,在沼泽淤泥中起浮的青石露便被他纳入了掌中。

    “应该就是这个东西没错了。”

    低头看了一眼掌中的青色石头,莫昊天暗自点了点头,电麻感他是没有感觉到,不过檀香他倒是闻到了。

    随着青石露被取走,雾散地实,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

    “还不离开,看来你是还有事要请教孤咯?”

    搞定青石露后,莫昊天心情大悦,随即抬眼看向了裁罚者,对于后者想问什么,他一目了然,因为裁罚者的目光在兽之驡身上停留的时间明显比在他身上要多。

    “它怎么会阁下身边?”

    果然,不出莫昊天所料,沉默了片刻后,裁罚者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惑,话语中难掩愤怒和杀意。

    “哈,你虽然问了,但孤并不想说。”

    莫昊天轻笑了一声,不咸不淡地回道。

    对于裁罚者的心绪波动,他能理解,毕竟当年开天皇祖龙知命不仅将罪域大军击溃,更是直接把创罪者打成了呆子,直至今日都还没复原。

    不过,这与他有何干系?

    “我们会再见面的。”

    心知留下来也不会有什么收获,裁罚者深深地看了一眼莫昊天和兽之驡后,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岂止是再见啊,哈哈...”

    望着裁罚者消失的背影,莫昊天意味深长地低笑着,他没有选择在此时和罪域直言合作,毕竟---

    他可是王,而裁罚者不过一个二把手,和对方谈合作总给他一种掉价的感觉,在创罪者恢复之前,他也不打算光明正大的和对方接触。

    至于派谁去和罪域勾心斗角,莫昊天心中也已有数。

    “龙戬陷危,赮毕钵罗必然也收到了红气传讯,如今他滞留妖市无法回到魔婆之泪,想来是遭到了战栗公和判神殛的阻挠,我也该去找他一会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得先去见另一个人,当初许下的承诺,也到了该兑现的时候了啊。”

    莫昊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露出一抹浅笑,随即翻身上马,飞空而去。

    ···

    另一边,以绝对强大的实力震撼战栗公与判神殛两人的赮毕钵罗无法寻得黄金太艎返回苦境,只好折身离开了血唇码头,继续随着内心的感觉在妖市徐行。

    “当年杀害恩师的人,终于浮出水面,昔日之恨,亦来到拨云见月之刻,就算对上整个妖市,我也要为恩师你洗刷冤屈。”

    就在赮毕钵罗沉思缓行之际,林中突现一人幽幽而来。

    来者容貌丑陋不堪,手上端着一口毒邪罐,浑身邪气,散发着比毒还毒的危险气息。

    “独读黩蝳牍,瓄讟髑殰纛,犊椟鑟渎碡,毒毒毒毒毒。”

    伴随满口毒音字,毒皇帝挡在了赮毕钵罗前进的路前。

    “嗯...”

    怵感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赮毕钵罗停下脚步看向了眼前之人,心里虽有疑惑和警觉,但脸上却是一片云淡风轻的平静。

    “朋友,毒皇帝久违了。”

    “半途拦路,可不是朋友会做的事。”

    赮毕钵罗微微转身,背后的菩提长几正好指向了毒皇帝,“阁下敢用皇帝二字,看来对自己的能力有相当的自信。”

    “阁下不必如此戒备,我听闻你在血唇码头力挫战栗公,所以才特地来此与阁下交个朋友。”

    前世剧中,赮毕钵罗被判神殛大军围在一念天堂,是毒皇帝出手替他解了围,如今千玉屑恰好被莫昊天召回苦境,自然是不会发生这出双簧戏码了。

    “之前与我对战的那个人是战栗公,想不到害恩师的人竟然是他!”

    听到对方说出战栗公三字,赮毕钵罗目中立时划过一道寒芒。

    前世的记忆他已记不完全,可毕竟在怪贩妖市生活了偌久,尽管不曾亲眼见过战栗公本人,但对方与自己师尊的关系却是...

    “可恨!”

    知悉此点,赮毕钵罗古井无波的心潮再度有了波澜。

    “朋友,如果你与战栗公有仇,毒皇帝不吝出手相助。”

    毒皇帝说话的同时,右手不知从哪里抓出了一只青色的蝎子,蝎子放入罐中,飘散出一团团的毒雾。

    “初次见面,谈不上朋友二字,交浅言深,更非赮毕钵罗的作风,阁下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有其他事,请!”

    面对毒皇帝莫名其妙释出的好意,赮毕钵罗淡然回应,委婉拒绝,虽然不知道对方来历和目的为何,但他知道来者绝非什么善类。

    “绝顶高手,真是一个值得毒杀的目标。”

    看着赮毕钵罗正气凛然的背影,毒皇帝呼吸之间,鼻唇喷出阵阵白烟,脸上亦同时浮现出一抹诡异寒冷的阴毒笑容。

    而离开的赮毕钵罗似若有感,双目微斜,面露慈悲之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