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残篇 作品

第四百七十五章 噩

    “……滋……”

    后院厨房里,菜翻炒着的声音,随着清风透过堂屋靠里的通道,在堂屋里响着。

    后院墙和屋檐间的缝隙,清风带着丝丝雾气,往着院墙内弥漫着。

    堂屋里,坐在桌边,老人望着堂屋紧闭着的门,有些沉默。

    没转过视线,也没多说什么,廉歌静静等待着。

    屋里,愈加显得安静。

    ……

    “……把两个人从那废墟底下刨出来过后,已经是凌晨两三点,又是起浓雾的时候,天漆黑一片,在屋外边,打着手电筒,都看不了多远。”

    “……这两本来就是孤儿寡母,现在一下就……也没个人能操办后事。我就说,村里来操办,还是请个师傅回来,给她们超度超度,安葬了……”

    老人望着紧闭着的堂屋门,沉默下,再继续说了下去,

    “……村里些人也同意了,也商量了下,找了两个人给这孤儿寡母,披麻戴孝,算是有个捧灵的人……”

    “……村里没有师傅,要请只能去远点的地方请回来,那时候又太晚了,天又那么黑,就商量着等早上,天稍微亮些再去请……”

    “……和那几个邻居说了下,就把这对孤儿寡母的尸体,暂时停在那一家邻居家的堂屋里……也免得下雨,被雨水给淋了……”

    “……找了两个村里,对这些看得比较开的妇女,给这对孤儿寡母的换了身干净衣服,擦了擦腿上手上,身上沾上的泥灰,血……收拾了下。”

    “……我又再给这对孤儿寡母上了几柱香,让那家邻居多照看下,就让村里人先回去了。”

    “……我拿着手电筒,照着路,和陈家二娃一起走了回来,也回了屋里。”

    老人说着,再沉默了下,才继续说了下去,

    “……回了屋,我洗了洗身上沾上的灰,就重新爬上了床。躺在床上啊,闭着眼睛,我好像怎么都睡不着……要是我不带她去医院,等到晚上的时候,她做了噩梦再跑出来,哪会这样,哪会这样……”

    浑浊的眼底流露出些痛苦,老人重复着,一遍遍说着,

    “……是我害死了她,害死了她们母子……”

    再说了句,老人再沉默了下来,

    ……

    “……村长……陈叔,这哪怪得找你啊。”

    中年男人端着两碟菜,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听到老人的话,不禁出声说道,

    “……陈叔你也是好心,才把她送去了医院,让医生给她看看……这哪能怪你啊,谁知道,谁知道……”

    中年男人将两碟菜放到了桌上,再出声说道。

    老人闻声,缓缓转过身,抬起头,有些浑浊的视线望了望中年男人,

    “……哪能不怪我,哪能不怪我啊……她都跑出来了,都跑出来啊……又给弄了回去……”

    老人张着嘴,抬着头,出声说道。

    中年男人闻声,有些沉默。

    再顿了顿脚,再转过身,中年男人再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看了眼这老人,和这中年男人,廉歌收回了目光,也没多说什么。

    堂屋里,再安静下来。

    ……

    “……我就在那床上,闭着眼睛,脑子里像是在一遍遍过着……过着她清早来找我的时候那模样……半夜,房子倒了过后,再从废墟里挖出来时候的那模样……”

    老人再缓缓转回了头,望向了那紧闭着的堂屋门,

    沉默了下,再继续出声说了下去,

    “……就在我这脑子里,反反复复过着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几点。外面堂屋里,又有敲门声响起来了。

    像是有人在敲堂屋门,敲得像是很着急……听着那敲门声,迷迷糊糊的,我就从床上摸着,坐了起来,也没去开灯,就走到了堂屋里,走到堂屋门边……”

    “……堂屋门外,还在敲,越敲越急,不过,也没人出声……我摸着门栓,就把门栓拉了开……门栓一拉开啊,堂屋门外的敲门声也停了。我把门一拉开,就看到堂屋门外,低着头,站着两个人……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一个十几岁的男娃,女人啊,浑身都在颤,不过啊,手还是紧紧拉着旁边的男娃……男娃身上,背上的衣服像是黏在了血肉里……女人就是老沈家的儿媳妇,男娃就是她儿子……”

    老人说着,再沉默了下,望着那紧闭着的堂屋门,

    紧闭着的堂屋门下,丝丝雾气透过门下的缝隙,往着屋里溢散着,

    “……就是那,就站在这堂屋门外……”

    看着那紧闭着的堂屋门,老人再说了句,又再沉默了下,才继续说了下去,

    “……我拉着门,看着这孤儿寡母,她也慢慢抬起了头,望着我……脸上啊,就像是前天早上一样,满脸都很害怕,眼睛瞪着,浑身都在发颤……”

    “……看着我,她拉着她孩子就扑到了我跟前,很恐惧的,抓着我的手,哭着喊着,让我救命,让我‘救命啊,救命啊’……就前天早上的时候一样……”

    “……喊着,喊着,她又从地上爬了起来,抓住了我的手膀子,脸上还是那样,很吓人,满脸都是恐惧,瞪着我身后面,这堂屋里。一边声音很尖的叫着,喊着,让我出来,出来……一边手拽着我,使劲着把我往屋子外面扯,好像想把我拖出去……我被攥着,倒在了地上,她拖着我,一边喊着叫着,往外拖着……

    就在这时候,房子塌了,整个塌了下来,一下就把我给压到了垮掉了的房子底下,就像是把她从那房子底下挖出来的时候一样,被一块预制板,死死压在地上,背上被撞得,像是凹陷下去了一块……像是看到我被压到了底下,她也不动了,就站在那废墟旁边,平静着,看着我……”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还在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睡着了……那好像就是个噩梦,就是啊,那噩梦,实在是太真了……太真了……”

    老人说着话,眼睛瞪着,看着那紧闭着的堂屋门,浑浊的眼底流露出些恐惧,浑身颤抖了下,再沉默下来。

    看了眼这老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收回了目光。

    堂屋门下,那丝丝雾气,依旧往着堂屋里溢散着,

    堂屋里,愈加显得安静。

    ……

    “……开始的时候,我也没多想……”

    中年男人又端着几碟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放下菜后,听着老人的话,也沉默着,在旁侧坐了下来。

    老人再沉默了下,望着那紧闭着的堂屋门,平复了下情绪,再继续说了下去,

    “……想着,前一天遇到那么些事情,看到那么些……晚上睡觉的时候,梦到些什么,也是应该的……”

    堂屋里,老人的话语声响着,

    丝丝雾气随着清风,从后院墙上,门窗缝隙间,往屋里弥漫溢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