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归元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87章 奇妙屋

    入夜,篝火晚会如期举行。

    在燕南,篝火会这种事,简直和吃饭喝水一样常见,心情好了篝一下,心情不好篝一下,来个客人篝一下,走个客人也篝一下,铁慈在来之前,因为听说了当地风俗爱篝火爱舞蹈,还恶补了一些篝火会上的简单舞步,不曾想到如今才遇上机会。

    但这回她一开始就被阿丹大姑叫破了性别,于是除了一开始一个姑娘给她敬了祝福酒外,没有姑娘给她扔彩带,也不知道魃族是怎么总是能轻易认出她的性别的,阿扣说男女气息天生不同,一生浸淫各种奇怪气味的魃族人一闻便知。

    没了少女求爱,自然就多了少年思春,请她跳舞的少年排成队,铁慈只好装瘸。

    原本她觉得跳舞没啥,慕容翊应该还在魃族养伤。可不知怎地就是心虚,大抵是怕有个万一,被某人发现,本就人数不多的南崖一族也不知道还能剩几个。

    作为一个自觉的君主,铁慈早已不再肖想三宫六院,甚至连路边的野花也绝不多看一眼,自觉对皇后忠诚之心,天日可表。

    也就是满带欣赏地多看了几眼那些矫健少年青春美好的肉体罢了。

    但不晓得为什么,总觉得这些少年穿得也太清凉,深秋的大山夜里还是很冷的,而今夜的风特别大,山头上树枝簌簌摇晃,像是随时要钻出只猛兽来。

    铁慈的心思更多却在阿丹和土司身上。土司看起来果然只有四十许年纪,头发乌黑,面容英俊,和阿丹携手而来时当真算得上一对璧人,而两人之间,眼神笑容,缱绻缠绵,情意满满,是那种白痴也能看出来的真正恩深爱重的有情人。

    以铁慈的审视目光,也没看出任何细节破绽的那种。

    土司也很热情地给阿扣和铁慈敬了酒,说着和阿丹如出一辙的话,却对铁慈所有试探性的话题一概不接,也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装不懂。

    土司走后,铁慈看向阿扣:“怎么样?”

    阿扣却摇了摇头。

    “他就是这么年轻,很健康,没有受伤,也没有中毒,一切都很好。”

    铁慈微微扬眉。

    “不过……”阿扣皱起眉,“有件事似乎有点奇怪……”

    ……

    篝火夜半方熄,地面上散落的瓜果皮屑早已被收拾干净,山间寒气幽幽地覆过来,空场上起了一层淡淡白霜,远远望去像一片小湖。

    圆楼里的灯火渐次熄灭,越发像一条首尾相接的巨蛇,吸草木精气,绕湖而眠。

    铁慈悄然起身,走到窗前,抬头上看。

    如果没记错的话,头顶向西走三间,就是土司和阿丹居住的地方。

    铁慈的身影风一般地掠过两层楼。

    听见梦话,呢喃,磨牙,呼噜放屁各种声音。

    她轻轻落足在三楼的栏杆上,这圆形的巨大木楼,只有三楼有栅栏一样的扶栏,很窄,勉强只能站得人。

    她站在栅栏上,听了听里头的声音,呼吸浊重,此起彼伏,听着不止一人,且没武功。

    不知怎地她觉得哪里不对。

    但这外面不能多呆,底下随便谁出来起夜,抬头就能看清上头。

    她掀开窗户,一掠而入,落地无声。

    落地的一瞬间又是心间一动,却依旧不知缘由。

    正对着窗户一张大床,床上人沉沉睡着,看着是一男一女两人。

    阿丹大姑出自魃族,她没打算用任何来自魃族的药物,以免弄巧成拙。

    铁慈一个箭步到了床边,双手如分花展开,一手一个,拂过床上人头顶,准备把人弄昏再说。

    手指触及底下头发,忽然缩手。

    床上人依旧鼾声如雷。

    铁慈沉默一会,嚓地点燃了火折子,仿佛全然不再顾忌土司和阿丹。

    火光亮起,床上是一个老妇带着一个孩子,两人睡得沉,连点灯了都没察觉。

    铁慈挥灭火折子,这一霎间她已经看清室内装饰,和她那间差不多,连用具的位置都一样。

    这是一间普通的房间。

    但是她明明记清楚了阿丹进入的房间,以自己的房间作为对标,她不可能连这么简单的方位都记错。

    那么是阿丹和土司在极其短暂的时间搬走,让这屋子换了人?

    她忽然回头,看向窗前,傍晚的时候这里飘着红纱,召唤着阿丹匆匆回来。

    但是现在那扇窗子,窗棂平滑,没有任何可以系纱巾的地方。

    也是她先前从窗户掠入那一刻,感觉不对劲的原因。

    这一间,确实不是土司的房间。

    土司的房间,为什么忽然不见了?

    铁慈立在万青山内乳白色的月光下,月光里黑色的首尾相接的巨楼沉默,如一道环,环住了这个不起眼又古怪的宣慰司的所有秘密。

    铁慈立在窗口,想寻找到那个窗口应该有挂钩的土司房间。

    忽觉有异。

    她回头,就看见大床上,那方才还在酣

    睡的祖孙二人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几乎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铁慈立在窗口,十分荒唐地发觉,燕南万青山这一夜的遭遇,竟然是她自出行以来最多意外一次。

    房间莫名不见,人也不见。

    意外还没停止。

    她忽然听见外头轧轧之声,窗外的栏杆似乎缓缓动了。

    随即脚下的地板也开始动。

    啪啪啪啪连响,所有的窗户都被关死。

    这一动十分迅猛,整个房间都在晃动,耳边轰隆声起,巨大的惯性带得铁慈蹬蹬连退数步,后背即将撞上墙壁时,后背猛然一空。

    铁慈已有感应,拔身而起,手指如钩,刺入屋顶,低头一看,木质墙壁已经翻倒,可以看见后面的一模一样的房间,那房间的墙壁也在翻倒,次第连绵,远远望去宛如巨大骨牌接连翻倒,蔚为壮观。

    墙壁翻倒之后,这些房间就被连贯成了一个巨大狭长的房间,整个房间还在移动,向着前方猛冲,铁慈听见滑轨摩擦之声,而前方顶端,原本空荡荡的墙壁忽然翻开,露出一个巨大的黑色洞口,洞口里流出无数青黑色的液体,有淡淡的紫色烟气已经迫不及待地冒出来。

    铁慈反手一刀劈在窗口,窗口戛然而裂,然而裂开的窗户露出的并不是外间的景色,而是一片铁色的墙。

    不知何时,这些屋子竟然又被“套”了一层。

    这圆屋的设计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像个奇妙屋。

    身后忽然又起呼啸声响,像是什么东西驶到了尽头,借着更为凶猛的回旋之势反冲而来,速度更快,可以想见,如果她不能在短期内打破屋子出去,要么给身后会跑路的屋子撞死,要么给这间屋子带着撞入那个黑洞。

    忽然啪地一声响,桌上一个圆肚陶罐倒地。

    这屋子里的东西原本都是被固定在原地的,只有这个陶罐不是,此刻落地,碎片间流出一泊碧水,碧水间生出一朵粉色的花,花叶细长,盈盈伸展向她。

    陶罐碎片上慢慢显现出两个字,“吃下。”

    房间晃动,框次作响,黑洞就在前方三丈远处,身后的房间呼啸而来。

    头顶忽然轰然一声,落下一个铁笼子,笼子门开着,里面挂着一个牌子,写着:“进来。”

    请君入瓮是吗?

    铁慈一个翻滚翻到房间一侧,这里能感应到更加剧烈的颤动,地板之下轰然作响,夹杂着细微的摩擦之声。

    铁慈看也不看头顶晃荡的铁笼子,也不看近在咫尺的黑洞和越来越近的身后屋子,一脚将那努力往她这里爬的花踹飞,耳朵紧紧贴在地板上,在心中默默地数,“……一、二、三!”

    拔刀,刀光拉起雪虹,下一瞬间电光般穿透地板,精准地刺入底下两道窄窄的滑轨之间。

    铿然之声炸响,金属和铁木寸寸摩擦的声音令人牙酸,滑轨被卡住,巨大的惯性让滑轨还在缓缓向前,这让坚韧无伦的渊铁也变了形,下半端成了一片薄薄铁片,却变形而始终不断,死死在滑轨之间作梗,而铁慈的手也很稳定,压紧刀柄,不让短刀被巨力压迫弹出。

    身后的房间还在缓缓前行,却显得有点歪了,最终,前壁抵上了她的靴跟。

    然后停住。

    铁慈抬头,没敢舒一口气。

    因为黑洞近在咫尺,紫烟犹在飘散,即将灌满整个房间。

    但妙的是,这烟很轻,因此先充填上方空间,而她此刻侧身趴倒,倒嗅不到这烟气。

    但是黑洞里那种青黑色的液体还在流,如无数条青蛇顺地板逶迤而来,所经之处发出嗤嗤之声。

    滑轨反正也停住了,铁慈正要起身躲避这液体,忽然身下一轻,整个人掉了下去。

    这出乎她意料,这位置不是应该是滑轨的位置,无论如何也不该空着吗?

    但人在半空,未及思考,下意识一个翻身甩手,就要给底下人一顿老拳。

    却在此时触及一双手臂,劲健有力,轻轻托向她的屁股,顺手还捏了一把。

    铁慈击向要害的老拳顿时变成了春风化雨的一搂,落向对方的脖子。

    眼看两人该捏的要捏上,该搂的也能搂上,忽然那手臂一晃,随即一声懊恼地低叫:“罚你找到我!”

    等到铁慈落地,眼前哪里还有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