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66、12

    12

    以前怎么没发觉, 时渡是这么个闷骚的性格。

    在他妈面前各种刷存在感演戏也就算了,居然还动不动就开始调戏她了?

    她就不该好心提醒他!

    但顾温总体来说是个挺聪明理智的人,她既然已经决定给她跟时渡一个机会, 最重要的自然就是如何跟他相处。

    总不能一直被他这么压着调戏吧。

    理清思路不过几秒钟, 顾温声音清脆道:“所以你这么久不出来, 是因为不敢吗?”

    这话说完, 浴室里迟迟没声音。

    就在顾温以为把时渡完全震住的时候,突然听到门把手的声音, 很轻的“咔嚓”一声。

    时渡将门直接开了条缝:“我有什么不敢。”

    顾温:“!!!”

    这流氓!衣服都没好好穿,只围了条白色浴巾, 湿漉漉的头发滴着水珠, 赤.裸的上身隐约能看出条人鱼线。

    顾温顿时脸红,“你……”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敢往下说,转头跑回沙发。

    好吧,是她输了。

    她干嘛要跟他比厚脸皮!

    又等了大约半刻钟,时渡慢条斯理地从浴室出来,看向她的眼里隐约还带着点胜利姿态。

    他这回已经换了浴袍,头发也干了, 带子在中间松松垮垮地系了个不对称的半蝴蝶结, 只露出锁骨下方的v领肌肤。

    挺白的。

    他慢条斯理地在顾温身旁坐下,抻长了腿, 靠近她几分:“害羞了?”

    顾温咬唇, 看他:“我不像时总, 有过那么多女人, 自然游刃有余。”

    时渡:“……”

    女人真是不讲道理。

    这话题一旦开启,回答不慎容易送命。

    时渡咳了声,气势顿时软了许多。

    他握住顾温的手:“我不就那么两段, 也没刻意瞒着你,你都知道。”

    顾温其实是不太在意他过去的,但话说出来,她才发觉她还是有点点吃醋的。

    她颔首,淡声:“是知道,还帮你们订过房。”

    她这语气,倒是把时渡生气时没情绪的样子学了个九成九。

    时渡:“……”

    两秒沉默后,时渡倏地“啊”一声,伸手去摸膝盖。

    膝盖上一磕破一层,许是沾了水的原因,这会儿往外流脓。

    他小心翼翼地看向顾温:“还挺疼的。”

    顾温瞪他一眼,明知他是故意转移话题,却舍不得不管他,嘴上说“你再洗久一点直接感染而死算了”,一面又去打开碘伏,用棉签往里沾了沾,蹲下来给他清理伤口。

    她柔软的长发从肩膀滑落向前,露出很薄的肩背。

    底下是一条蓝色牛仔裤。

    虽然蹲着,没穿裙子,却仍然能看到她曼妙的臀部曲线,蜿蜒向下,消失不见。

    时渡有一刹那的失神。

    脑海里忽然隐约闪过那晚她在他身上的画面。

    伤口突然传来一阵疼痛,时渡“嘶”一声,连忙低头。

    深棕色的棉签轻轻涂在他右腿伤口处。

    顾温这时抬头看他,低掩的眉睫轻轻一挑,眼里全是担心:“很疼吗?我轻一点。”

    她语气温柔,还带着点哄他的意思。

    一只手也轻轻覆在他膝盖窝上,那只拿着棉棒的手则离得老远,还不停轻轻往他伤口吹气。

    时渡忍不住暗骂自己禽兽。

    他低声:“没事儿,你涂,我能忍。”

    顾温动作更加小心,最后干脆跪在地上,把药水给他涂完,尔后抬头:“好了。”

    时渡“嗯”一声,低眉看她。

    两人视线在半空对上。

    时渡有一双漆黑清透的眸子,微微紧缩的瞳孔里映着她的脸。

    顾温心头一跳。

    他恰好在这时开口:“我以后只跟你订房。”

    “……”

    怎么突然又说回这话题了。

    但跟刚才的有点生气相比,现在顾温更多的是害羞,还有从心底浮起的一丝说不出的愉悦和甜蜜。

    她忍不住咬唇笑了下,嘴上却说:“谁要跟你订房。”

    她起身,把棉棒用纸巾包裹好,扔进旁边垃圾桶里。

    时渡低笑出声,走到她身后,抬手抱住她的腰,在她颈边闻了闻。

    “唔,你好香。”

    他呼出的热气落在她颈窝里,痒痒的。

    顾温脸红:“你胡说什么呀,我这几天都在医院。”

    又没化妆什么的,更没用香水,哪里香了。

    时渡勾着她的腰紧了紧:“的确是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但掩盖在消毒水味道之下的是你的体香,很轻微,我闻得到。”

    “……”

    顾温推开他:“我去洗澡。”

    时渡压低声线,手扶在她腰上:“好,我等你。”

    语调拉长,像含着无尽的暧昧。

    *

    温热的水从上浇灌而下。

    顾温涂沐浴露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上次那晚,她其实是没来得及洗澡,结束后才去的。

    但向来有轻微洁癖的时渡竟然没嫌弃她,又或者是,他当时已经头脑发昏,

    记不得嫌弃她了。

    有点仓促跟他过来,什么也没带,好在她遗传了宋春华的优越基因,已经年近三十的脸上倒也看不出皱纹,肌肤不涂护肤品状态也还可以。

    可能是耽搁太久,时渡敲了敲门,在外头打趣:“怎么?不敢出来了?”

    顾温没理他,打开吹风机,用轰隆隆的声音回应。

    房间自带两套浴袍,洗完澡后,她也穿了件,稳稳当当地系了个蝴蝶结,犹豫片刻,才迈着小碎步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