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48、番外3

    薄光透过窗帘落进来。

    成素睁眼听到窗外清脆的鸟叫声, 仿佛是喜鹊,透着欢愉和轻快。

    她转头,叶斯钧英朗的眉眼近在咫尺。

    他还睡着, 呼吸声沉稳而缓慢。

    离得近, 成素几乎能看到他下巴尖刚刚冒出来的黑色胡茬。

    半条手臂露在红色薄被外,肌肉线条清晰分明,仿佛远望的山间沟壑一般, 蜿蜒往上是宽阔有力的肩膀。

    那束光刚好落在他肩膀处。

    空气中漂浮着尘埃碎屑,温暖而明亮。

    新婚第一天,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她挪了挪身体, 凑到他唇边,很轻地啄了他一口。

    叶斯钧将醒未醒,察觉到她动作, 抬手按在她背上,轻轻将她压在怀里。

    “早啊,叶太太。”

    成素被这声叶太太取悦,趴在他胸口, 双手托腮, 喊他:“叶先生。”

    他眼皮一掀, 黑而密的睫毛轻轻上挑,唇角勾出个弧度:“叫老公。”

    成素脸一红,有些叫不出口。

    他倒是也没逼她,伸个懒腰起身:“走吧, 陪你回娘家。”

    成素看了眼时间,才八点。

    “这么早吗?”

    叶斯钧笑得有些意味不明:“结婚第一天,去太晚不好。”

    “……”

    这话说的不明不白,但成素一瞬间就懂了。

    去太晚=起太晚=昨晚……

    她“腾”地一声爬下床, 往浴室里走去。

    叶斯钧突然开口:“等等。”

    成素:“嗯?”

    叶斯钧朝她伸手:“过来我看看。”

    成素不明所以,但还是走到床边。

    叶斯钧拉她坐下,俯身看了看她青色的膝盖,眼里闪过几分懊恼。

    “疼不疼?”

    成素何止是不疼,简直是毫无感觉。

    若不是他提出来,她可能压根都没发现膝盖青了。

    她摇头。

    叶斯钧伸手轻轻摸了摸她膝盖,又按了按,确定她没事,才放下心来:“要是不舒服跟我说。”

    成素点头,表情颇有点小自豪:“没什么感觉,可能是我毯子选的好。”

    叶斯钧无声一笑:“未雨绸缪?”

    成素脸红,轻轻踢他一脚。

    客厅一片狼藉。

    地毯稍稍有些歪,衣服凌乱地散在周边,靠近墙边的地方还散着两个用过的套。

    成素连忙去收。

    叶斯钧恰好这时走出来,扫她一眼:“哪用得着你,回头让阿姨来收拾。”

    成素脸热:“我可没你这么厚脸皮。”

    叶斯钧挑眉往前走了两步,看到她手里用卫生纸包的东西,不觉坏笑了声:“怕什么,婚都结了,这不正常。”

    成素把东西包好扔进垃圾桶,又把衣服叠起来收进衣帽间。

    那模样,活脱脱像犯了错的学生打扫现场。

    叶斯钧含笑陪她收拾完,两人一起进了浴室。

    他倒是毫不害羞,直接当着她面进了透明的淋浴房,快速地冲个澡。

    水珠飞溅到玻璃壁四周。

    成素不敢回头,只闷闷地刷牙,心跳却忍不住加速。

    偶尔抬头看一眼镜面,里头反射出他肌肉线条硬朗的后背。

    她立刻低下头。

    已经看了很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习惯呢。

    他很快洗完澡出来,裹上条浴巾随意擦了下身体,拿起牙刷站到她身旁,用下巴尖指了指淋浴间。

    他黑色头发湿漉漉的,往下连绵不绝滴着水珠。

    成素抿唇,忍不住走过去:“你怎么这么敷衍啊。”

    她拿起他身上浴巾,踮起脚尖,轻轻拍他脑袋一下:“低头。”

    叶斯钧一笑,头一回有被管的感觉。

    他顺从地低下头,任由她慢慢地把他头发擦到半干,又替他擦完后背和腿,尔后转身。

    成素:!!!

    她别开脸,把浴巾往他怀里一扔,把他往门外推:“你去楼上,我要洗澡了。”

    她脸红得跟胭脂似的。

    叶斯钧:“你全身上下——”

    成素急了:“你不许说。”

    时间不太能来得及。

    叶斯钧颇为遗憾地走出门,没再逗她。

    出了门,迎面一阵透骨的风吹来。

    冬日的云城湿冷非常,有时候比南城的冬天还难熬,虽然有太阳,但完全没温度似的。

    成素轻轻一抖,叶斯钧攥着她的手放进大衣口袋里。

    她瞬间被温暖包裹,弯唇笑起来。

    两人溜达着往过走。

    道路两旁树叶和草地都湿漉漉的,像夜里的露水还未干。

    以前约会送她回来的时候,因为舍不得分开,两人无数次地走过这条沥青马路,明明已经分外熟悉,今天却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他好像有种预感,将来还要牵着孩子跟她一起走在这条路上。

    敲开时家别墅大门,时越正和时渡立刻从里头迎出来,成素小跑过去,一下子钻进时越正怀里。

    “爸。”

    好想他呀。

    时越正好容易缓和的情绪又被牵动。

    但毕竟不像昨天那么不受控。

    他缓了片刻,拍了拍成素肩膀:“都多大了还撒娇?也不怕人家笑话。”

    叶斯

    钧微笑说:“怕什么,都是自家人。”

    时越正脸上笑开花:“说的没错,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