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41、第 41 章

    41

    正月初十, 南城大雪。

    成素抱着手机歪在沙发上,盯着热搜里的故宫图片出神。

    天地一片无暇的白色,红墙黄瓦, 庄严肃穆。

    片刻后,她起身拖着鞋子去厨房切了点水果, 泡了杯红茶去楼上书房。

    时越正在书房里画设计图, 他从欧洲学习回来后,决心开辟一条高端女装线。

    成素敲门:“爸。”

    她推门而入,端着水果和茶放桌上,声音清脆道,“你忙好久啦,休息一下吧。”

    她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时越正一眼看穿她:“到底想干嘛,你直说。”

    成素抿唇,她真的是很不擅长伪装, 于是先把茶杯递给他:“你先润润喉咙嘛。”

    时越正喝一口,她才有点忐忑地说:“我想去南城看雪, 那年去时间太短了, 我就去了故宫, 好多地方我都还没去过……”

    她这阵子都心不在焉的, 心思早飞了。

    时越正倒是也没拆穿她:“那我陪你一起去?”

    “啊?”成素微愣, “这……”

    时越正轻轻敲她脑袋一下:“行了,去吧。”

    成素甜笑起来:“谢谢爸。”

    正值春运, 成素费尽千辛万苦买到一张机票,收拾好行李去机场,想着给叶斯钧一个惊喜,就没告诉他。

    飞机落地的时候,叶斯钧正在一个酒会上应付。

    他回来二十多天, 雷厉风行,连敲带打,硬是把叶然留下的烂摊子盘活了。

    他这两年口碑好了许多,再加上这事,自然有不少女人往他跟前凑。

    他一一谢绝,跟几个业内大佬碰杯寒暄,约定了单独见面的时间,便提前离场。

    在外头被冷风一吹,人清醒几分,打电话让章乐把车开过来。

    雪还飘着,阴沉沉的天气。

    他翻开手机,跟成素的对话还停留下午两点左右,她说困了想睡一会儿,他说好。

    他弯唇,又发过去一条消息。

    【还没睡醒?小懒猫。】

    等了几分钟,她没回。

    他收起手机,一抬头,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走过来,步子一歪,眼看就要往他怀里倒。

    他侧身一闪。

    那女人晃了晃,最终还是自行站稳,仰头一双妩媚的眼睛看着他:“叶总,好巧。”

    叶斯钧认了一下,才想起来她是薛棠。

    零下七八度的天气,那女人穿着件v领礼服,外头披一件棕色大衣,光着小腿,楚楚可怜道:“我打了很久没打到车,不知道叶总方不方便送我一程。”

    恰好这时他的车缓缓开过来,停在路边。

    她心里到底什么主意叶斯钧清楚得很,他直接拒绝:“不方便。”

    电动车门缓缓打开。

    叶斯钧正准备俯身上车,却被薛棠拉住手腕:“叶总,只是送一程而已,您就这么狠心吗?”

    叶斯钧还没来得及呵斥,就听到车里传出来一个清甜的声音:“好呀,天气这么冷,送她一下好了。”

    叶斯钧不敢置信地回头。

    成素双腿交叠,坐在后座。

    她穿了件黑色毛衣,黑色牛仔裤,脚上一双黑色高跟短靴,衬得整个人纤细又带一点小女人的性感。

    她手里松松垮垮地搭着件黑色外套,一双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叶斯钧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

    成素半开玩笑的语气:“怎么?我来的不是时候?”

    叶斯钧一步迈进来,将她搂在怀里,旁若无人一般用下巴去蹭她的脸:“想死我了。”

    成素弯唇,缓缓推开他,下巴尖冲外头点了点:“让她上车呗。”

    叶斯钧目光深深看着她:“你确定?”

    成素不在意地笑笑:“确定啊,天这么冷,把人放路边不好吧?”

    叶斯钧看了她一会儿,似是在确定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吃醋。

    成素歪着头,语气轻飘飘的:“怎么?我说了不算数?”

    前头章乐人都快吓傻了,这惊喜突然变成惊吓,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当然算数。”叶斯钧淡声,对外头薛棠说,“你去副驾。”

    薛棠本来早该离开,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像不甘心似的,还是坐了上来。

    她从没见过有哪个女人能在叶斯钧面前放肆成这样,不禁存了好奇心,想知道是谁。

    系好安全带从后视镜看到,一眼认出来是成素,一脸震惊。

    成素含笑看她一眼,对章乐说:“先把薛小姐送到前面的地铁口。”

    薛棠:“???”

    地铁口?

    她穿成这样怎么去坐地铁?

    所以让她上来是逗她吗?

    成素说完这句话就没再搭理她,极为自然地往叶斯钧怀里一靠。

    那样子有点儿像护食。

    叶斯钧顺手搂住她,不觉笑一下。

    薛棠嫉妒地看了眼,含笑刻意用很嗲的声音说:“叶总,您方便送我回家吗?我穿成这样,真的不太方便挤地铁。”

    成素掀起眼皮,冷冷看她一眼。

    叶斯钧搂着成素的胳膊紧了紧,淡声道:“不方便,你现在是苏总的人,我送你不合适吧?还是需要我给苏总打个电话,请他来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