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墨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3章 LOVE

    第73章

    典礼之后,还有晚宴。

    晚宴更是热热闹闹。

    这种强大的仪式感,让叶桑更真切地体会到,她的确跟陈西湛缔结了一种关系。

    需要“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夫妻关系。

    之前领结婚证的时候,感觉都没这么深刻。

    晚宴结束,送完宾客,叶桑觉得头有点晕,胃也有点不舒服,去了趟厕所。

    从厕所出来,在一张无人的沙发坐下休息,折腾这一天,她满身的疲累感,剩下的一些杂事,都留给陈西湛跟酒店的经理交涉了。

    此刻身上是一件比婚纱简单不少的黄色礼服,同样精致,叶桑烫成微微卷的头发自然散落,低头玩着手机。

    眼前何时多出一双黑色皮鞋的,她也没察觉。

    直到一绺头发被对方捞到指尖,叶桑抬头。

    陈西湛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她,跟她一起在沙发坐下。

    “都处理完了?”叶桑问。

    陈西湛嗯了声,还把玩着她的头发。

    叶桑刚才在刷朋友圈。

    今天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亲戚朋友都发了朋友圈,这一天她和陈西湛都忙着做这婚礼的主角,到现在才得空摸手机。

    他们在典礼上的合影,没想到最先是通过亲戚朋友那里看见和了解。

    陈西湛搂住人,跟她一起看。

    两人身上都带着酒气,陈西湛的浓些,叶桑的淡些,凑近了混合在一起。

    不过叶桑平时属于滴酒不沾,酒量很差,只是晚宴上因为敬酒喝了那点,她的双颊到现在还是红的,整个人也显得没正常时间清醒。

    【颜值超高的新婚夫妇!!】

    【啊啊啊啊啊新婚快乐】

    【好梦幻的婚礼,我也想要呜呜】

    【新娘绝绝子】

    【新婚快乐,枣生桂子】

    【大概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了(让我看看.emoji)】

    【新娘子神仙下凡吧!!!】

    虽然夸新娘子的文案更多,陈西湛唇角上扬的弧度依然越来越深,旁边的人忽落下脑袋,靠到他肩膀,“陈西湛,回家了,我困。”

    “还喊我陈西湛?”

    “那喊你什么。”

    “小猪佩奇吗?”

    “……”

    陈西湛不由转过头看人,见她似乎是酒劲上来了,说话搞笑,没办法再逗她,关了手机,揣回包里,“嗯,回家了。”

    叶桑站起来,没太稳,陈西湛干脆在她面前蹲下,道:“上来,老公背你。”

    “不用。”叶桑道,“你哪背得动啊。”

    “诶,我没背过你?怎么背不动。”知道她是醉了,陈西湛没跟她计较。

    “你确定?”

    “嗯,你老公确定。”

    叶桑提了下裙摆,便趴了上去。

    落在陈西湛的背上,她安静下来,下巴搭在陈西湛肩头,心安理得地让他背。

    陈西湛回头看了眼,视线在她发红的面颊落了一瞬,扯着唇心想,这大概是第一个在自己婚礼上把自己喝醉了的新娘子吧。

    *

    回到家里,陈西湛带着叶桑去了浴室。

    在浴缸里泡了泡,叶桑清醒了点,视线投到对面的人。

    “看什么,你老公那么帅?”陈西湛撩起她下巴。

    叶桑道:“我还不能看你了。”

    “当然能,”他音落在耳边,“你想看哪我都让你看。”

    浴室里一阵动静,许久,叶桑忍不住道:“差不多行了,明天我们还要出发去c国。”

    他们办婚礼前,已经制定好婚礼后的蜜月计划,第一个蜜月地是c国。

    可是这哪由得着她控制,新婚夜,陈西湛劲比往日都足,根本半点也收敛不了,明明忙碌了一天,也不知道到了晚上他怎么还能有这么多力气。

    夜里十二点,一场盛宴才停下。

    叶桑被陈西湛搂在怀里,迷糊地睁开眼,瞥见他左胸有一块跟她一样的“纹身”,心里涌出很多感慨。

    校园相识,两年异国,后她念研究生,他创业打拼,转眼过去四年多,如今他们终于修成正果,步入婚姻殿堂……

    额心被他亲了口,听见他嗓音哑,“晚安,老婆。”

    “晚安。”叶桑道。

    “喊声老公再睡。”陈西湛捏她下巴。

    沉默两秒,叶桑依了他的意,因为没什么力气了,声音又显得软,“老公。”

    陈西湛魂往下沉。

    *

    隔天早上醒来,陈西湛和叶桑一块收拾东西,准备去往机场开启他们的蜜月履行。

    吃早餐时,叶桑却感觉到不舒服,落下手里的刀叉,去了厕所。

    陈西湛蹙了下眉,忙起身。

    叶桑在厕所里一阵干呕,可又吐不出来。

    今早的早餐是两人一块做的,煎蛋和肥牛荞麦面,没有一样食材是不干净或者过期的,按理说她不至于如此,难不成是昨晚酒喝多了吗。

    陈西湛问:“好点没。”

    叶桑道:“还有点头晕。”

    陈西湛道:“走,去医院。”

    叶桑洗了下手,关掉水龙头,道:“不用了吧,也不是很严重,而且我们十点的飞机。”

    镜子里,陈西湛却一副思考状神色,叶桑抬眸对上他目光时,听见他道:“不会是有了吧?”

    “……”

    “不可能吧,我们一直都有做安全措施。”叶桑说。

    陈西湛捏了把她的脸,“不知道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还是去医院看看。”他坚持道。

    *

    最终还是将机票改签了,陈西湛开车带叶桑去了医院。

    去的是一家知名的私立妇产医院,今天工作日,人很少。

    需要抽血化验,叶桑去到抽血的窗口坐下,将袖子撸起来。

    “怕不怕,我帮你蒙眼睛。”陈西湛就站在身后,她刚撸完袖子,听见他说了这一句。

    “……”

    窗口内负责抽血的一个男医生没什么表情,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小护士捂嘴笑。

    叶桑微微抽了下唇,“不怕,不用。”

    这有什么好怕的啊。

    她也不晕血。

    陈西

    湛道:“行。”

    像是不放心,对窗口里的男医生道:“麻烦精准一点。”

    男医生掀眼看了他一眼,没理,沉默给叶桑系绑带,找血管。

    很快找到,将针拿过来。

    叶桑注意力都在自己手臂和医生手里的针上,没发现站在她身后,个子高高大大的男人黑眉蹙着,比她紧张不少,视线想挪开,又坚持盯着看。

    顺利抽完血,男医生塞来一个面签,道:“按两分钟。”

    叶桑嗯了声,“谢谢。”

    陈西湛将她的外套给她拢上,低声问:“疼不疼?”

    叶桑道:“还好。”

    陈西湛伸手抚开黏到她鼻尖一丝头发。

    叶桑抬头看了看他,“诶”了声,“陈西湛,你不会是,怕血或者怕针吧?”

    “怎么可能。”陈西湛道。

    “是吗?”叶桑不相信地样子看他。

    她那乌黑的双眸盯着,陈西湛算是败下阵来,实话道:“真不怕,只是有点心理阴影。”

    “嗯?”

    陈西湛牵着她另一只手到休息椅坐下。

    都跟她说了。

    原来是陈西湛小学的时候,有次被狗咬了,去打狂犬疫苗,给他打针的那个医生很不专业,找了几次血管都找错,害他白挨了好几针,并且那是个长得很像变态的男医生。

    那会他喜欢看柯南,那位男医生长得特像里面的户外研人——剧里一个变态杀人狂。

    “啊……”这个往事真是又可怜又好笑,叶桑好奇问:“你怎么会被狗咬啊?”

    可能重点偏了。

    陈西湛拉了下裤腿,懒往后靠,手臂搭在她后背,“忘了,这么多年了,哪还记得。”

    “只记得,找不到我血管的那个‘变态’,医生。”

    叶桑笑了声,“那我运气比你好,每次打针,还没遇见这种找不到血管的。”

    “那当然,我老婆运气肯定比我好。”陈西湛唇角扯着弧度。

    *

    一个小时后,检查结果出来。

    “恭喜。”医生看完报告单,露出笑容。

    “……”

    叶桑和陈西湛两人都愣了下。

    “孩子三周大。”医生又说。

    短暂的安静之后,陈西湛开口询问了医生一些孕后注意事项,后又蹙起眉,“医生,昨晚我们举办婚礼,敬酒环节,她沾了起码半杯的酒,这不影响吧?”

    “还有昨晚,我们也同房了。”

    “有点激烈。”

    “影不影响?”

    “胎儿好的吧。”

    “……”

    喝酒那个问题倒没什么,可后面这几句……

    叶桑脸发热。

    医生反应倒比较平静,似乎见惯了这种情况,他道:“那去照个b超吧,血检只能检查出怀没怀孕。”

    “行。”陈西湛应。

    叶桑便做b超。

    结果出来,医生认真看过之后,道:“没问题,胎儿一切指标正常,不过那也是你老婆运气好,以后这酒,就别碰了,房事也省一省,尤其是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能不同房最好,这两个阶段是胎

    儿发育和稳定的重要阶段,如果实在忍不住,记得适度,注意安全。”

    “……”

    叶桑选择沉默,陈西湛蹙眉嗯了声,“懂了。”

    之后陈西湛又问了几个问题,还拿出手机来做笔记。

    回家的路上,两人都很安静,话很少,陈西湛认真开车,叶桑有些发呆,好像都在努力消化新生命到来这件事。

    进了家门,叶桑突然被陈西湛抱住。

    “靠,你怀孕了。”他血液里的兴奋好像才终于像火山喷发。

    “到底哪次中招的?”回家的路上叶桑就在想,没想出来。

    陈西湛呼吸近,“泳池那次?”

    “……”

    他将她抱去了沙发,揭开她的肚子,一寸一寸亲吻。

    叶桑被他弄得很痒,“诶,可以了。”

    “你忘记医生说过什么了?”

    “别让你的热情吓到小宝宝。”

    陈西湛笑,嗓音低哑,“嗯。”

    突然要当爸了,他除了惊喜,还有一种慌张感。

    之前虽然一直说想跟叶桑要个可爱的孩子,但其实他对于如何做个好父亲,信心并不十足。

    他小时候那会,陈业栋太忙,每次匆匆见面又分开,他得到的父爱并不完全。

    而叶桑又何尝不是。

    对于能不能做好一个妈妈,回来的路上,她也在那思考。

    小生命的到来,或许让这对新婚夫妻有些手忙脚乱,又倍感惊喜。

    蜜月计划自然因此搁置,将改签的航班取消,陈西湛抱着笔记本,查了好多跟怀孕和养胎有关的资料,弄出一个word,还用家里的打印机打印出来,找出几只荧光笔勾勾划划。

    怀孕初期适宜吃一些柑橘和柿子,陈西湛立马在食爵app上下单了半斤。

    二十分钟不到就送到了家门。

    食爵的快递小哥大概猜不到此次订单的客户会是他们公司总部的大老板。

    叶桑吃着橘子,抬头看坐在桌对面的人。

    男人还在捣鼓手里的“孕妇注意手册”,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神情认真,骨节分明的双手在打印出来的那叠纸上做着笔记。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

    一切会这么快。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发现自己怀孕了……

    叶桑低头,抬手摸了下肚子。

    *

    天逐渐黑下来,陈西湛摘下眼镜,揉揉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