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墨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1章 LOVE

    第71章

    这一晚上,外面电闪雷鸣,屋里没灯。

    陈西湛或许能比外面的天气狂野。

    不知道过去多久,动静才停下来。

    “啪”地一声,陈西湛打了某处一巴掌。

    “怎么了?”叶桑没什么力气地问。

    “被蚊子叮了。”陈西湛道。

    “……”

    “打死了吗?”叶桑问。

    “应该是死了。”黑灯瞎火的,陈西湛也没检查,她先将叶桑抱去床上。

    “你怎么回去。”叶桑问。

    “走回去啊,还能怎么回去。”陈西湛笑,看不清晰,但她一头发丝垂落手臂,触感细滑又软,脑海的记忆还残留不久前的香奢画面。

    “我是说你没灯,你来的时候没拿手机吧。”叶桑说,“不然我送你回去。”

    而且阳台被雨打湿了路很滑,要是这人在路上跌一跤,明儿可能一大家子人都知道他今晚偷来过她房间。

    “不用。”陈西湛蹭了下她的脸,喉音还有些暗哑。

    “那你拿我的手机过去,我要睡了也不看手机。”叶桑道。

    陈西湛看了外面一眼,的确很黑,没什么光线,没拒绝了,道:“行,听我媳妇的。”

    忽听见一阵嗡嗡的声响。

    “……”

    两人皆是一静。

    “它没死。”叶桑悄声说。

    这蚊子很聪明,他们一说话,就没声了,好像躲了起来,陈西湛用手机开了手电筒根本没看见影。

    “给你抓了蚊子再回去。”陈西湛便说。

    但是这蚊子不是那么好守的,陈西湛这一待,待了蛮长时间,叶桑快迷迷糊糊睡着了,他才用极大的耐心等见那只蚊子飞来脸边,一巴掌下去。

    终于断了它蚊生。

    陈西湛挠了下大腿多出的那两颗红包,给床上的人掖了下被角,才拿上她的手机打着手电筒离开。

    叶桑已经睡熟,皮肤在夜里也显得白。

    *

    隔天清晨,雨已经停了。

    叶桑比陈西湛先醒来,洗漱好,去他房里找他,人还睡得很沉。

    他眉宇生得很浓烈张扬,就算是睡着了,身上也散发着一种拽劲。

    因为还有“正事”,又还要赶飞机,叶桑站在床边欣赏了一会他还算帅气的睡姿,伸手戳了下他的脸。

    陈西湛反了个身,没醒,面朝叶桑的变成他一头黑发。

    “陈西湛。”叶桑喊了他一声。

    还是没反应。

    叶桑心想,看来他是一点不认床,这在别人家,睡眠质量也能这么好。

    她只能在床边坐下,扯了一下他耳朵。

    陈西湛终于醒来,黑睫上抬,撩开眼皮。

    “起床了,现在快七点了。”叶桑说。

    陈西湛瞧了会她,懒坐起来,长臂抬起来搂住人,嗓音有些倦,“赏个早安吻啊。”

    叶桑习惯了他这样,脸凑过去,还没亲上,听见一个大嗓门喊:“桑桑!小陈!起了没啊!快下来吃早饭了!”

    是叶桑舅舅王敬春。

    他知道两人还得赶飞机,不好任两人一直睡,这声喊完,已经走来陈西湛的房间门口,“哎哟,你俩已经起啦,那快下去吃早饭了,桑桑舅妈已经做好早饭了!”

    在听见他声音时,叶桑就从床边站了起来,她点了下头,“嗯。”

    “那个小陈,我给你买了新牙刷的,卫生间里有,蓝色那只!”就算只是说个很普通的事,王敬春嗓门都很大,他这个声音大概一楼的人也能听见。

    陈西湛脸上生了点笑意回:“好嘞,谢谢舅舅了。”

    被喊“舅舅”,王敬春嘴角不受控制地咧着,“不用谢,谢什么啊,扪跟舅舅客气!”

    王敬春终于没再在门口待着,交代完事,扬腿走了。

    叶桑道:“快去刷牙洗脸吧。”

    陈西湛却将她扯回去,“早安吻可不能没有。”

    他懒沉声调从喉咙荡出。

    “……”

    叶桑只能往他脸上亲了口。

    过后,面颊也被陈西湛印了一吻。

    *

    吃过早餐,王敬春想叫王铭送叶桑和陈西湛去机场,被叶德川拒绝了,道:“我送他们吧,路上,我想跟小陈说点事情。”

    若是昨天没酒后乱言抖出那件事,王敬春这个时候肯定坚持要让自己儿子送人,叶德川还得去局里上班,此刻只能顺了叶德川的意,“好吧,那下次咯,小陈,你有时间一定还要来舅舅这吃饭啊!舅舅什么时候都欢迎你的!”

    一口一声自称“舅舅”,林苒忍不住冒话,“小陈和桑桑还没结婚呢,你倒是不见外了。”

    空气稍静。

    叶德川没多说什么,准备绕去驾驶位上车,陈西湛道:“叔叔,我来开吧。”

    叶德川想了下,轻嗯了声,将车钥匙给了他。

    去驾驶位的人便变成陈西湛,叶德川和叶桑坐后座。

    三人跟外婆一家告了别,启程离开。

    “你怎么开这条路,去机场走溪汶路要近点。”叶德川看了眼外面,说道。

    陈西湛干咳了一声,准备开口。

    叶桑比他先出了口,“爸,是这样的,我跟陈西湛,想跟你吃一顿中午饭再回明城。”

    她准备再说点什么,陈西湛也开了口,“我们买的机票是下午四点的,来得及。”

    “中午,一起吃顿饭吧,叔叔。”他道,说这句话时,冷削侧脸稍往后了分。

    叶德川看了看陈西湛的后背,又看了眼叶桑,心想这两人大概是难得来惠城一趟,所以想跟他一块吃顿饭再走。

    他道:“好吧。”

    伸手摸出手机,“那喊上你姜姨和姗姗一块吧。”

    叶桑道:“我来喊吧。”

    她也摸出手机。

    陈西湛从后视镜看了叶德川一眼,握着方向盘的手微紧。

    *

    两个多小时后,回到市区。

    陈西湛没直接开去预订好的那家餐厅,而是先去姜霞上班的地方接了姜霞。

    姜姗因为临时被喊加班,没办法来,最后便是四人一起在餐厅吃饭。

    坐下不久,陈西湛就开门见山说了此番请叶德川和姜霞吃饭的用意,“是这样的,叔

    叔阿姨,我跟桑桑是2016年9月7日相识,12月24日确定情侣关系,到今天2021年9月27日,相恋一共1585天,相当于四年零四个月,这些年里,我想我一直最想做的事情,是能够让桑桑成为我的妻子,过去几年,我忙于事业,可能还没那个自信给桑桑幸福,但现在我想我有了这份自信,也同桑桑互通了心意,决定结婚。”

    陈西湛每次面对叶德川,都有点不知名的紧张,这次也是,平时给上百个员工开会都不会变什么神色,方才那番话,却说得不算流利,好在他声色沉缓,足够磁性好听,弥补了音调带的小紧张,“所以今天这顿饭,是想告知叔叔阿姨,以及,征得您们的同意。”

    “……”

    叶桑竟是愣了,因为陈西湛刚才出口的那些日期,和时间,他都未曾在她面前说过,她也早就不记得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了,但是他竟然能准确地说出来,还算了他们恋爱了多长的具体时间……

    除了她,叶德川和姜霞自然也是如此。

    目光双双落在陈西湛此刻噙满认真神色的英俊面庞。

    姜霞并非叶桑亲生母亲,关于叶桑的终生大事,她不好直接出口,要看叶德川的意思,转头看了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