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墨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1章 TWO

    第21章

    “梦见我什么了?”叶桑问。

    陈西湛被问得一噎。

    有时候,对方真的纯得让人很无可奈何。

    陈西湛抬脚上了台阶,叶桑往后退,要撞到门上,不得不伸手抵住陈西湛,“你别过来了。”

    陈西湛气息凑近,“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告诉你我昨晚梦见了什么。”

    “……”

    叶桑就知道他是给她挖了个坑。

    她面上维持着镇定,“那你还是别说了吧。”

    “我也不是很感兴趣。”

    叶桑没再跟他多说,刷卡进了楼里。

    陈西湛立在门外。

    ——

    叶桑一进宿舍门,被谈慧慧和金佳茄堵了。

    “桑桑,是不是有大情况了?”两人眼中似乎都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

    “什么大情况?”叶桑道。

    谈慧慧搂住她:“你还不好意思说,我刚才去阳台晾衣服,可都看见了。”

    “楼下那个高高大大的帅哥,你敢说不是陈西湛吗?”

    “……”

    叶桑解释道:“他是来找我要那杯铜钱草的。”

    几句话跟她们说了下钱真弘让他们小组成员轮流养铜钱草这个作业的事。

    金佳茄唉了声,“是个误会啊,好吧。”

    “不过桑桑,你不喜欢陈西湛,是不是因为……他太花了啊?”

    叶桑没回答出口。

    “桑桑哪里不喜欢陈西湛了?你别乱说。”谈慧慧道。

    两人都看向叶桑。

    叶桑选择逃避,她道:“我去上个厕所。”

    谈慧慧和金佳茄才没再聊下去。

    *

    陈西湛回到宿舍,拉开椅子懒洋洋坐下。

    从塑料袋里拿出那只白色的纸杯。

    杯中四根小苗长得又嫩又绿,插在深棕色土中,看着有点可爱。

    黄斯金冲完澡出来,瞥见,大步走过来跟着看,“哟呵,比照片里看着生机勃勃啊。”

    他拍了下陈西湛的背:“你第二个负责,可得上点儿心了,小学妹将这苗发得这么好,别到时候折在你手里。”

    每届这门课钱真弘应该都让学生轮流种铜钱草,陈西湛大二那会选这门课的时候,也带了一杯回宿舍。

    到后面就给它养死了,之后去花鸟市场重新买的种子。

    陈西湛声音淡,“我这刚接手,你说话好听点。”

    黄斯金笑哼了声,只穿着裤衩去了衣柜前。

    陈西湛摸出烟盒,敲出一根,准备点燃,掀眸瞥见桌上那个白色纸杯,将打火机落下。

    他将没点燃的烟咬在嘴上,将杯子拿去了阳台。

    之后才回到室内点燃烟。

    桌上的手机振了下。

    陈西湛低垂下眼。

    是条微信信息。

    她的头像不像个女生的。

    是一片黑色的树叶。

    呼吸:【记得放阳台上,铜钱草喜欢阳光,还有,最好用两本书夹上固定,不然风大会吹跑。】

    陈西湛呼出团白色的雾,将烟叼到嘴上,拿起手机。

    【好。】

    阳台的纸杯旁,多了两本书,夜空星稀,一阵风吹来,杯中的四根绿苗晃动。

    陈西湛没离开,蹲下,伸手拨弄了下。

    *

    国庆一过,天气转了凉,没再热起来过。

    转眼进入十一月,深秋时节,温度更低。

    “妈的,今天怎么这么冷,我都想开空调了。”下完晚课回到宿舍,金佳茄嘀咕。

    叶桑刚洗完澡出来,说道:“今天好像降温。”

    谈慧慧这几天来例假,今天晚课其实跟金佳茄一节,但因为痛经旷课没去,她掀了下帘子,“今年怎么冷这么早啊。”

    寝室门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是苏淼回来。

    “都在啊你们。”苏淼道。

    金佳茄:“你怎么穿得这么少。”

    “是啊,出门没看天气,冷惨。”苏淼说。

    叶桑道:“快加点衣服。”

    说完这句,她打了个喷嚏。

    因为还裹着浴巾,正往衣柜里拿衣服。

    “不然我们今晚就开个空调吧,你看人家桑桑都打喷嚏了。”谈慧慧说。

    金加茄:“我没什么意见。”

    苏淼道:“开吧。”

    “不过,别开太久。”

    “桑桑呢?”金佳茄问。

    叶桑道:“我听你们的。”

    她拿好了衣服,朝厕所回去,想去里面换下。

    “遥控器去哪儿了?”金加茄问。

    苏淼道:“好像在慧慧桌上。”

    谈慧慧道:“找到没,翻下我抽屉啊,多半扔抽屉了。”

    437寝室就这么着在十一月初,开起了空调。

    “哦,我们真奢侈。”等金佳茄将空调开了,谈慧慧忍不住叹了这一句。

    苏淼从包里拿出一沓东西,往其他三个人的桌,一桌放了一张。

    “三社汇演?”金佳茄落下辣条,拿起来看。

    是张门票,很有设计感。

    苏淼嗯了声:“我们社长给的,这周日晚上六点半,街舞社和笛萧社还有吉他社联合办的,在云辉堂南堂举办,挺隆重的,可以去看看。”

    “去呗,那我周日回学校。”金佳茄说。

    通常她都是周一早上才返校,因为周一早上没早课。

    谈慧慧探出头,“巧了,我高中同学刚才私戳我,也问我去不去,他街舞社的,有表演呢。”

    “男的啊?帅不帅?”金佳茄问。

    “还行吧,我看习惯了,觉得他也就那样。”谈慧慧说,“桑桑也认识他。”

    叶桑正好从厕所出来,“谁呀?”

    “齐聪。”谈慧慧说。

    “齐聪会跳街舞?”叶桑有些惊讶。

    “我也是刚知道,高中艺术节也没见他报过节目。”谈慧慧说。

    “那周日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呗。”金佳茄道。

    正好大家周日晚上都没什么事,就一致同意了。

    周日晚五点过。

    借着去看这个汇演的机会,四人聚了次餐。

    在一家比较实惠的火锅店解决完晚饭,一起朝云辉堂去。

    走到门口,苏淼看了下手机,对三人道:“我们社团一个学弟找我有点事,你们先进去,我等会来找你们。”

    “学弟?”谈慧慧露出笑容。

    “你别想多了,我们关系很纯洁。”苏淼道:“好了,我走了。”

    三人便先进了云辉堂。

    会堂很热闹,一眼望去,都是人头,前排的位置基本上都坐满了。

    “天,人好多,早知道早点来,只能坐后面了。”谈慧慧说。

    “学姐,最新版的节目单在这,你过目一下。”一头银发的男生来到方蔷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