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墨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8章 TWO

    第18章

    过了会,黄斯金没再打桌球,走过来召集大家玩真心话大冒险,将慢热的叶桑也拉成一员。

    “老湛,来不?”黄斯金问。

    陈西湛没说话,神色淡地起身,来到叶桑旁边坐下。

    叶桑其实是不想跟陈西湛待在一块,才选择来玩游戏的,现在又跟他坐在一起。

    不过现在人很多,不只有他们两个人,就还好。

    几个男生将那边的骰蛊挪过来,叶桑也得了一个,黄斯金问:“大话骰会玩吗?”

    他是对叶桑问。

    叶桑摇摇头。

    黄斯金笑了声,跟她解释了下规则。

    即便他说得已经很耐心了,叶桑没听太懂,道:“可能玩一局我就明白了。”

    事实上,玩了大概三四局,叶桑才真正懂是个什么玩法,她是运气好,前几轮虽然迷迷糊糊,但都没输过。

    之后又顺畅玩了两三轮,也没输,并利用别人被处罚的时间,摸清了这个游戏的窍门。

    大话骰其实可以算得上一个数学游戏,场上有六个人,对方喊的数字除以六,结果在二以下,基本上没问题,可以继续叫,如果对方喊的数除以六,结果在三以上,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开了,被开的人多半输,如果结果是在二到三之间,才会存在不准确性,这就有赌的成分了。

    叶桑上家是陈西湛。

    新的一局,轮到陈西湛报数字的时候,他懒淡跟了上家喊的“16个2”,道:“19个2。”

    听见黄斯金在笑。

    叶桑感觉他在送人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他,道:“开。”

    陈西湛看她一眼,青白的手将骰蛊揭开,嘴唇微扯着弧度。

    他那一个“2”都没有。

    加上癞子,场上只有15个2。

    黄斯金“哟呵”了一声,“老湛终于输了一会。”

    陈西湛选了真心话。

    有个男生帮他抽了张真心话的牌,看见上面的问题,“卧槽。”

    “这个问题有点难啊对于湛哥来说。”有人笑。

    ——你谈过几个女\男朋友?

    陈西湛神色淡,没答。

    黄斯金笑:“老湛,数一下?”

    话刚落,被方蔷的高跟鞋踢了一脚,她掸掸烟灰:“有的人怪不得一直单身呢。”

    “嗐,你怎么还人身攻击了。”

    拿牌盒的男生瞧了叶桑一眼,将那张牌塞回去,重新抽了一张,又是一声“卧槽”。

    ——平时都是用哪只手?(仅限男性回答)。

    不少人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

    这个问题什么意思?

    叶桑还没想清楚,听见陈西湛答了,他声音平静:“左手吧。”

    有男生用力拍了两下桌,很兴奋,方蔷无语,嫌弃道:“小声点,吓着我了。”

    “对不起蔷姐。”

    陈西湛侧过脸,发现叶桑似乎一点都没明白。

    她真的,很单纯。

    又玩了两局,这次叶桑被下家一个男生开了。

    输。

    她犹

    豫半天,选择了真心话。

    黄斯金帮她抽了张牌,“吁”了声,“小学妹,你运气很好嘛,看你抽的什么问题。”

    ——你最近有喜欢的人吗?

    几乎没让大家怎么等待,叶桑眸底清澈,回答道:“没有”。

    场面一静。

    黄斯金笑了笑,“真的假的啊?小学妹你真没喜欢的人?”

    叶桑道:“我只用回答一个问题吧?”

    见她一点不像因为害羞才这样回答,脸色正常。

    黄斯金干咳了一声,“行,那个,来,下一局。”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头莫名有些爽哉,又不敢表现出来。

    兄弟啊兄弟,你也有今天。

    暗调的光线下。

    陈西湛神色显得浅,漆黑眼底情绪不明。

    *

    叶桑玩到后面,渐渐失去兴趣,正好想上厕所,就起了身。

    去到厕所门口发现里面有人,便拉开包厢的门,去上外面的。

    上完厕所出来,正在洗手池洗着手,听见一道低沉声线的男音:“鞋带。”

    叶桑愣了下,抬头,陈西湛站在她身后,颀长的身形稍懒。

    脸上的神色很淡。

    叶桑双手轻轻甩了下水珠,低头看了眼,她左脚的鞋带松了,系带掉在外面。

    转过身,准备蹲下去系,对面的人走了过来,卷着嗓,“我来。”

    叶桑想拒绝,但对方已经在面前蹲下,系带被他捏到骨节分明的手指上。

    看着他的举动,叶桑微懵,处于不知该如何反应的时候,陈西湛快将她的鞋带系好了。

    这个时候,没人来上厕所。

    如果有人来,大概会被这一幕惊掉下巴。

    不久后,叶桑左脚的帆布鞋,一个新的蝴蝶结成形。

    陈西湛视线落了一瞬叶桑白皙纤瘦的脚踝,起身。

    目光打量到对方干净纯净的乌眸。

    “谢谢。”叶桑冒了一声。

    陈西湛靠近,叶桑往后退,撞到了洗手池台上。

    “陈西湛。”叶桑喊他。

    陈西湛双手撑住洗手池的台子,像将叶桑圈在身前。

    “叶桑。”

    那股淡淡的烟草味在鼻间,他气息很近,叶桑努力保持着镇定:“干嘛。”

    “没有喜欢的人?”

    “嗯?”

    陈西湛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你确定?”

    “……”

    叶桑抿唇,嗯了声。

    “我不信。”陈西湛扯了下唇。

    “一点也没有?”他扬眉。

    叶桑不想他凑自己这么近,吐出一句“一点也没有”,想将他推开。

    却发现推不开,他手臂很结实,挡在身前不动如山。

    “陈西湛。”叶桑脸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