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墨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章 ONE

    手里的卡套差点没拿稳掉下去,她握紧,将车锁的头捏住,伸进钥匙。

    太阳正是火辣辣的时候,地面多出一道影子。

    陈西湛不知道为什么还没离开,他来到身旁,叶桑抬头看了他一眼,没理会他,已经打开了锁,将锁挪到一旁。

    “给你。”他舔了下唇,懒懒地,将一样东西塞进了她书包的侧袋,道:“向你赔罪。”

    等人走了,叶桑掏出来看,是一块巧克力。

    *

    下午两点半有一门课,叶桑回宿舍睡了一个午觉。

    睡前她吃了一颗感冒药,一觉醒来,鼻子通了不少。

    刚爬下床,听见手机振了下。

    姜姗发来的微信。

    【三又,在干嘛。】

    【午觉刚醒来。】

    【下午一起吃个饭?】

    【可以。】

    说起来,开学到现在,还没跟姜姗约过饭,平时都各忙各的。

    聊完,叶桑将手机落回桌上,目光投到桌上那只白色的纸杯。

    昨天下雨,今早又出门得匆忙,叶桑没想起来将它放回阳台。

    外面阳光正好。

    杯中一方黑棕色的土,长出两束小小的浅绿色苗。

    被落至阳台时,金黄色的光倾洒进去,小苗迸出活力,懒懒伸展腰肢。

    *

    下午六点,叶桑跟姜姗约在学校西门附近一家花溪米粉店见面。

    两人都爱吃这家店,有家乡的味道。

    “不是,我怎么感觉你瘦了一圈?这才开学没一个月啊。”姜姗剥了两颗蒜丢到碗中。

    叶桑道:“我室友想减肥,跟她一块夜跑了一段时间。”

    “天了,掉了好多肉。”姜姗道:“怎么鼻子红红的啊。”

    “感冒。”叶桑说。

    “我妈寄了两瓶自己做的脆哨给我们,待会我们一块去取。”姜姗说。

    “脆哨?”

    姜姗嗯了声。

    叶桑通常比较喜欢吃软哨,不喜欢吃脆哨,说道:“你留着吃吧,我不爱吃脆哨。”

    “不过我可以陪你去取快递。”

    “为什么啊,我妈寄了两瓶啊。”姜姗说,“另一瓶就是给你的。”

    叶桑不好再拒绝,道:“好吧。”

    天一下子阴沉下来,外面下起雨。

    “怎么下雨了!”姜姗抬头。

    叶桑道:“没事,我带伞了。”

    吃过东西,外面的雨还在下,只不过小了一些,叶桑站在门口,将伞撑开。

    “你这个伞好小。”姜姗说。

    “能躲的,进来吧。”叶桑道。

    姜姗钻进去,从叶桑白皙的手夺过伞,“我来拿吧。”

    她个子比叶桑高,拿伞方便些。

    两人一起回了学校,去菜鸟驿站取包裹。

    “三又,”取完快递,姜姗扯了下叶桑的袖子,“我想去教超买包夜用的卫生巾。”

    *

    这周似乎格外爱下雨,这不知道是第几场了。

    校园似被蒙上一层滤镜。

    树枝在雨中一颤一颤,偏了叶片,地面到处变得湿漉漉。

    “陪我去买包烟。”从外边回来,黄斯金对旁边举着黑伞的人道。

    黑伞下,男人神情寡淡,皮肤呈一种冷白。

    黄斯金有时候看他,觉得他像那些小说里的吸血鬼,尤其是这种阴雨绵绵的天儿。

    两人一起进了最近一家教超。

    黄斯金先收下伞,丢进伞篓里,忽瞥见一把黑色小伞的伞柄,贴着一个红色小狐狸的贴纸。

    “这是什么奇妙的缘分。”他拍了一下陈西湛的肩膀,“你看,这把伞不是你之前拿错的那把么。”

    “要这伞是个女生的,你跟她,啧啧啧。”黄斯金最会调侃。

    陈西湛没当回事,只是淡瞥了眼,将伞收下,没进去,站在屋檐下,道:“我在外面等你”。

    *

    姜姗去买卫生巾前,先和叶桑逛去饮料区,想买瓶喝的。

    逛了一会,叶桑目光投到冰柜,看中里面一袋平时经常买的酸奶,走过去,等前面的一个人拿完,上前一步,准备取一袋。

    一道高高大大的身影出现在身后,总觉得靠近的那股檀木香在哪里闻过。

    他声音磁性低沉,“感冒好了?就喝凉的。”

    转过头,对上一双过于黑亮深邃的眼睛。

    他身穿灰色短袖,神态松散,气息淡沉。

    叶桑还是伸手拿了酸奶,简单道:“好多了。”

    说完就想离开,被陈西湛挡住去路。

    她没理他,想走另一边,可还是被他挡住,顿时有些着急。

    教超这会人流量大,耳边喧闹。

    叶桑抬头,仰脸看他,“你有事吗?”

    陈西湛似乎故意逗她,逼近一步,唇角有浅浅的弧度,低声,“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