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墨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章 ONE

    刚睡醒,叶桑双颊染着淡淡的红,眼底有一层水雾。

    见她半天没反应,陈西湛道:“发什么呆?”

    叶桑摸了下头,将身上的衣服摘下来,“这件衣服……”

    “我的。”

    “……”

    她到底为什么会睡得这么沉,下课了都不知道,而且身上还多了一件衣服。

    “还给你。”叶桑将黑色外套放去陈西湛身前的桌上。

    陈西湛瞧着她。

    “阿嚏。”叶桑鼻子发痒,打出一声。

    她准备去拿纸,陈西湛动作比她快,将纸巾递了过来。

    叶桑迟钝地接过,说了声“谢谢”。

    陈西湛沉默将她的水杯拿过来,拧开,落回桌上,重复之前说的那句话:“吃点儿药吧。”

    叶桑想了下,问:“这个药多少钱?”

    “我……”

    “用微信转给你。”

    陈西湛忽凑过来,距离一下子拉近,叶桑懵住神。

    “钱我不要,”陈西湛声音懒淡,“请我吃顿饭就行。”

    “……”

    叶桑没啃声。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陈西湛落在桌上的手机在响。

    他懒懒拿过来,置在耳边。

    电话里的人似乎找他有事,叶桑听见他冷淡“行”了一声。

    简单说了两句,挂了电话。

    人在她旁边起身,“记得把药吃了。”

    “饭,先欠着。”

    见人只拿着手机就走,叶桑道:“你的外套——”

    陈西湛道:“送你了。”

    “……”谁稀罕要你的外套啊。

    教室变得空旷安静,之前几个站着收拾包的同学,在叶桑和陈西湛说话的时候就走了,此刻,剩下叶桑一个人。

    她看了看旁边的那件黑色外套,心情有些复杂。

    感觉鼻子又变得堵,叶桑拿起水杯,将药吞了。

    在食堂吃过午饭,叶桑回到宿舍。

    宿舍里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因为床铺都有遮光帘,她径直走去衣柜前,将手上的黑色外套塞进去。

    她原本想把这个外套放包里,奈何塞不下,只能一直拿在手上。

    “桑桑回来啦。”谈慧慧突然从帘子里伸出头,吓了叶桑一跳。

    她点点头,“嗯”。

    “桑桑,帮我拿下充电宝呗,我手机没电了。”谈慧慧说。

    叶桑说好,合上衣柜,帮她将桌上的充电宝拿了。

    “谢谢桑桑!”

    “没事。”

    叶桑在椅子前坐下,摸出手机。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将衣服还给你。】

    这条编辑好的信息,又删掉。

    犹豫了一会,叶桑心想,还是下周四上课的时候,带过去还给他吧。

    *

    吃过药后,症状好了些,但整个人感觉没精神,叶桑下午出门去上课的时候,就跟谈慧慧说了一声,她今晚多半不能陪她夜跑了。

    谈慧慧说没事,更多的是关心她感冒严不严重,叶桑说不严重。

    周四晚上有门晚课,叶桑后半节课也是昏昏欲睡,每次她生起病来都这样,不管吃没吃药,很容易犯困。

    正眼皮往下耷,放在桌上的手机振了下,弹进一条微信信息。

    缺氧:【感冒好点没。】

    *

    晚课结束,叶桑回宿舍简单洗漱完,就爬上床睡觉了。

    因为外面下雨,谈慧慧也没去夜跑,去到半路被淋,跑回的宿舍。

    “太讨厌了,昨天下雨,今天也下雨,大大影响了我的减肥计划。”进了宿舍,谈慧慧碎碎念道。

    今天没有叶桑陪跑,谈慧慧本来约了想锻炼身体的齐聪,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

    苏淼今晚破天荒地也在宿舍,对她道:“你可以在宿舍练瑜伽啊,也可以减肥。”

    “我没有瑜伽垫啊。”谈慧慧道。

    金佳茄笑:“金鸡独立啊。”

    “好像不是不行?”谈慧慧说。

    三人说着说着,聊起八卦,金佳茄起的头,“陈西湛又换女朋友了。”

    “金姐小道消息很多嘛,不过这有什么稀奇的。”谈慧慧换了件衣服,从抽屉里拿出指甲刀剪指甲。

    “不是,这次这个不一样,我认识的一个学姐跟陈西湛选了同一门通识课,她说陈西湛这个新女朋友贼漂亮,身材一级棒那种,而且陈西湛对人家特别好,她好像在课上睡觉,陈西湛叫人送外套来给她盖上。”

    “以前他多冷啊,身边的美女都跟摆设一样。”

    “什么课啊,他不是大四了吗,怎么还上通识课。”谈慧慧说。

    苏淼:“多半没修完的。”

    金佳茄道:“那门火课,植物的语言,靠,我一直想选来着,绩点太低,每次选了第三轮都被踢。”

    “让淼姐帮你占课啊。”谈慧慧说。

    这个宿舍比例很协调,两个学霸,两条咸鱼。

    叶桑和苏淼绩点高的一批,而她和老金的绩点在年级中下游徘徊。

    苏淼没说话。

    谈慧慧剪完指甲,想到什么,“哎?桑桑这个学期也选了这门课啊,呐,她桌上那个纸杯,就是这门课老师让她们搞的小组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