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墨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章 ONE

    窗外的云像海上的波浪,延绵起伏,离太阳极近。

    叶桑正看着,感觉到一颗脑袋摔到她肩膀上,转过头,姜姗睫毛覆盖,睡相厚沉。

    抬头望了眼,伸手将空调关小。

    飞机继续向前平稳运行,舱内安静,叶桑也感觉困了,脸朝窗外的一边,倒头闭上眼睛。

    一个多小时后,飞机落地明城。

    叶桑和姜姗都是明城大学的大二学生,时隔两个月的暑假,从惠城回到明城。

    姜姗刚解开飞行模式,手机响了起来。

    妈妈姜霞打来的电话。

    不得不说,她打得很准。

    “姗姗,到了没啊?”

    “到了到了,马上下飞机。”姜姗撇见叶桑在往行李架上拿包,道:“顺道帮我拿下好了。”

    叶桑点点头,“好。”

    她拿下包,递给姜姗。

    “好了妈,不跟你说了,我们要下飞机了。”姜姗觉得姜霞唠叨,将电话挂了。

    叶桑看过来一眼。

    人群流动起来,叶桑和姜姗跟着往出口走。

    姜姗走在叶桑后面,难免不将视线投到叶桑的背影上。

    她有一头让人羡慕的乌黑秀发,发量可观,顺滑又细软,今天扎成马尾,露出细白的脖颈。

    人骨架又小,背影对她一个女生来说,都足够有杀伤力。

    这只是对方的背影,而她的正脸……

    姜姗再次在心里叹了一叹,为何她没有真投胎成叶桑的亲妹妹。

    能有她十分之一的美貌也好啊。

    姜姗还记得被姜霞带去和叶桑的父亲吃饭,第一次见叶桑时受到的震撼。

    “姗姗,我想去上个厕所。”下了飞机,叶桑对姜姗道。

    “我也想去,一起吧。”姜姗道。

    距离最近的那个厕所人很多,两人都默契地选择再多走几步,去了下一个人比较少的厕所。

    叶桑先得了位置,便比姜姗先从隔间里出来,她洗完手,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有些乱,走去风筒前将手吹干后,便将发圈扯了下来,重新扎头发。

    一位身穿墨绿色旗袍的阿姨正在水池前洗手。

    她好像格外爱干净,洗手台上有免费的洗手液,她没用,先洗过一道手,后从包里掏出一个应该是洗手液的小瓶子喷出点泡沫在手背上,反复揉搓,重新将手落到水龙头下。

    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好像陷入手忙脚乱。

    抽了几张纸巾擦干净手,走去厕所外面,低头从包里掏手机,一样东西掉了出来,她瞪大眼睛。

    那样东西正好滚到叶桑脚边,是一只口红。

    叶桑已经扎好了头发,弯腰帮她捡起。

    “哎呀,到了呀,真是的,这个时候你给我打什么电话啊!”阿姨一口明城腔,对电话里的人不耐烦道。

    现在厕所人少,周围比较安静,叶桑能听见一道低沉质感的男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怎么了妈。”

    “没怎么!”傅华梅道,见叶桑用一张纸将口红给她包着递过来,她没接,但是道:“谢谢你了啊小姑娘。”

    “没事。”叶桑道。

    挂了电话,傅华梅道:“不过这只口红不能要了啊,好脏哟。”

    “……”

    叶桑道:“阿姨,洗一下就好了。”

    她看出来了,这位阿姨是有洁癖,所以才会不用厕所的洗手液并且需要洗很久的手,并且不愿意在厕所里拿手机出来接电话,要去外面接。

    傅华梅笑了下,“不行,我受不了,会浑身难受的,小姑娘,你帮我扔了吧。”

    “阿姨,不然这样吧,我帮你把口红洗干净。”叶桑道。

    一只口红就这么扔了,她总觉得很浪费。

    傅华梅盯着叶桑白皙又善意的面庞,迟疑了一会,道:“好吧,那太麻烦你了。”

    叶桑道:“没事。”

    她拿着口红走去洗手池那,准备挤点洗手液,顿了下。

    傅华梅快步走过来,“用我自己的吧!”

    她拿出自己的洗手液,往叶桑手里的口红喷了喷。

    等她喷完,叶桑压紧口红的两端,落到水龙头前冲洗,动作细致。

    傅华梅没忍住盯着她过于姣好的侧脸瞧了瞧。

    “洗好了阿姨。”叶桑道。

    “啊,好。”傅华梅忙从包里掏出好几张纸,厚厚的一沓,从叶桑手里接过,“太谢谢你了啊小姑娘。”

    “没事。”

    姜姗正好从厕所里出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了两眼,去到一旁洗手。

    “我先走了啊小姑娘。”傅华梅道。

    “好。”叶桑点了下头。

    傅华梅快步离开,在走到她觉得叶桑应该看不见的地方时,紧绷着眉,犹豫半天,还是将那只口红扔进了垃圾桶。

    “怎么了三又?”虽然早成了一家人,叶桑比姜姗大几个月,但是姜姗很少喊她姐,怪奇怪的,都是喊她给她自创的昵称。

    叶桑将刚才的事简单说了下。

    姜姗好奇:“那只口红是什么牌子的啊?”

    “一个意大利的牌子。”叶桑说了全称。

    “很贵啊这个牌子,阿姨真舍得。”姜姗都惊讶了。

    “她最后也没扔。”

    *

    傅华梅从3号口出来,在门口看见熟悉的车。

    驾驶位上,身穿深色衣服的男人坐在里面,低眼在看手机,侧脸逆着光,轮廓利落分明。

    人的气质冷淡,又有几分散漫不禁。

    “儿子。”走到车旁,傅华梅喊了一声。

    陈西湛掀眼。

    傅华梅道:“下车帮我拉门啊。”

    陈西湛习惯了她这个娇贵又要求多的妈,懒洋洋下了车,绕到副驾驶。

    站在一起,傅华梅被他衬得格外娇小,比陈西湛矮了大半截。

    等陈西湛拉开车门,傅华梅钻进去。

    “你抽烟了?”进了车里,傅华梅闻了闻,总觉得这车里的气味不够清新。

    陈西湛道:“没。”

    傅华梅想到刚才的事,忍不住道:“儿子,我跟你说,刚才我下飞机,在厕所遇见一个小姑娘,长得可好看了,人家还老好心了。”

    陈西湛没搭腔,一只手搁在方向盘上,认真启动车。

    “喂,我在跟你说话。”傅华梅扭脸看他。

    “听着呢。”陈西湛道。

    傅华梅道:“那小姑娘是真的标致,你说你妈我当年啊,怎么就没多生一个女儿呢,肯定跟她一样好看。”

    “或许还来得及?”陈西湛道。

    “没个正形。”傅华梅打了他一下。

    “妈,我在开车。”

    “对了,你明天是不是就开学了啊?”

    “嗯。”

    “今晚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