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9章 手下留情

    冷月这边也已经让大夫给梁如是看诊。

    糕点里面的毒,并不是巨毒,等梁如是将肚子里面的东西吐出来之后,大夫给她开了药,也就离开了。

    冷月站在床前就这么淡淡的看向她。

    梁如是虚弱的睁开眼睛,看见冷月时,也不说话,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冷月见状,蹙了蹙眉头,最后叹气。

    “我跟你说过,师兄是真的爱惨了王妃,你这是何必呢?”

    梁如是眼睛有了神采,只是里面全是恨意,不过很快就隐藏了下去。

    “我不甘心,明明是我先认识昀哥哥的,那个女人没有嫁给昀哥哥之前,昀哥哥从来都不会这么对我的,可一切都变了,冷月,难道你心里面就甘心吗?”

    冷月见她确实是很憔悴,两人认识的时间也挺长的,便再次提醒道。

    “宁绾和师兄是真心相爱的,我只要师兄幸福。”

    梁如是依旧不能接受冷月这个说法。

    她一双眼睛控诉的看向她。

    “宁绾这人最是奸诈,是不是她在你面前说了什么?”

    她想要伸手抓住冷月,摇着头试图继续说下去。

    “冷月,我们也认识了这么久,你要相信我,相信只有我才是对昀哥哥全心全意的,宁绾那个女人坏得很,她心里面还有其他男人!”

    冷月见梁如是是彻底冷静不下来,她心里面也生气,可更多的也是无奈。

    “梁如是,你清醒点,我师兄不喜欢你,若他真喜欢你,那你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为什么还是娶了别人,你别傻了。”

    “师兄不是那心狠之人,今天的事情他也只是想给你一个教训,看在我们也算是从小长大的份儿上,我会在师兄跟前替你求情,只是你以后千万别在做这种傻事了,要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说完她转身便离去。

    梁如是一脸绝望。

    “你别走,冷月,你听我说,听我说。”

    冷月有听见屋子里面重物落地的声音,可她并没有回头,她知道不能再给梁如是希望了。

    想到梁如是从小就对师兄的感情,心中唏嘘,只能说造化弄人。

    宁绾看见冷月过来,见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自在。

    她明白冷月的心思,笑了笑。

    “来了。”

    冷月缓缓点头,她看了看宁绾,随即又看了看萧景昀。

    “师兄,王妃,梁如是已经得到了教训,看在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份儿上,师兄你就饶了她这一次吧,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她应该也绝了对师兄的心思。”

    说道最后,她是看向宁绾,也是说给宁绾听的。

    宁绾面上带笑,心中却觉得冷月太天真了。

    她真的很难想象,冷月这般心思单纯,是如何在江湖上行走的。

    冷月见两人都没说话,脸上绯红,她眼中有些无措。

    萧景昀淡淡看向她。

    冷月叹了一口气。

    “师兄,难不成你还真想要杀了她,她已经没了父母,真要是让人知道她得罪了摄政王府,她一出去就被人吞得连骨头都没有。”

    “她一个女孩子。”

    “与我何干。”

    萧景昀冷声道。

    冷月瞪圆了眼睛,胸口也起伏起来,很显然对他这话不满。

    “师兄,你当真这般冷血?”

    萧景昀没说话。

    冷月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再怎么说,她也是喜欢你,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宁绾皱了皱眉头,对冷月这话有些不喜,她朝萧景昀看去。

    见他眸底也有怒色,不想他们师兄妹因为一个外人闹得很僵,她开口道。

    “行了,我们摄政王府还没得欺负一个弱女子。”

    听宁绾这么说,冷月脸色好不少,她立马靠近了宁绾一些,气呼呼的瞪向萧景昀。

    “哼,还是王妃说得对,师兄你现在是越来越冷血了。”

    不等萧景昀开口说话。

    宁绾就责备的看向她。

    “冷月。”

    她声音有些冷。

    冷月自然注意到了,她有些委屈的看向她。

    “你们果然是夫妻,就知道欺负我。”

    宁绾心中无奈,先前她还觉得这丫头恩怨分明,现在看来还是个糊涂的,心不坏,可就是太心软了,而且还没正确而判断力。

    “你这么说,多伤王爷的心。”

    冷月一时气短,看了看萧景昀,轻哼一声,双手环胸转过身去不看他们。

    宁绾继续道。

    “你刚才说梁如是是喜欢王爷才这样的,可那又怎样,难道因为她弱了所以就是她对不成,一开始王爷对她就没有释放过好感,她一直都是一厢情愿的在喜欢王爷,王爷样样都好,吸引女孩子这也是正常的。”

    “可你看看京中那

    么多喜欢王爷的人,可她们怎么就没有做出要害人的事情来?”

    冷月张了张嘴,眸子转动了几下,没说话。

    “王爷没有对不起任何人,自始至终都是梁如是自己心术不正。”

    宁绾板着脸看向冷月。

    冷月心里面也委屈,见他们两个人都淡淡的看向她,她不由可怜开口道。

    “我这不是觉得她没亲没故的可怜嘛。”

    宁绾轻笑一声。

    冷月有些不服气的看向宁绾。

    宁绾直接说道。

    “可怜,这天底下可怜的人多得是,再说了,这些年你们因为可怜她,对她的帮助也不少吧,她心里面就应该感激,而不是破坏你们的幸福。”

    “她明知道我与王爷恩爱,她还总是隔三差五的过来捣乱,先前都是小打小闹的,说些似是而非的话,如今竟然还想拿自己的性命来诬赖我。”

    “你也别说这件事情不是没有成功,甚至没给我身体上造成伤害,可那是因为王爷相信我,可若是王爷稍微一直不坚定一点,可不就被她给钻了空子。”

    这些冷月都知道,她低下头。

    宁绾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冷月,她朝萧景昀看去,见萧景昀并没有要阻止自己的意思,她便继续道。

    “再者,今天的事情你也有责任,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和王爷根本不会让梁如是一个未出嫁的女子住在王府。”

    冷月猛地抬头。

    宁绾叹了一口气,伸出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冷月被宁绾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知道我也有责任。”

    她眸子一转,朝萧景昀看去,见萧景昀神情淡淡的,眼睛落在宁绾身上,根本不分给他一个眼神。

    她又有几分生气。

    宁绾淡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