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芜子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07章 来客

    王家的风云云芜是不知道了。

    因为这几天,云芜难得的是了很多空余时间。

    以前她不是忙于备课就是在授课。

    除了自己需要上课的时间,她一概都用在美食社上面了。

    现在美食社被封了。

    她一下子就闲下来了。

    除了上课,她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补眠。

    今天是按规定,云记营业的日子。

    虽然美食社被封了,但是云记属于云芜的私人产业,还是可以营业。

    于是她睡到差不多的时候便爬了起来。

    收拾完毕,她就去了二分店。

    今天二分店的领队是鲁班潮。

    但是人数却不少。

    云芜走进去一看,不对啊,鲁班潮的队友哪里有这么多?

    “鲁班潮,你们怎么这么多人?”

    “社长,今天是我们轮班的,但是其他的社员也过来帮忙了。”

    美食社关了,社员们没课的就都过来了。

    厨艺这种东西还是要坚持的,他们是新手,时间一长不练手,就会生疏。

    再加上云记是新店,所需的东西也不少,干脆就自己掂量着各自选择店面去帮忙了。

    云芜来的时候还算早,早餐场才刚刚开始。

    鲁班潮是个大男人,他考虑得很直白。

    让社员们准备的都是简单易做的,其实也是他们最熟悉的。

    食物的香气引来第一波的顾客,整个云记便热闹开来。

    云芜这个游手好闲的人便被遗忘在一边了。

    云芜也不介意,顺了一个饭团便蹲在一个角落吃。

    突然,有个人不小心踩了她一脚。

    吃得正香的云芜立马就抱着脚跳了起来,吃了一半的饭团也被丢在了一边。

    “同学,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没看到你。”

    一个年纪看起来应该有四十多的中年男人有点着急地想要扶云芜,被拒绝了。

    旁边的一个年迈的老爷子也很心急,“同学,要不我们送你去医院吧?刚刚是不是被踩得很用劲?”

    云芜的尖叫引来了忙碌的鲁班潮。

    他看着自家社长眼泪汪汪的抱着腿,又看见两个明显不像是来买早餐的男人在一边。

    鲁班潮立马警惕了起来,最近多了不少打着各种旗号来试图偷师或者破坏云记的坏人。

    这两个人不会也是吧?

    鲁班潮扶过云芜,顺手把她安排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两位,是想要买点什么吗?”

    老年人依然有点担心,“这个同学好像伤得不轻,要不还是送医院吧?”

    云芜连连摆手,她不去医院。

    她是可以随便去医院的吗?

    老年人观她面色如常,应该无大碍便没有强求。

    “小同学,你是云记的人吗?”

    “没兴趣,不接受采访,不走后门。”

    这两天找云芜采访的,希望走后门塞人进云记的,自荐要成为食材原料供应商的人可不要太多。

    老年人语塞,额,我还没有说呢。

    中年男子有点恼,“虽然我撞了你,但是我也道歉过了,如果需要去医院可以去。但是你不能对一个老人这么没礼貌吧?”

    云芜被这大帽子一盖都有点愣住了,啊,这。

    我没有啊!

    鲁班潮挡在云芜的前面,“我说你们到底是要来干嘛的?顾客请排队选餐,不然就请离开吧。”

    这算是开店的第二天,名声虽然大燥,但是来客依然在可控范围。

    所以秩序也还算可以。

    但是这两个人明显就不是要来用餐的,鲁班潮当然不会跟他们客气。

    而且他们还把自家社长给撞到了。

    中年人听到这么不客气的话立马就想着端起架子要说道说道。

    老年人一把拦住,“同学,我们想要见一下你们的负责人可以吗?”

    鲁班潮还没来得及开口,云芜便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扬着小脑袋问,“找我干嘛?”

    今天云芜依然是遵循她一贯的穿衣打扮,在清一色统一服装的店内看起来特别不起眼。

    中年人狐疑地看着这个邋里邋遢的女孩子,“你是店长?”

    云芜摇头,不是啊。

    中年人便吹胡子瞪眼道,“那你问什么?”

    鲁班潮火都要来了,“您年纪也不小的,怎么这般没礼貌?她不是我们店长,但是她是我们的社长,也就是负责人,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中年人正要说教,老年人扯了他一下,“不好意思啊,他就是老古板一个,同学们别介意。原来你就是传闻中的美食社社长,老头子能不能和你谈谈?”

    云芜鼓着腮帮子,“老爷子,你既不说自己是谁,也不说来意。就要和我谈谈,这,好像不太好吧?”

    我勒个去,两个大男人要和我谈谈,我一个弱女子好害怕的好不好?

    这个时候云芜便假装忘了她武功一流,没几个人能欺负得了她的事实。

    老爷子摸了摸自己胸口的铭牌,本来无显示的黑白牌子瞬间出现:京都文化局副局长——夏目,几个大字。

    而旁边的中年男子则是文化局干部——朱向。

    云芜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文化局?做什么的?”

    自从书籍的缺失后,大大小小到处遍地都是各种打着文化旗号的组织。

    云芜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她怀疑又是哪个无聊的破组织,她有证据。

    鲁班潮却出乎所料地收起自己的不客气,目光呆滞地看着这两个人呐呐道,“竟是文化局的吗?”

    朱目年纪大了,看人的眼光自然有,他这就明白了鲁班潮是知道文化局的。

    于是,朱目还是很客气地询问,“我们能不能和云同学谈一下?”

    云芜瞥了一眼鲁班潮,见他依然呆乎乎的便一脚踩去,成功唤回鲁班潮离家出走的意识。

    鲁班潮也没云芜想象中的尖叫,而是附在她耳边说,“社长,文化局的人可以见。”

    云芜见旁边的顾客和社员聚集在这边的目光越来越多,而本该有序不紊的买卖行动也有所停滞,还是点头同意了。

    也不知道鲁班潮靠不靠谱,这种来路不明的人,万一是冲着老祖宗我来的,事情就不简单了。

    老祖宗我的保镖呢?

    云芜现在身边的暗处不仅仅有玄凤玄英姐妹花,还有影子护卫以及扶子苏安排过来的保镖,所以她才大着胆子同意了。

    前几次的意外让她有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