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砸砸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五百六十一章无可救药的亲人

    越月茗一定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看得清楚的,现在和乔里尚的合作要终止,对方却不肯放弃。

    还特意地派着乔伊儿来到了这,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从越月茗的这里得到株心草的秘方。

    越月茗却把人家当成了好朋友,还把乔伊儿安排在了自己的物理科技公司,这样的决定他没办法阻止。

    吴昕一直都在等着行晨漠最后的决定,许久之后,才听到行晨漠缓缓地向他说道:“竟然越总做的决定,那就由她去吧。”

    吴昕惊讶地瞪大着自己的双眸,没听错吧,行晨漠现在居然不管这件事情了,任由越月茗随意的折腾。

    如果他们那个药厂能够继续的生产株心草,成本肯定会省下来不少的。

    可是就是半路突然的出现了一个程咬金,怎么都不会让药厂的利益比原来多。

    真的不明白越月茗为什么会突然做这样的决定。

    “叮咚!”行晨漠的手机收到了越月茗发过来的短信,现在要去见自己的亲生母亲,听闻奥相玉一直都住在疗养院的,而且距离行晨漠的疗养院也不算太远。

    行晨漠略微的点头,迅速的回复着越月茗:“茗茗想做什么就去做,老公永远都会支持你的。”

    前世的时候,和越月茗在一起,奥相玉一直都挺赞同,直到后来做错了一件事情,彻底的让奥相玉改变了他的印象。

    就是他轻而易举地捐出了自己的眼角膜,这样的重大决定让所有人都非常的意外,只能证明一点,证明行晨漠真的实在是太爱越月茗了。

    越月茗得到行晨漠的允许之后,开心的笑了,对一旁的柳澜耐心的说道:“柳澜姐,现在会和我一起去疗养院看看我母亲吧。”

    第四百三十六章替她母亲办事情

    越月茗这样的要求,柳澜也不好直接拒绝,她本来意想着辞职的,可是越月茗一再的对她劝导着。

    “柳澜姐如果连你都离开了,那么美民集团经营的事情,让茗茗一时的去哪里找新的助手。”

    柳澜也不好再三的推脱,只好回应:“好吧,等你去看伯母以后,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天的假。”

    刚刚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说是她老公和那个女子是不清不楚的,这样的问题想第一时间解决。

    可惜还没来得及去求证的时候,就看到了行晨漠给自己发过来的视频,视频中坐着一个女子。

    这名女子披着长发,看上去很是年轻有为,就是不知道和她老公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

    “叮咚!”她的手机收到了行晨漠发过来的信息,告诉她,这名女子只是喜欢她老公而已。

    男人,如果想出轨的话,那么随时都会,如果捧场做戏的话也就算了。

    柳澜现在忽然的哈哈大笑,越月茗面看到她的面部表情变化得太快,感觉到非常的惊讶。

    随后看到柳澜的视频,越月茗的双眼睛不停的眨呀眨的,心里一直都在小声地嘀咕着。

    行晨漠,这样的事情都能够出手,看来真的挺担心自己的情绪的。

    他们到达疗养院的时候,奥相玉已经睡着了,最近情绪比较平稳,只是频繁的做着噩梦,半夜都会惊醒。

    看护人员不停地向越月茗汇报奥相玉的一些情况,院长耐心地向越月茗说道:“像你母亲这种情况还是回去吧,住在这里只能继续让病情加重的。”

    加重病情,越月茗担心的神色流露了出来,自从n奶奶去世以后,她母亲不停地回忆过去的事情。

    曾经还试着联系上自己的亲生父亲,没想到却遭遇到人家的侮辱。

    包括父亲曾经的情人已经消失不见,而她的父亲此时正在坐牢。

    三年的时间,越剑雄也该走出了牢狱生活吧。

    可惜让她猜测不够准确,张局长前一阶段还向她汇报越剑雄表现的非常的不好,时不时的会出一些幺蛾子。

    越剑雄还在医院里不停的对张局长大声的吼着:“我没有罪,你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要听从越月茗的安排呢?”

    不停地摇着自己的头,也开始不停的把所有的错加在别人的身上。

    张局长面对这样的情况已经见多了,一直耐心地劝导着:“如果你想见越月茗的话,她可以来看你的。”

    话音刚落,越月茗带着柳澜出现在这看守所,发现自己的亲生父亲和以前大有不一样,没有以前精神了,更没有以前有力气。

    询问的原因,才知道在这三年来,越剑雄都是靠着药物维持的。

    所有人都知道,当时她奶奶葬礼上,父亲和二叔开始分割家产,后来又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越月茗连情面都没留,直接将奶奶所有的资产全部转为自己的股份。

    这就是她奶奶生前的遗愿,可就这样,和越剑雄就再也回不过去了。

    越剑雄看到越月茗出现的一刹那,抱着自己的头,不停的对一旁的警察吼着:“我不要见她,不要见她,都是害她害得我们失去了一切,一而再再而三的害我,所有越家的人都开始痛恨着她。”

    越月茗示意在场的其他人都离开,认为可以和越剑雄好好的聊一聊的。

    他的钱之前自然都是还了赌债,唯一的一家药厂到底给了谁?

    是之前的情人还是其他人?

    越月茗凌厉声音在越剑雄的耳边说道:“爸,我不管你是多么的恨我,但是我母亲的那份资产必须还过来。”

    前世,没有办法为自己母亲做更多的事,可现在不同的,有着美民集团,有着很多的资金,很多的势力,更有着行晨漠在默默的支持她这就足够了。

    听到她的话,越剑雄看她一眼,撇了撇嘴,无所谓的指着越月茗的方向。

    “你这个不孝女还来做什么,当初气死了你奶奶夺了你奶奶的家产,害得我和你二叔都现在根本就不联系了。”

    “扑哧!”一声,越月茗笑出了声,听到越剑雄几年来内心最深处的话,她笑了,笑的非常的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