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莴 作品

335.物非人亦非(四)

    到达清漓镇的当日,当两人来到天阁大约早在三年前就已在此设置的分部客栈,打算暂住在此时,却从小二口中意外得知:有个叫“阿木”的人已在此等候高冉两日了。

    闻言,高冉即刻就带着“七”一同前往阿木此时暂住的客房。

    “还以为他会后来居上与我们会合,没想,竟比我们早到了,还早早就在此等候了……”

    “哼,若不是你,那如今也该是我们等他了。”“七”颇有些不服地埋怨道。

    “呵,这你还真别不服气。阿木他可是算准了我会在何时到达此地,他才掐着点地提前两日左右来到此地等我;而非是他恰好在那时才到的此地。”

    “你是说,他是为了迁就你,才刻意如此?”

    “嗯。别忘了,在你之前,他可是与我共处了一年多的,我有什么毛病,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再者,你以为我为何会带他在身边?若他没有过人之处,亦或是比不得你们天阁,你觉得我会甘冒平添负累的风险也要带他在身边吗?”

    “哦?如此说来,此人的来路还非同一般咯?”

    “呵,你也不必心急,明日待我们一起去了傅家,谜底自会揭晓。到那时,你自会明了,为何天阁即便有他的情报,却也只有邱岳泽、李叔和我三人有权查阅了。”

    听高冉这么一说,“七”的脸色霎时就变得有些难看了。他倒也不意外于自己私下对阿木的调查会被高冉知道,却没想过她会这么直白地挑明此事。这,一时间还真令他有些尴尬。

    而就在两人说话的同时,他们也已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阿木的房门前。

    高冉还未敲门,门却已主动打开了。

    “看来,边走边聊倒也有好处,至少,能让有心人早做准备……”

    说着,高冉便不请自入地进了房间。“七”见了,便也跟着进了屋。

    待他们都进屋后,始终站在门边的阿木才亲自关上了门,并最后走到桌边,特地如“七”一般的挨着高冉的另一边坐下了。

    “明日一早,你便与我们一同去傅家。”

    听高冉这般吩咐,阿木先是看了看高冉,又越过她看了看“七”,才轻点了下头。

    “七,既然人你也见到了,那你就先回屋休息吧。我跟阿木还有事要谈,但暂时不便让你知道,你就先回避一下吧。”

    高冉倒也说得直接。而“七”,在派人跟踪阿木却最终失掉了他的行踪后,也不敢再小瞧了这个看似低调的阿木。

    尽管他对于他们可能商议之事充满好奇,但碍于高冉的直接拒绝,“七”也不敢贸然违背她的意愿。更何况,她也说了,明日该让他知道的他自会知晓,那他倒也不必急于一时,以免万一惹毛了高冉,反倒会坏了他的大事。

    略微权衡过眼下的这点好奇与他自己的长远利益的利弊得失之后,“七”便顺从地离开了。且,也真的没有再偷偷回来偷听他们之间的谈话。

    “事情办得怎样?”待确定“七”已走远后,高冉才开口问道。

    “我爹说,可以考虑。但至于要不要联手,还得先看过你的能耐,再做定夺。”

    “哦?如此说来,明日傅家一行,都将被他看在眼里了?”

    阿木不再作声,一副模棱两可的姿态。

    “模棱两可吗?无所谓,我也懒得猜测你的心思。但你记着,明日,若你不懂得及时争取,那我也不稀罕高立文的支持。

    “在我看来,至少傅文轩会比他安全得多,也更有诚意得多。况且,我也说过了,要我优先考虑高立文的前提,是他得先让我相信,他会比傅文轩更有助于我达到我的最终目的。若是没有这个前提,那纵是他再强大,我也不屑与他为伍。

    “再有,看你这样,显然高立文并未告知你他为何会那般觊觎我小师叔的力量吧?你难道就不好奇?

    “我可好心提醒你了,这可是与你有关的。只不过,那真相未必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所以,我让你选。若是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但若是你不想知道,那你就和傅文轩一样,继续扮演高立文暂时的左右手吧。——反正,无论我和高立文最终谁更占上风,最后最先死的,都定是你。”

    “你这是何意?”

    “我是何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才一瞬间究竟想到了什么?又害怕什么?真正重要的,不是真相是否会如你所想,亦或是我可能的意图为何,而是你自己究竟能否不再惧怕——无论真相如何?

    “我知道,驱使你愿意听从高立文的本质动机或许与傅文轩的有些类似,但傅文轩却又与你不同:你是为了成全高立文而不惜牺牲你自己,但傅文轩则懂得要先保住他自己、然后再在与他父母两边的势力的各自周旋中,最终实现他一家独大,然后才是尽可能的同时保全他的父母双方。

    “我倒不是说你的这种牺牲奉献就不如傅文轩的明智——毕竟,每个人对于‘值不值得’这事,从来都各有各的判断标准,这无可比较。但,我还是想问一句:你可曾怀疑过你的牺牲是否值得?亦或是,若是你知道了真相后,知道了高立文为何非要留下你、还如此费心地栽培你的最终目的后,你是否还会一如现在这般的愿意为他牺牲你的一切?你真的不后悔?”

     

    ;“呵,说来说去,你无非就是想诱引我对你所谓的‘真相’有所好奇罢了。”

    说完,阿木便不再理睬高冉,先起身进了内屋。

    高冉见了,也不与他多作纠缠,也起身作势要走。但开门离去前,还是最后向他建议道:“你不必如此着急拒绝。待明日你见过了你那‘兄弟’后,再来决定要不要拒绝知道真相,也不迟。”

    说完,高冉便开门离开了。

    翌日清早。天才刚亮没一会儿,高冉就已在大堂边吃早饭边等着那两人的陆续到来。

    待两人几乎同时来到面前时,高冉抬